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地情名片 > 史海钩沉

南京太平天国王府十九座遗址考略

日期:2017-07-16 浏览次数: 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朱子爽

 

太平天国癸好三年二月十四日(18539日),攻占南京,定为首都,叫天京。

自天王以下各王在南京都建有宏伟壮丽的王府,清朝官僚杜文澜在纪略中曾说:“贼至金陵,毁总督署为伪宫……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各建伪府……后凡受伪王者无不建府,皆并数家大宅而营造之,我军入金陵时,焚拆略尽,存者五六耳。”(《平定粤寇纪略》附记三)何绍基在《金陵杂述四十绝句》中说:“无数列王都建府,入城官吏得鸡栖”(见《东洲草堂诗钞》卷二十)。太平天国在南京建立的王府很多。但曾国藩、曾国荃率军进犯金陵,纵兵烧杀,“贼所造宫殿行馆皆为官军所毁”,各王府及官衙所存无几,在天王府遗址上只能看到石船等不多的遗物。现根据当时人的记载,及访问南京耆老,从他们的口传中也多少考查一些出来,兹分别略述如下:

天王府

天王洪秀全于太平天国癸好三年二月二十四日(1853329日)由水西门坐黄轿进城(据张汝南著《金陵省难记略》),四月建天王府于总督署。何绍基的绝句诗曰:“十年壮丽天王府,化做荒庄野鸽飞。”(见《东洲草堂诗集》卷二)。我们从这句诗中可以体会到天王府建筑的宏伟壮丽。《同治上江两县志》建置考里说:“往者粤匪作逆,陷金陵,伪称为天京,据总督署为天王府(始居将军署,后徙此),堕明西华门一面城,自西长安门至北安门,南北十余里,穷砖石,筑宫垣九重。”可见天王府范围是很大的。五十年代我从《桂林守城记》汇订本(钞本,原钞本藏前江苏博物馆),看到孙亦恬《金陵被难记》里对天王府的建筑描述很具体,据记载:“天王府就制台署改造以外,如吉祥街、清溪里巷、大行宫(即南巡行宫)等处民房全行拆毁,周围厚筑墙垣高约五六丈,仅辟一门。复添造房屋作头门,门上绘龙虎形相,门内不准擅入,门外两旁造伪朝房,伪官厅无数,居中去头门约一箭路,建一牌楼,上书‘天子万年’四字,离牌楼约一箭路,建一高台,名曰‘天父台’,设长胡梯,不禁人登,惟登台者必令下跪,明敬天父意也。跪起,任人眺望,于城外四处,无不在目。”作者在太平天国初期,曾在太平军前三军旅帅黄玖均名下当过圣兵,又在竹匠公馆及天朝又二巡查馆做过工作,在城中住了一年半,凡所见闻比较确实。这是天王府前期的情形。

后期的天王府,从陈庆甲著的《补愚斋诗存》中可以了解一个大概。陈庆甲于太平天国十二年四月(18625月)被俘到天京,住于天王府附近,第二年八月逃出天京,他把在天京所闻所见,写成《金陵纪事诗》若干首,天王府一首诗说:“天堂底事众争夸,地是当年制府衙。”又一首说:“皇天门接圣天门,殿号真神体势尊。几幅舆图嵌四壁,鸣钟伐鼓闹黄昏。”下面加注说:“头门为皇天门,门内殿为真神殿,殿后为圣天门,四壁嵌砖镌地理图,旁列龙凤钟鼓。”写的虽然很简单,然从头门到圣天门的情形已大概描画出来,圣天门以内就是后宫了。圣天门以内,作者另一首诗说:“天日荣光结构深,重门掩处尽沉沉。”下面加注说:“自圣天门以内,人莫能到,执役悉用女官,有女丞相、女指挥等名目。”圣天门以内普通人不容易进去,所以记载就比较少了。

东王府

东王杨秀清,太平天国癸好三年二月二十三日(1853328日),由水西门坐轿进城,先驻将军署,旋移藩署,后移旱西门前山东盐运使何其兴宅,又把姓史的住宅一并圈去。在现在汉西门黄鹂巷一带。关于东王府的建筑,南京图书馆所藏山曲寄人题壁诗稿本,第一首初立东王府诗:“紫禁城中虎血攒,谁知鬼瞰胆都寒,烦冤不定分新故,任使强徒也不安。”诗说东王本来想驻清将军署,诬蔑东王因怕鬼不敢住。第二首再立东王府诗:“藩署宜将旧制还,胜朝王府虎中山(藩署为明功臣中山王徐达帅府,供有神像),匪人入座三批颊,到底威灵总不刊。”这首诗诬蔑东王驻藩署时梦被中山王神像三批其颊,而迁移。第三首三立东王府诗前两句说:“黄鹂雅号是高岗,筑起巍峨四面墙。” 黄鹂岗又叫做黄泥岗,在汉西门附近,包括堂子街一带,现74号东王屋官衙署内仍保存着珍贵的太平天国壁画。《同治上江两县志》卷五里面说:“黄泥岗巷,古运巷。按《建康志》:运巷,与今天庆观相接,即黄泥巷。沈约自序曰高祖赐馆于都亭里之运巷,即此。有何其兴运使宅。”

