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地情名片 > 金陵杂记

【城记】记忆中的北极阁,几十年前曾有“狼出没”

日期:2017-10-16 浏览次数: 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文章来源:紫金山新闻 2017/10/15 16:24

 

  在南京市中心的鼓楼广场东北角,有一座玲珑毓秀的小山,远远望去,苍翠葱茏,绿荫如盖,山虽不高,历史却很悠久,传说齐武帝射雉钟山,曾到此听到鸡鸣声,因此古称“鸡鸣山”,因山形似鸡笼,又名“鸡笼山”。明洪武年间,在此建“观象台”,又叫“钦天山”。  

  1928年年,北极阁原址改建为气象台,新中国成立后,继续作为江苏省气象台,至今气象台的三层六角形塔式建筑仍雄峙于北极阁之巅。

  北极阁虽只是一座丘陵,但清乾隆时期,曾以“鸡笼云树”之名,被列为金陵四十八景之一。笔者曾在北极阁生活过十几年,在这里度过了快乐的少年和青年时光,留下了难以忘怀印象。

  山上树影幢幢,松涛阵阵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初,我住在北极阁东北坡的一个大院——峨嵋新村里,这里是古生物研究所和紫金山天文台的职工和家属宿舍。那些年,北极阁极少有游人,平时十分幽静。夜幕降临后,树影幢幢,松涛阵阵。那时整个大院是用竹篱笆围起来的,前门有大门,而出后门就可直接到北极阁山上,就连建在山巅的江苏省气象台,当年也没有围墙,山后只围了一圈铁丝网。

  北极阁东麓有台城和鸡鸣寺,南面是中国科学院南京分院。北极阁东北和西北坡,除了我们大院外还有鸡鸣山庄、北极西村和北极山村。站在北极阁上,南京风貌一览无余。 ”往东,可清晰地遥看紫金山天文台的圆顶、沧桑的台城。若往西看,红墙黛瓦、重檐飞甍的鼓楼和鼓楼广场上来往的车辆、拖着长辫子缓缓行驶的电车、青砖色的鼓楼医院、马祥兴菜馆、曙光电影院等建筑尽收眼底。

  从南坡上山,筑有一条弹石路,通往气象台和我们大院,可供汽车通行。1959年前,南京小火车铁轨沿北极阁南麓延伸而过,铁轨拆除后改为小路。

  北极阁到处留下我们的足迹 

  那时的北极阁荒野僻静,山坡荒草离离,林木葳蕤,沿一条踩踏出的小径,可走到台城、鸡鸣寺和充满田园风光的西家大塘。春天时,我们经常上山挖荠菜、马兰头,雨后还能采摘到能食用的山菌,钩摘白杨树叶喂家养的兔子。东面山坡散落着几座坟茔,坟头上长出许多野蒜,我们都尝过,也吃过白嫩带有甜味的茅草根。

  夏天,鸟鸣蝉噪,我们常不知炎热地用面筋黏知了,爬树掏鸟窝。而当秋色满山,也是在乱石缝捉蟋蟀的好时机。冬天,山上萧索枯寂,如果下雪的话,我们也会自制木板雪橇在山坡滑雪玩。有几年的暑假,我们还收集过槐树种子卖,以赚取学费。

  北极阁东坡和南坡各有一座钢筋水泥碉堡,射击孔均可封锁山下,是1937年南京保卫战的见证,我们常钻进黑黝黝的碉堡玩过“官兵捉强盗”的游戏。山腰弹石路中途有一个半山亭,四角攒尖顶,由于久未维修,油漆斑驳,显得古朴,相传康熙皇帝南巡登临北极阁时,曾歇脚亭中。

  记得半山腰还有两个大山洞,有点像废弃的采矿洞,里面黑乎乎的,小孩们常爬进去“探险”。

  

 

  树繁叶茂,曾是鸟的乐园 

  北极阁树木众多,绿荫覆盖。清道光年间,时任两江总督的陶澍曾“于山上种松万株,苍翠弥望”,北极阁那些存留的苍松应为当时所植。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树种,如刺槐、榆树、梧桐、臭椿、枫杨、法桐、苦楝、泡桐和橡树等。那几年,许多人家都采摘过洋槐花和榆树叶,和在面中烙饼吃。

  夏天,无数知了在树上高唱“奏鸣曲”,大院仿佛成了歌剧院。秋天,橡树下会掉落许多圆圆的橡实,虽不能吃,但也成为我们的玩具。老熟的梧桐子炒熟后,则是我们回味无穷的美食。冬天,尽管许多树枝叶凋零,但松柏、白杨和橡树等常绿树木依旧绿色苍劲,显出生机。

  每到春暖花开时,便进入鸟儿求偶的季节,鸟儿飞来飞去,热闹异常。每天暮色苍茫时,树上鸟儿叽叽喳喳的噪鸣声就像开大会一样。我家门廊顶有一个燕子窝,燕子年年来此产卵从未间断过。

  在这些鸟中,数鹭鸶最多。鹭鸶长着尖长的嘴,细长的腿,一身洁白的羽毛,飞行姿态优美,体形比白头翁、野八哥和麻雀等鸟大,所以窝巢也较大,它们在高耸的树梢上筑巢,随时可见鹭鸶飞翔的身影,“呀呀”的叫声不绝于耳。经常可见鹭鸶从玄武湖和西家大塘的水面捕捉小鱼后,叼在嘴上飞回鸟巢喂哺雏鸟。我们在树下玩耍时,偶尔也会被鸟屎击中,但谁也不会在意。

  

 

  北极阁的“狼踪” 

  北极阁还曾有够狼,如今说来很难令人相信。那是一个夏夜,天气炎热,孩子们都在家门口搭床睡觉,家养的兔子笼就摆放在床旁边。深夜,睡得朦朦胧胧间,我忽然被一阵尖锐的抓挠声惊醒,夜色中,我们隔着蚊帐看到好几只“大狗”围着兔笼打转,正用爪子抓笼中的兔子。

  那时,我们也不知道害怕,掀开蚊帐就下床查看,这才看清是四只“狗”,拖着长长的尾巴,它们一定是被兔笼里兔子的气味吸引过来的。这几只“狗”看到了我们后,赶紧从我们身边跑开,在院内乱转了一圈后,又向后门逃逸而去。第二天,我们将这奇遇告诉了大院里的人,大家都说,一定是紫金山的狼跑来了。。狼喜欢成群活动,也经常长途奔波觅食,这几只狼肯定是从北极阁后山逃出,沿草径经九华山,再出太平门便跑进山高林密的紫金山中了。

  看到狼后,大家都一阵后怕,以后大人也不敢让孩子睡在外面了。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以后,再未见到狼的踪迹。

  作者 邹秉南  

  紫金山编辑 于峰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上一页]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