当前位置:首页 > 地情名片 > 民俗风情 > 歌谣谚语 > 特色谚语

十一、生产类

日期:2017-08-10 浏览次数: 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十一、生产类

千行万行,做田为上行。

千行万行,种田上上。

三十六行,种田为上。

七十二行农为首,百亩之田肥当家。

日里一天走三次不算多,亲戚三年走一次不为疏。

庄稼不让爹和娘,功夫到家自然强。

种田种得全,芝麻绿豆换点盐。

三早顶一工。

早种强如晚施肥。

季节不饶人,种田赶时分。

当时豇豆,迎时赤豆,背时绿豆。

赌钱的怕幺二三,种田的怕四五六(月)。

若要穷,睡到日头红。

腌菜上缸,锄头挂坊;亲眷朋友,来来往往。

过了年,玩过灯,各干各的旧营生。

楝果子开花(春天)你不做,蓼辣子开花(秋天)你把脚跺。

热天来拦风坐,到了冷天懊悔人家稻堆垛(大[1])。

春耕不肯忙,秋后脸饿黄。

春争日,夏争时,一年大事不能迟。

春天闲逛荡,秋后没指望。

春天不到地里走,秋后饿死没街走。

人不知春草知春,桐子开花种花生。

清明高梁谷雨花,立夏包谷顶呱呱。

清明断料,谷雨断锹。

要种四季豆,不在清明后。

二月清明早下秧,三月清明莫着慌。

清明前后一场雨,豌豆麦子中了举。

杨树叶子飒飒响,赶快移栽黄瓜秧。

芒种里的人,沿路撒尿沿路行。

五月金,六月银,错过光阴难找寻。

五忙六月不做工,十冬腊月喝北风。

麦熟一日,蚕老一时。

小满头上一点漏,拔掉黄秧栽绿豆。

小暑过一七,作田的硬似铁。

处暑荞麦白露菜。

黄秧落地赶时辰。

稻子出门是个祸,麦子出门有得坐。

知了叫,割早稻;知了飞,堆草堆。

秋天地里常弯腰,来年有吃又有烧。

过了九月九,种麦要跟菊花走。

十月种油,不够老婆搽头。

寒露早,立冬迟,霜降收薯正当时。

有牛莫嫌烦,想想没牛难。

耕牛身上出粮食,母牛肚里出黄金。

短脖子骡子,长尾巴马,耕耙骑乘力气大。

前胸如扣碗,做活不丢脸(牛)。

前高后凹,飞犁走耙(牛)。

前腿直如箭,善走不需鞭;后腿弯似弓,行走快如风(牛)。

春牛要露,冬牛要焐。

牛喂三九,马喂三伏。

牛要满饱,马要夜草。

入九不加料,来春难开套。

若要耕牛养得好,清早食饱露水草。

牛有千斤力,一时不能逼。

宁拉十步远,不拉一步喘。

饱不加鞭,饥不急喂,热不饮水,力不强逼。

你也打,他也揍,喂得再好它也瘦。

深耕细耙,旱涝不怕。耕好耙好,光长庄稼不长草。

光犁不耙,枉把力下。

懒犁少耙,杂草为霸。

深耕晒垡,来年必发。

