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地情名片 > 史海钩沉

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南京人民的革命斗争

日期:2009-07-19 浏览次数: 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许荏华

 

    南京,是一个历史名城,她既有璀灿的古代文化,又有光荣的革命传统。辛亥革命以后,南京经历了北洋军阀、国民党政府和日伪政权几个时期,曾长期作为反动统治的中心。在这期间,南京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同反动势力展开了英勇的斗争;许多仁人志士,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抛头颅,洒热血,创下了惊天动地,可歌可泣的业绩,直到1949年4月23日南京城解放。

(一)

    “五四”运动爆发后,南京学生,工人集会游行,群起响应。随着掀起学习与传播马克思主义的活动,成立 了一些进步群众组织,出版了刊物。当时,南京是少年中国学会的主要活动地点之一。邓中夏、恽代英等都到此参加过活动。

    1921年中国共产党建立后不久,南京成立了社会主义青年团,有团员近十人。同年,浦镇柳厂工人几百人在机匠王荷波的领导下开展反对洋监工的斗争,取得了胜利。1922年在南京建立了第一个党的小组。成员有王荷波、王国珍(浦口车务段行车司事)、王振翼(北大学生、浦镇机厂工会秘书),王荷波任组长。开始由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的党组织领导,后改由上海地方兼区执行委员会领导。

    1922年5月,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召开大会,通过章程,共有团员29人。1922年有南京高等师范学生谢远定入党。1923年,成立南京团地委,谢远定任书记。同年9月,上海转来党员沈泽民(沈雁冰之弟,原南京河海工程专门学校学生)。沈、谢等五人10月组成南京党的另一个小组,也属上海领导。两个党小组成立后,进一步组织学习和宣传马克思主义,并领导南京人民开展了反帝、反军阀的群众斗争。

    1923年,党领导南京人民召开了万余人的国民外交大会,要求取消二十一条,收回旅顺、大连;举行了五千学生的国耻大游行,向群众宣讲;还召开大会,上街游行,声讨曹锟贿选。

    1923年2月,为声援京汉路总工会的斗争和反对浦口港务处无理开除工人,要求提高工资,举行了浦口,浦镇铁路工人大罢工。工入把机车歪倒在总道岔处,堵死机车出库通道。在路局收买一个司炉,用货车车头牵引客车北上时,浦镇工人在王荷波和老工人带领下,脱下上衣,卧倒铁轨上,阻挡了客车前进,终使津浦略南段交通中断,迫使路局接受了工人提出的部分复工条件。工人也适时复工。这次斗争,既争得了工人的一部分利益(加薪一成等),又避免了牺牲,使浦镇大厂工会成为当时津浦路全线唯一未受彻底破坏的工会组织。同时表现了王荷波卓越的领导才能。同年9月,王荷波任上海地方兼区执行委员会的委员长,并先后在我党“三大”、“四大”、“五大”的会议上,被选为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中央监察委员,“八七”会议上被选进临时中央政治局。1927年11月在任北方局书记时,光荣牺牲。他是建党初期工人出身杰出的领导人之一。

    1925年初,浦口、南京两个党小组根据“四人”通过的新党章,分别改为党支部。上海五卅惨案后,党领导南京人民组织了后援会,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反帝爱国运动。十万市民集会游行抗议。和记洋行四千工人罢工,坚持了42天。复工后,9月31日又遭到了英帝国主义水兵的镇压,数十名工人受伤,是为“七·卅一”惨案。党中央为此向全国工人发出呼吁,号召全国声援。运动中发展了党和团的组织,党,团员比运动前都增长了一倍以上,形成革命力量大发展的高潮。

   1925年9月,建立浦口地委,领导浦镇、浦口与南京四个党支部。不久,改称南京地委。1927年2月,南京地委下属16个支部,有232名党员。1924年到1927年上半年,南京党、团组织执行了党的“三大”关于民主联合战线的决议,全体党员和团员都以个人身份参加国民党,并参加了改组国民党的工作,和国民党内部的左派朋友们一起,对国民党右派进行斗争,壮大了革命力量。