西王府和南王府

西王肖朝贵于太平天国壬子二年七月(18528月)猛攻长少沙时牺牲;南王冯云山同年四月(五月)进攻全州时陈亡。天王笃念功勋,到南京后,仍各建王府,安置幼西王和幼南王。西王府设在布政使衙门,在现在的瞻园;南王府设在按察使司衙门,在现在的建康路淮青桥附近,即针巷南口秦淮区第一中心小学所在地。

北王府

癸好三年二月二十一日(1853326日)由仪凤门骑马进城,先驻西辕门李氏宅,又迁上江考棚,最后移中正街李姓住房。在上述山曲寄人题壁诗,同东王府一样,亦有初立北王府、再立北王府、三立北王府诗三首,同样地说明了年甲第自堂皇,制府辕门共一方(李氏宅与总督衙门相近),最好灵狐知节义,逼他叛贼远飞飚。”这首诗说北王韦吕辉住富室李姓宅,距离制府西辕门不远,地主阶级文人又诬蔑北王为狐所祟,因而迁移。第二首再立北王府诗:“相定安徽试院前,崇阂两宅却毗连(安徽试院,即上江考棚,在今建邺区小王府巷,原与邢王两姓住宅相连,并打通为一),无端委地茶瓯破,盗贼惊慌又避迁。”这首诗说北王因茶碗忽然堕地,迁出上江考棚。第三首三立北王府前两句说,“迁来又属谪仙家,涂抹垣墉甚不华。”这诗说北王第三次又迁移到一个李姓的房子,把墙壁加以粉刷,并加上彩画。

翼王府

天国癸好三年二月(18533月),到南京后,先驻大中桥附近斛斗巷旁刘氏宅,距离北王府不远,门面很宽敞。当时各王府都就旧房加以改造,惟翼王府只把门面加以修刷,宅内没有多大变更(据《金陵杂记》)。是年八月出巡安庆,冬天回来,因人多又迁到上江考棚,在今建邺区小王府巷。王韬《瓮牖余谈记翼贼事篇》卷六说:“金陵初陷,入据大中桥刘氏宅,改建为伪府,栋宇固宏敞即仍其旧,未毁民居。”又说:“自安庆退,人众屋小,且旷废之后,时有鬼狐为祟,乃移于上江考棚,并扩并前任安徽道王宅及邢园而居之。”

忠王府

忠王李秀成,是太平天国巳未九年五月(18596月)封王的。他的王府先在明瓦廊,王府中的情形,英人富礼赐《天京游记》曾有详细的描述,并说当时忠王方建造新邸,地址离旧府约一里半,工程宏伟,工人千余在那里工作。惟新府址究在何处没有明确指出。中文书刊亦未见有记载。赵列文能静居士日记抄本(原抄本藏前江苏省博物馆),同治三年七月二十日(1864 821日)说:“出城道过废伪忠王府,墙高直天,袤延数百步,故江宁府署改造而扩充之也。”从这里可以看出新建的忠王府地址在江宁府署。江宁府署在内桥南府西街一带。由明瓦廊到这里约一里半路。

英王府

英王陈玉成,是太平天国已未九年夏(1859年)封王的。他的王府据陈作霖《炳烛里谈》,杜福堑《新京备乘》等书,都说是在新桥钓鱼台明代孔贞运的故宅。后来,看到赵列文能静居士日记抄本,同治三年七月初九日(1864810日)记,“入城循秦淮西行,至伪侍王府,钓鱼台汪氏宅也。又至伪英王府,水西门张氏宅也。英王府拟中堂居,侍王府拟中丞居。”七月初九日系天京陷落后一个月零三天,这个记载是可靠的。为了这个问题,我曾几度跑到水西门附近,访问了几个年在七十以上的吉老,他们一致地说英王府在登隆巷和仓巷之间,所有安徽会馆附近这些房子都是英王府的范围。从前在油市大街那边有一个辕门,安徽会馆这边有一个辕门,规模很大。按曾国藩手写日记同治三年—匕月十一日(1864812日)记:“中饭后后至伪英王府小歇,酷热异常,不能治事。将来拟即以伪英王府为总督衙门,因将应行修改之处料董一番。酉正至善后局一看。夜阅本日文件,核批扎稿,即在伪英王府住宿,以明早须拜寿也。”又同月十二日(1864813日)说:“是日恭逢慈安皇太后万寿,借伪侍王府设帏幛,率各文武行礼,即在该处早饭。饭后余仍至伪英王府小睡,指示委员将房屋应行修改之处粘签。午初再至伪侍王府听戏陪客。”又黎庶昌编的《曾国藩年谱》卷了乙载:“金陵之克,贼所造宫殿行馆皆为宫军所毁,公乃于水西内择房屋稍完者委员茸治,以为衙署。”看了这些记载,可以知道英王府规模宏大,当初曾国藩本拟把总督衙门设在这里,后来虽然没有实现,但英王府的遗址在登隆巷安徽会馆是毫无疑问的了。