耕田耕到边,就够老汉抽袋烟。

田不勤耕,五谷不生。

深耕一寸,等于上粪。

春耕早,庄稼百样好。

冬耕冻一冬,松土又治虫。

稻田干耕,赛过垩粪;耕后吹吹,犹如垩灰。

锄头底下三分水。

伏里深耕田,赛如水浇园。

田耘七交米没糠,地铲八交白似霜。

耕田不买烟,犁地不到边;耕地不买肉,只犁锅巴厚。

送九三场霜,扛锄头铲稻桩。

旱锄田,涝浇园。

宁栽萎秧,不栽萎田。

人哄地皮,地哄肚皮。

买牛要买爬山虎,种田要种油沙土。

夏天铲死一棵草,冬来多得吃一饱。

苗好欺草,草好欺苗。

苗旁一棵草,宛如毒蛇咬。

处暑根头草,好比毒蛇咬。田中有杂草,胜如毒蛇咬。

要想地献宝,不让田出草。要想害虫少,除尽田边草。

耘得早,不出草。

麦锄草,颗粒饱。

打架时的拳头,黄梅里的锄头。

麦锄三遍没有沟,豆锄三遍圆溜溜。

干锄棉花湿锄麻,不干不湿锄芝麻。

立秋不耥稻,处暑不长稻。

谷豆锄一寸,赛过上次粪。

稻耘三遍谷满仓,棉锄七遍白如霜。

耕三耕四锄八遍,打好粮食不用碾。

山歌不唱忘煞多,好田不种草成窝。

伏里锄地皮,秋后省一犁。

棉花锄八遍,棉桃如蒜瓣。

谷锄一寸,赛如上粪。

秧田拔根草,冬至吃一饱。

宁除草芽,莫除草爷。

鱼得水,鸟翔空,锄草要在田正中。

春锄泥,夏除皮。

稻耘黄秧,草耘芽。

锄头耥耥,山歌唱唱。

大伏天除棵草,寒冬腊月吃一饱。

夏干仓仓满,秋干断种粮。

有收无收在于水,多收少收在于肥。

春雨贵似油,夏雨遍地流。

窄墒深沟,人家不收我家收。

一沟不通,万沟没用。

金刚车水,不如瘦子打埂。

金刚车水,不敌黄胖擂埂(黄胖指次劳力)。

一寸不行夯,万丈能倒光。

有田无塘,等于婴儿无娘。

塘坝不修,有田也会丢。

寒冬腊月不修塘,五黄六月望断肠。

别人烤火我修塘,别人车水我歇凉。

五月水是药,灌水灌齐脚。

千车万车,不如处暑一车。

夜冻昼消,正好冬浇。

春浇油菜冬浇麦。

六月谷含苞,灌水灌到腰。

戽不死的豌豆,旱不煞的荞麦。

草籽田里开好沟,落雨落雹不用愁。

庄稼要好,人勤粪饱。

长嘴的要吃,生根的要肥。

种田不垩粪,等于瞎胡混。

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

种田没料,一场空跳。

秀才不怕书多,种田不怕粪多。

平时不积肥,田里屙都来不及。

人是铁,饭是钢,地里无粪庄稼荒。

冬天比肥堆,秋天比谷堆。

种田不垩,空拖犁耙。

灯里有油火光亮,田里有肥多打粮。

只要动动手,肥源到处有。

庄稼百样巧,粪是无价宝。

积肥如积粮,粮在肥中藏;

