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地情名片 > 金陵杂记

南京地名讹变初探

日期:2017-01-14 浏览次数: 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邓振明

 

南京有不少地名在使用和流传过程中发生了变异。

清朝甘熙《白下琐言》中说:“街巷之名,今昔多殊,间有可识者,皆讹舛,如乾鱼巷在斗门桥内,讹为甘雨;弓匠坊在铁作坊西,讹为弓箭;鼓铺廊在御街东,讹为书铺;草鞋街在斗门桥西,讹为彩霞街。”

可见地名“讹舛”现象,古已有之。

南京地名的讹变不外于一般地名讹变的规律。从语音方面看,同样有同音讹变和近音讹变两种。

南京地名的同音讹变,较著名的要数城北的迈皋桥了。迈皋桥原系一无名小镇的小桥。相传桥南住着一位卖糕的孤苦伶仃的老太,糕好人也好,人们便将此小桥呼为“卖糕桥”,镇名也沾了桥名的光,后来讹为迈皋桥。城南地名同音讹变的例子要多一些。最著名的是花露岗。此处原名凤台山,明初名为花盝岗,因朱元璋曾在此制皇室花盆,后来人们误为花露岗;次为鸣羊街,此街古名为鸣阳街,传说凤凰曾在此朝阳,故名,后讹传为鸣羊街,《凤麓小志》谓之“以凤仪锡嘉名”。

现还沿用的南京城内地名中,典型的同音讹变者并不多,笔者所知不超过20个。这—类同音讹变地名当然也包括方言、乡音的同音讹变,如城南东起甘雨巷,西到邓府苑的云台地,在清朝时名银台地,其中的“银’’讹为“云”,是因为南京方言中“银”与“云”同读为“yín”;又如朝天宫西街北侧的黄鹂巷,古时名黄泥巷,后讹为今名,是因为南京方言中的“鹂”、“泥”都读为“ní”。

南京的近音讹变地名要比同音讹变地名多一倍多。最著名的是城南的评事街。《金陵世纪》说此处“攻皮者尚比产而居”,是皮货摊贩市场,故称皮市街,后讹为评事街:城北的狗耳巷,原为沟儿巷,后“沟儿”讹为“狗耳”,故名;楼子巷则是由篓子巷近音讹变而来。笔者所知,南京城内现存地名中,属近音讹变而来的有40多个。

南京地名中的字形讹变现象很少。笔者所知只有两个:—是城南升州路北端的程善坊,原名程普坊,《南京地名录》说:“据传一程姓医生,心善人慈,里人立碑纪念,名程普坊,后讹为现名”;一是城南集合村西南的毛公渡,原名麾扇渡。《金陵待征录》说:毛公渡在明为典牧所,即麾扇渡,因字形而讹也。”

南京现存讹变地名中,不管是语音讹变还是字形讹变,一般都要涉及字义的改变。字义讹变的目的,不外乎“避讳”二字,尤其是一些地名有意改变字义,避违目的更为明显,一般可归纳为下列5类:一曰避恶就善,如中华门东的新民坊曾名鬼人坊,是因为那里长期无人居住,解放后改为现名;二曰避俗就雅,如泼妇营改为破布营,摸奶街改为磨乃街;三曰避晦涩就明白,如储积营改为厨子营,候驾街改为侯家街;四曰避冗就简,如府军后卫岗改为傅厚岗,三铺两个桥改为三步两桥。此四避可谓地名字义衍变的普通现象。除此,当然还有其他现象,如有意地避违人名即是其一,武定桥在明朝曾名为武宁桥,后来道光皇帝叫旻宁,为“避宣庙讳“(见《凤麓小志》)便改成了武定桥;为避重复地名即是其二,如城北芦席营北端的许府巷原名许家巷,在整理地名时,因其与三山街的许家巷重名,便改为现名。城北饮马巷,原有条古街名为库司坊,足明朝阮大铖石巢园所在地,人们嫉恨阮而将其改为裤子裆,这又是一种现象。但这三种情况在同一座城里究竟不多。

讹变的地名一般都简单明了,通俗易懂,有些还比原来更加形象、生动,也更切实际,因而也更使人喜闻乐见,但也有些地名讹变后面貌全非,如前述的卖糕桥讹变为迈皋桥,还有绸市口讹变为筹市口,则令人不知所云为何,这便是其缺点了。但总的说来,缺点仅属个别,而优点则是其主要的。(摘自《南京史志》1995年第1、2期)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上一页]
上一篇:螺蛳转弯
下一篇:金陵货币史话(下)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