侍王府

侍王李世贤,忠王李秀成的堂弟,是太平天国庚申十年三月(18604月)封王的。他的王府设在新桥钓鱼台,面临秦淮河,地方很宽敞。1864719日,天京沦陷后,曾国藩于同洽三年六月二十五日(1864728日)到南京。七月初十日(1864811日)日记里面说:“进城至侍王府,沅弟请诸将戏酒酬劳,余与会看戏,至午正开筵。”七月十二日,清皇太后慈安诞辰,曾国藩、曾国荃在这里祝寿,已见上述英王府。后来这个房子由湘军头目加以扩充修葺,作为湖南会馆。曾国藩、曾国荃兄弟合“捐”银五千零七十二两(见湖南会馆捐项碑)。大门口有石狮一对,门前空地上有牌坊石墩一对,墩面四周刻有回文图案,中间刻鸳鸯鱼花,没有人物,可能是太平天国的遗物。大门内有同治年间湖南会馆条规捐项等石碑。

燕王府

燕王秦日纲,是太平天国甲寅四年四月(18545月)封王的。太平天国癸好三年初入城,时驻中正街董宅,以后移驻异平桥前任湖北宜昌府程家督宅(据《瓮牖余谈》卷七)。

豫王府

豫王胡以咣,是太平天国甲寅四年五月(18546月),封王的。驻府西街江宁府署(据《贼情汇纂》卷一)。

信王府

信王洪仁发,天王洪秀全长兄。太平天国丙辰六年  1856年)秋封为安王,后改为信王,驻珠市前四川布政使李宗传宅(据《贼情汇纂》卷二),在现在的建邺路。

慕王府

谭绍光,以平定苏浙功封为慕王,王府设在铁作坊,后为金陵书局局址(据《新京备乘》卷中),在现在的三山街。

赞王府

赞王蒙得恩,是太平天国巳未九年(1859年)封王的。王府设在马道街前南河河道总督藩锡恩宅。据英人富礼赐《天京游记》译本说:大门上绘有龙形,各屋子俱是簇新的,大堂四壁满挂黄缎或黄纸的长条,旁边绘龙形,中间为联语,客厅四壁有五彩图画。

章王府

章王林绍章是太平天国庚申十年(1860年)封王的。先驻四条巷,后驻巡道署(据《贼情汇纂》卷二),即奇望街鍼工坊口。

力王府

力王张朝爵,是后期封王的,年月不详。他的王府设在九儿巷直隶按察使周开麒宅内(据《贼情汇纂》卷二)。

辅王府

辅王杨辅清,东王杨秀清的族弟。是太平天国庚申十年三月(18604月),打垮江南大营后叙功进封为辅王的。据太平天国史料(开明书店出版),第二部份太平天国文书幼主诏旨第七件有“井览辅叔(指杨辅清)本奏恳在奇望街吏部又正天官胡海隆现在处所修造辅天府,朕旨准,令工部官遵造,鸠工一同建正九重天廷及辅天府也,钦此”等语。我们在这篇诏旨中可以知道辅王府府址在夫子庙附近的奇望街。同时亦可以、明嘹太平天国申请修建王府的程序和制度。这是太平天国文献记载,尤其值得注意。

听王府

听王陈炳文的王府,据曾国藩同治三年十月二十二日(18641120日)奏请江宁省城建立湘军昭忠祠摺里面说:“江宁城北莲花第五桥地方有伪听王府一所,系贼中新造之屋共七进,前临小塘后抵石婆婆巷,东至进香河,西有围墙。”同年十一月初一日(18641129日)在日记中说:“又看鼓楼昭忠祠即伪听王府,轩敞宏深,极为惬意,定于日内入主。”十月二十二日奏请改建为江宁昭忠祠,十一月初一日说是定于日内入主,可知听王府完全没有损坏,不用修葺,即可利用。据传当时里面还有贞烈祠,并设有忠裔院,以培养所谓忠烈的后裔。

顾王府

顾王吴如孝,癸好三年二月攻克镇江后调回天京,与燕王秦日纲合围清军,在高资大破清军吉尔杭阿。不久封为顾王,设王府于黄泥岗。

大家知道太平天国尤其在后期封王很多,号称三千(当然其中许多是有王无府)。其中在南京的王府就不少,读者倘有所闻,或有文献可资稽考,乞盼告知。如果能将南京太平天国务王府全部遗址都考查出来,对太平天国史的研究,亦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摘自《南京史志》1984年第6期)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上一页]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