    1927年3月24日,当北伐军占领南京时,英、美帝国主义的军舰炮轰南京,死伤市民两千余人,震惊全球,是为“南京惨案”。3月25日,人民的市总工会宣告成立,召开群众大会,作出拥护革命、反对右派的决议案。4月初,刚进驻南京倾向革命的二军、六军突被调走,蒋介石嫡系的一军调进南京。4月9日,蒋介石从上海赶到南京来镇压群众。当天,封闭了国民党左派的省、市党部,封闭市总工会。10日,全市五万人举行肃清反革命派大会,会后到总司令部请愿,遭到蒋介石的残酷镇压,当场死数十人,伤数百人。当晚,我党地委召开紧急扩大会议,研究对策时,被反动派包围。除地委委员刘少猷一人脱险外,地委书记谢文锦、国民党省党部我党团书记侯绍裘等10人均被捕,三、四天后,被秘密杀害。烈士尸体被装进麻袋,投入通济门外九龙桥下的秦淮河中。是为南京四·一○反革命事件,即南京党第一次遭到大破坏。

    1927年4月18日,蒋介石在南京建立了反革命的“国民政府”。南京党的斗争进入了更加艰苦的时期。9月初,上海(江浙)区委派黄国材(黄逸峰)来南京恢复地委。南京地方和革命军总司令部铁道总队的党、团员二百余人,迅速重新组织起来。但7月份党的机关又遭第二次大破坏,20余人被捕,随后,即进入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

    南京党在党的创建时期和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北伐战争)时期,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人数虽少,活动力很强。他们代表了人民的意愿,领导了轰轰烈烈的反帝反军阀的群众运动。但是,正如陈君起(女,地委委员)在牺牲前给她的孩子的遗书中所说的:“我们幼稚,没有经验。”党在这个幼年时期,缺乏经验,加以在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的影响之下,对蒋介石的突然袭击缺乏思想淮备,南京党组织的一些革命先驱者,和全国许多地方的革命者一样,倒在血泊之中。教训是沉痛的。

(二)

    在第一次大革命失败之后,党克服了右的倾向,又出现了“左”的错误。一段时间,急于举行城市暴动,夺取全国胜利。南京党组织虽有抵制,但还是执行了上级党的指示。1927年10月,按照新党章,南京地委改为市委,属于江苏省委领导。接着,同年11月和1928年1月,南京市委按照上级要求,两次组织暴动,均未成功。根据当时情况,市委研究决定,转而加强对日常政治经济斗争的指导,以工人要求复工和补发欠资,伤兵要求发清欠饷,教员要求发清欠薪,学生要求减免学费,农民反对土豪劣绅为中心,发动了群众斗争。还恢复和发展了党组织,新建九袱洲农民支部,使革命力量迅速复苏。

    1928年5月,为执行中央,省委指示,研究“除草之法”(即反蒋之法),筹划红五月斗争。中央大学和安徽公学的两个学校团支部在台城开会,因公开书写标语,造成一些党团员被捕。随之,王汇百叛变,7月市委又遭到大破坏,37名党员被捕,市委书记孙津川等7人英勇牺牲。11月,恢复市委。翌年4月,又遭破坏。

    1929年6月,又恢复市委,夏采曦任书记。这届市委积极执行党的“六大”的正确路线,深入发动群众,迅速恢复了工人,学生和国民党军队里的党组织,领导了和记洋行工人要求增加工资、减少劳动时间的斗争,工人在斗争中遭到英国大班的殴击和警察的逮捕,是为“四·三”事件。继之,党领导晓庄师范学生及部分工厂工人共500余人上街游行,掀起支援和记洋行事件的运动。

    但是,很快就开始了立三“左”倾错误的领导。4月初,酝酿南京暴动。4月29日,市委遭到破坏,迅即恢复。5月,中央认为“上海、南京其他城市之中工人运动已激烈到可以武装暴动了”。9月计划在上海、南京等中心城市举行总罢工、总起义,并以罢工、飞行集会做为总起义前的演习。7月14日,南京市委改为南京行动委员会。7月16日在夫子庙举行反军阀大示威。由于事先发的传单上写明了举行游行示威的时间、地点,敌人守候在场,党员、积极分子一去就被捕。7月下旬,决定8月1日举行南京起义。但是,7月29日市行委即遭破坏,“八一”起义未实现。到8月上、中旬,市行委又遭大破坏。这段时间,许多同志慷慨就义。一些幸存者至今还记得,当时在狱的难友们,每天早晨天蒙蒙亮,就起来等,等刽子手叫着自己的名字,或等今天又要与哪位同志永别。那些赴刑场的同志,个个高呼口号,视死如归,表现了共产党员的崇高气节。