积肥无巧十个宇:烧熏挖换扫,割沤堆拾捞。

墙土三年不见天,施下肥得禾发颠。

长在河里是草,沤在田里是宝。

家里土,地里虎。

要想庄稼长,粪筐不离膀。

要吃个香的,就得拾个脏的。

一年河泥足,三年棉花熟。

塘泥不怕厚,只要晒得透。

满山寻料(肥料),不如热水冲窖。

牛粪当年富,猪粪年年强。

一年红花草,三年田脚好。

草子种三年,坏田变好田。

种田种到老,红花苕子忘不了。

压绿肥,三大好:又攒粪,又除草,省得送粪来回跑。

大海不嫌水多,土地不嫌肥多。

上粪一大片,不如一条线。

基肥看田,追肥看苗。

好酒好肉待女婿,好粪好料上秧田。

干牛粪上地,不如母羊放个屁。

上粪不浇水,庄稼噘着嘴。

腊肥一勺,抵春肥一瓢。

冬如金,春如银,清明肥料不留情。

腊肥是金,春肥是银,过了清明不见情。

冷粪果木热粪菜,生粪上地连根坏。

家中无酒不请客,没有基肥不种麦。

稻垩铜管,麦垩钻。

饿死老娘,不吃种粮。

种子年年选,产量年年高。

土种选良,良种选纯。

种地选好种,一垅抵两垅。

种子乱放,来年上当。

调茬不如换种。

垩料不如调谷。

贪图种子钱,空地一大片。

种怕水上漂,谷怕折断腰。

备有两套种,不怕老天哄。

小孩随爹娘,五谷随种粮。

三年不选种,粳稻糯稻一笼统。

家有十样种,不怕老天哄。

种子要好,三年一倒。

秧好一半收,秧瘦一半丢。

上秧田、下秧田,肥水不落人家田。

秧田得病,大田送命。 

种田不要慌,育好一垅秧。

紧菜地,宽秧田。

椿树发一捧,家家泡稻种。

风吹秧田水放干,雨淋秧田水满田。

二月八,牛打汪,十家坏了九家秧。

小满栽秧家把家,芒种栽秧普天下。

人慌天不慌,有雨栽黄秧。

宁栽隔夜秧,不栽隔夜田。

熟秧田,生瓜地。

栽秧要栽扁蒲秧,娶亲要娶胖姑娘。

栽秧要栽扁蒲秧,买田要买三个弯,讨老婆要讨大姑娘。

栽秧不会看上手。

宁种晏,莫种烂。

落地三分收。

清明不起板,作田的好大胆。

深栽芋浅栽秧,山芋栽在皮皮上。

若要庄稼好,先从棵里讨。

打架拼死,种麦拼籽。

稀谷满麦,棉花行里请客。

过稀长草,过密要倒。

芋麦豆子不透风,玉米地里坐相公。

要想庄稼多打粮,小小棵子密密行。

菜三麦六,黄豆一宿。

吃饭在牙口,种田在茬口。

稻麦草头轮流种,九成变成十成收。

三年种趟草头,地里壮得出油。

瓜隔十年种。

轮作轮种,防病防虫。

一熟豆,一熟麦,可以吃到头发白。

年花年稻,眉开眼笑。

瓜茬瓜,有蔓没瓜。

豌豆地的麦,请到的客。

麻雀一万,一起一落吃一石。

治病要早,治虫要了。

有虫治,无虫防,庄稼一定长得强。

人人一把火,螟虫无处躲。

挖了谷桩铲杂草,害虫子孙跑不了。

要想来年虫子少,冬天铲去田边草。

捕捉一个蛾,产量加一箩。

别看蛤蟆这么丑,却是种田人的好帮手。

春雨连,麦病缠。

割稻要轻,打稻要稳,翻稻要勤。

庄稼上了场,老婆孩子一齐忙,

小麦发了黄,绣女也下床。

立夏十五天,大麦动扬掀。

夏至不打完,麦蛾飞满场。

大麦八分,小麦摇铃。

立夏十天连枷响。

稻上场,麦进仓,黄豆挑在肩膀上(才算到手)。

割到地里不算,拉进场里一半。

稻打稠厚麦打头。

稻打头,麦打稠。

掼稻抖一抖,有莱又有酒。

多掼掼,割稻饭;多抖抖,割稻酒。

摘不完的棉花,抖不尽的芝麻。

夏收一缸,敌秋收一仓。

稻靠埂,麦靠垅。 

稻老要养,麦老要抢。

雨落麦黄,日晒稻黄。

麦怕清明连夜雨,稻怕寒露一朝霜。

稻作年成麦作料。

蒙里蒙懂,六月里浸稻种。

秧过小满十日种,十日不种一场空。

芒种里栽籼稻,收收一毡帽。

能死爹和娘,莫栽中莳秧。

晚稻不过秋,过秋九不收。

人补桂圆蜜枣,稻补塘泥水草。

粪杓打得稻头响,还有三斗米好长。

白露稻,无老少。

知了叫,割早稻;知了飞,堆草堆。

重阳无老少,霜降一齐倒。

早稻要抢,晚稻要养。