    共产党员和革命同志,前赴后继,揩干了自己身上的血迹,掩埋了同志的尸体,又起来战斗;1930年12月,市委又恢复了。年底,市委之外,还成立了南京特委,李耘生为书记,专管京杭国道的武装斗争。在“九·一八”事变和翌年“一·二八”淞沪抗战发生后,党组织领导南京人民掀起波澜壮阔的抗日民主运动。9月28口,中央大学学生千余人,在国民政府门前示威,抗议不抵抗政策,怒打国民党政府外交部长王正廷。从11月至12月,各地万余学生云集南京,纷纷举行请愿游行,逼蒋抗日。11月26日,各地学生在京召开“送蒋北上”大会。当夜,学生露宿在国民党政府门前。次日,蒋介石出见,欺骗学生“三天之内出兵”。12月15日,蒋宣布下野,辞去国府主席及行政院长职务,退居幕后。19日,当万余学生联合总示威的队伍向国民党中央党部进发,又转向国民政府时,途中愤怒捣毁中央日报社,国民党政府军警开枪打伤学生百余人,打死学生一人,是为珍珠桥惨案。次日,国民党政府又调集大批军警宪兵包围中大,将外地学生押解出境。全国人民更加愤怒。国民党内有些进步人士,也谴责政府,同情抗日反蒋,要求停止“剿共”,一致对外。可惜当时在王明等人领导下的中共中央,未看到这一有利形势。他们虽主张抗日,却未提出正确的策略和口号,没有组织全国抗日反蒋统一战线,反而继续发展了“左”的错误。蒋介石在第二年3月就在日本人的帮助下重新上台。革命又转入低潮。

    1932年2月,南京市委遭到又一次大破坏。敌人从机关型搜出了组织名单,大批党、团员被捕,损失惨重。南京特委等组织也被破坏。1932年11月,南京党开始恢复,建立特支。经过艰苦工作,1934年初恢复市委,顾衡任组织部长,实际主持工作。但不久,随着省委被破坏,8月,市委又遭大破坏。年底,顾衡等烈士牺牲。直至抗战前夕,市委再也没有恢复。这时,整个白区只剩下极少数党组织。南京有十余名党员和失去关系的党团员,与河北省委、上海文委以及中央军委保持组织关系或工作联系。他们坚持斗争,团结群众,组织读书会,阅读马克思主义和抗日的书报;成立左联小组,开展革命戏剧活动。特别是1935年夏季以后,华北逐渐沦入敌手,党中央发表“八·一”宣言,提出不计前嫌,团结起来,一致抗日的主张。10月,中央又再次发表宣言。随之,北平学生发动了“一二·九”运动;南京学生三次游行响应,并进而组织了秘密学联;南京各界先后成立救国会,举办冬令讲学会,开展援绥抗日活动,形成南京人民抗日民主运动的新高潮。它和全国的抗日怒潮相汇合,推动了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的早日形成,为抗日战争准备了条件。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南京党经过六次大破坏,许多优秀的共产党员,牺牲在敌人的屠刀之下,已知名的烈士有97人,还有许多烈士甚至连名字也末留下来。即使在这样残酷的白色恐怖下,南京城也从未熄灭过革命的烈火。在用烈士鲜血灌溉的土地上,一批批新的革命者正在成长起来。他们的英雄气概,是永远值得我们学习的。

(三)

    1939年,抗日战争爆发,党中央号召全民族实行抗战,保卫神圣国土。八月,平津流亡学生宣传团到南京,中共中央驻南京代表博古决定(当时国共谈判,中央代表在南京),以平津流亡学生宣传团的李华为首,组成南京市委。市委成立后,抗日运动更加高涨。不久,南京沦陷,市委奉命撤离。南京城遭到日寇灭绝人性的大屠杀。

1940年,南京又有党的活动。党这时已经总结了白区工作的经验,有正确的方针、策略,不再重蹈过去的复辙。在上海的江苏省委先后派来党员马卓然、朱启銮等。1942年,又派来刘峰等同志,成立南京工作组,刘峰任组长,朱启銮任副组长。他们严格执行“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方针,按照“勤学、勤业、广交朋友”的方法,逐步在南京立足生根。1944年,成立南京工作委员会,刘峰任书记,朱启銮任副书记。与此同时,1940年夏,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留在南京的附中学生朱为娟(现名许勤)、王秀琪、姜秀英(现名石轩)为追求抗日,找到茅山根据地。苏皖区党委为她们专门办学习班,学习后发展入党,成立支部,派回南京。1941年秋,苏皖区党员(六师)派舒诚来南京加强领导。1942年下半年,成立苏皖区党委南京工委,舒诚任书记。两条线的党员均注意密切联系群众,宣传抗日爱国的思想,利用合法与非法相结合的形式开展工作,并在此基础上审慎地发展党员,恢复和重建南京党组织。

    在党的领导下,当时曾利用敌伪组织的东亚联盟学生互助会,新国民运动干字实践会、模范青年团中国青年馆等合法组织名义为掩护,举办过学生补习学校、职工补习学校、学生生活营、职工生活营、工商青年联谊会等。在这些组织里,不仅搞了一些有着比较进步内容的文娱活动,如演出话剧《日出》,而且还教授了一些比较进步的课程,出版了一些比较进步的书刊,如《干字月刊》、《女青年》、《学习》等。甚至由于日伪内部矛盾和他们想装点门面等复杂因素,又利用汪伪宣传部长林柏生找大学生搞禁烟(鸦片烟)宣传之机,党组织发动学生五千人上街,大搞清毒运动,捣毁烟馆数百家,把白面大王曹玉成拖出来游街示众(最后迫使日伪将曹处决)。集中焚烧烟土烟具时,火光冲天,刺破了黑沉沉的南京夜空,使日寇为之惊恐。特高科数次传讯学生,终因一无所获而作罢。这一斗争揭露了日伪的黑暗统治,打击了敌人的反动气焰。

    那时,新四军二师也在南京周围开展工作,铁路工人张锦堂(后名董铭)等于1942年主动去六合仪征找二师要求抗日,以后在二师领导下成立了华中铁道工人抗日行动委员会的秘密组织(简称工抗会),会员发展到六七十人,对外公开用同心会名义。主要是搞情报,截运物资给新四军,以及破坏日寇军运。擦车夫(司炉)赵景生在斗争中英勇牺牲。董铭等工人以后入了党(解放后董曾担任南京铁路分局的副局长,已故)。

    为了了解敌情,夺取反侵略战争的胜利,党中央有关部门曾派出人员建立南京情报站。他们从1939年开始,即陆续打进日本华中派遣军总司令部和汪伪领导机关,取得敌伪清乡扫荡计划、军事调动情况等重要绝密材料,并及时送交组织,对反侵略战争起了重要作用。1942年,因外地牵连,南京秘密情报组织遭到破坏。

    1945年8月,早在南京进行工作的原八路军干部、新四军联络部派出的徐楚光等同志,根据上级指示,在南京成立地下军。由于他们的策反工作,驻防南京栖霞山到六合一带的汪伪警卫第三师,在师长钟剑魂率领下反正。徐楚光等同志还配合促成了在南京的汪精卫座机《建国号》反正成功。

    在这段时间,南京党组织,坎复发展起来,在日伪的巢穴里进行活动,取得较大的成绩,却没有什么损失,为在解放战争时期进一步开展斗争,打下了基础。

(四)

    1945年8月,日寇投降,蒋介石政府复员回到南京,美军也跟着来南京,南京党面临着新的复杂局面。由于南京是蒋介石政府的首都,在“正统”观念影响下,有些群众还对蒋存在幻想,甚至以为他是“抗战英雄”,因此他有一定欺骗性。南京国民党政府的军警宪特约有四万人,用以统治人民,党的工作环境更加艰苦。但是,国民党为了拢络人心,演出一套假民主的把戏,这又比日伪时期有着较为有利的合法斗争条件。

    随着抗战胜利,人们满怀希望;以为国家可以实现独立、和平、民主,从此可以安居乐业了,但事实却相反。首先遇到的是“劫收”(接收大员)成灾,接着是对沦陷区人民的歧视。1945年9月、10月,国民党政府当局分别宣布不承认汪伪时期入学学生的学籍和华中铁道员工的正式职工身份,说是“伪学生”、“黑帽子”,必须甄别审查和开除,党领导学生,开展了反甄审斗争,博得社会同情,迫使当局取消甄审,下令禁称“伪学生”,并准予学生入学。但是南京,上海铁路工人在两路员工会领导下起来举行联合怠工、罢工,反对开除前“华铁”员工的斗争,终因力量悬殊,未能取胜。

    党及时地领导人民进行了争取和平民主的斗争。蒋介石本想立即发动内战,但因国内外舆论的反对,便转而采取一面积极备战,一面高唱和平的反革命两手来欺骗人民。在被迫进行重庆谈判和举行政协会议后,却不肯履行政协决议。1946年5月,以周恩来为首的中共代表团(对内是中共南京局)来到南京,与国民党继续进行谈判。同年6月23日,上海人民和平代表团来到南京下关,下车即遭到暴徒袭击。南京人民和全国人民纷起声援。7月,国民党政府发动全面内战;向解放区大举进攻。我党发出号召:以自卫战争粉碎敌人的进攻,