六月里不烤田,懊悔到过年。

稻怕秋旱,人怕老穷。

人热得跳,稻热得笑。

六月初三打一暴,一年要收两年稻。

夏天一天一个暴,坐家里收稻。

六月不热,五谷不结。

六月里盖棉被,有稻没有米。

夏天六月盖棉被,结了谷子不见米。

谷雨麦怀胎,立夏麦吐芒,小满麦子黄,芒种麦上场。

白露早,寒露迟,秋分种麦正当时。

小雪里种小麦,大雪里种大麦,哈哈手种楞麦。

种麦种到冬,四面不通风。

种麦过立冬,明年收把种。

十月中,种麦不透风。

麦有钻山之力,就怕烂泥封头。

种麦种到立冬,种的严严不通风。

种麦种到小雪,留在家里炒炒屑。

种麦种到年,还要看看什么田。

麦种立冬,严不透风;麦种霜降,一棵打一斗。

种麦种到小雪,不如在家炒屑;种麦种到十月中,梳头吃饭都是工;种麦种到年,回头看看田。

无灰不种麦,无肉不请客。

冬泥巴,麦的妈,一压三个杈。

冬麦盖层被,半年枕着馒头睡。

冬天麦盖三寸雪,明年白面包子有得吃。

冬天压麦泥,胜过一条被。

清明断锄,谷雨断浇(三麦)。

麦怕冬旱,人怕老穷。

寸麦不怕尺水,尺麦就怕寸水。

春天里的水,麦田里的鬼。

正月雨,麦的命;二月雨,麦的病。

冬雪是麦被,春雪是麦害。

冬雨麦命,春雨麦病。

小麦是个鬼,只怕四月水。

冬不雨,麦致命;春下雨,麦致病。

冬无雪,麦不结。

三麦一套沟,从种讲到收。

小麦收不收,全靠三条沟。

小麦干断根,一棵收一升。

立夏起东风,大麦撞破钟。

立夏起东风,大麦小麦好撞钟;立夏起西风,大麦小麦一场空。

六十天荞麦,要四十天雨。

荞三荞四,不过七月二十四。

麦收三件宝,头多、穗大、籽粒饱。

要吃秸头饼,秸根挖成井。

要想苞谷结,横顺不挨叶。

玉米结婚,子子孙孙。

山芋不怕羞,一直栽到秋。

过了暑伏天,一天长一圈。

要棉好有三宝,捉虫施肥多除草。

清明早,小满迟,谷雨种花正当时。

立夏花,大把抓;小满花,不归家。

楝树发一杈,家家种棉花。

枣发芽,种棉花。

清明麻,谷雨瓜,芒种家家种棉花。

大暑开黄花,四十五日提白花。

棉花立了秋,大小一齐揪。

棉花不打杈,光长柴禾架。

锄头扒得勤,棉花白似银。

锄棉如绣花,一碰一个疤。

种豆不能多,一顶斗篷盖三棵。

大暑前,小暑后,庄稼田头种绿豆。

清明见花,谷雨见荚,立夏见吃(蚕豆)。

小雪不见蚕豆叶,到老没荚结。

蚕豆不用粪,只要白露种。

小暑里栽芝麻,当头一枝花。

油菜栽心,白菜栽根。

油菜听得锄头响,一边锄来一边长。

油菜要壮苗,全靠水粪浇。

油菜三遍浇,产量一定高。

霜打油菜芽,到老不得发。

瓜茬瓜,不结瓜。

一亩园,十亩田。

一亩菜园十亩田,十亩菜园赚大钱。

萝卜白菜葱,都用大粪供。

清明前后,种瓜点豆。

六月大,西瓜是个祸;六月小,西瓜是个宝。

家有三担菜,不怕年头坏。

打春的萝卜,立秋的瓜,死了媳妇的老人家(萝卜打春就空心)。

小小蘑菇房,赛如小银行。

正月芹菜二月蒿,五月六月当柴烧。

正月菠,一钱一棵。

冰冻响,萝卜长。

若要萝卜大,不脱六月半。

二月二,葫芦瓜子齐下地。

辣椒栽子,茄子栽花。

十月青菜赛羊肉。

六十养子不得力,五月栽茄没得吃。

霜降不起葱,越长心越空;夏至不起蒜,蒜在泥里烂。

涝不死的黄瓜,旱不死的青葱。

冻不死的葱,干不死的蒜。

春夏抓早,秋冬抓高(高产品种),伏缺抓巧(茬口)。

旺季不旺,淡季不淡(均衡上市)。

赚钱的不放,“蚀本”的不丢(种“蚀本”菜,有时会赚)。

 

 


                           

[1]大:高淳方言读duò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上一页]
上一篇:十二、林牧类
下一篇:十、时令类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