    1946年5月,成立了南京市委,陈修良为书记,刘峰为副书记。在市委领导下,将原来在南京工作的分散的党组织和党员统一领导起来。重建后的市委,汇集着来自解放区、敌占区和大后方等几个方面不同地区的力量,是一文强有力的队伍,准备根据新的形势作长期艰苦的斗争。

    1946年底,北平发生美军强奸北大女学生沈崇事件。翌年1月2日、3日,党领导了南京金陵大学、中央大学等校学生二千余人,两次游行,抗议美军暴行。

    2月,国民党政府通知中共代表团驻京办事处人员撤走,谈判彻底决裂,内战炽烈进行,物价飞涨,工资冻结,逼得人民活不下去。随之,陆续发生学生抢救教育危机,工人“饿工”要求解冻生活指数,教师罢教要求改善生活的斗争。5月,社会上已出现饥民抢米事件。这时,南京党组织认真贯彻了中央对蒋管区的工作指示:“在党的领导下,放手动员群众进行反、蒋反美的方针。”5月4日前后,南京及各地展开了五四周纪念活动。5月6日,中央大学教授会发表宣言,提出增加教育经费、改善生活待遇等五项要求。10日,中大学生为副食费不能维持伙食派代表到教育部交涉,无结果。13日,中大罢课,发起以要求提高公费待遇为中心的反饥饿运动,迅即得到本市及各地学生的呼应。15、16日,南京中央大学、戏剧专科学校、音乐学院与金陵大学学生先后到教育部、行政院请愿、游行。17日,南京学生通电各地大学,要求于5月20日同时举行游行。18日,国民党政府公布了《维持社会秩序临的办法》,不准游行。学生情绪更加激愤,决定坚持游行不变。在党的领导下,学生进一步提出“反内战”的口号。20日,南京举行了京沪苏杭16个专科以上学校学生的挽救教育危机、反饥饿,反内战大游行。当6千人的游行队伍以孙中山先生遗像和“和平奋斗救中国”的横幅为前导,高举“饿”、“向炮口要饭吃”、“反对内战”的标语漫画前进,行至珠江路口时,遭到国民党军警水龙,棍棒的残酷冲打,当场重伤19人,轻伤百余人,被捕28人。同日,  北平、天津万余学生举行了反饥饿、反内战大游行,天津学生也遭到镇压。成为“五·二○”血案。全国各地学生闻讯,纷起声援响应,共有20个省的大中城市学生罢课、13个城市学生游行,有些也遭到血腥镇压。学生运动反映了人民的心声,博得广泛的社会同情,各界人士纷纷慰问、捐款、发表声明,支持学生。毛泽东同志写了《蒋介石已处于全民包围之中》一文,指出:“中国境内已有了两条战线。蒋介石进犯军和人民解放军的战争,这是第一条战线。现在又出现了第二条战线,这就是伟大的正义的学生运动和蒋介石反动政府之间的尖锐斗争。”血腥的镇压,只能促使学生提高觉悟。在“五·二○”之后,全国学生更加团结起来,成立了全国学联。南京学生中加强了党的建设,进一步开展了助学运动,反迫害、争自治斗争,以后,又开展了“五·二○”周年纪念反迫害的斗争,以及中学生要求减免费的斗争。斗争有理、有利、有节,均取得胜利。

   “学生运动的高涨,不可避免地要促进整个人民运动的高涨。”南京工人运动和各阶层人民的斗争电在艰苦环境中开展。南京工厂不多,但在铁路、新闻、印刷、水电、邮电、市内交通以及军事系统和“资源委员会”系统的工厂,还有私营永利錏厂都发展有党的力量。党领导职工以反饥饿,争生存为中心,开展了多次罢工,怠工斗争。如全市印刷工人两次罢印,江南汽车公司工人免费“大请客”,三轮车工人“罢踩”,短期临时邮差罢送。特别是1948年7月2日的两浦铁路工人五千人游行请愿,要求补发米贴、按物价指数发放工资的斗争,影响国民党军运14小时,配合了前线的军事行动。这些斗争都沉重地打击了敌人,取得了胜利。南京的三千小学教师,因为美国教士和土兵毒打新生小学学生和教师而引起反美抗暴运动,得到全国舆论支持,迫使美军顾问团道歉、教士受处分,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1948年底,小学教师又因要求借给“活命资金”而罢教,亦取得胜利。

    1948年7月、8月,国民党政府在军事、经济、政治上已濒于全面崩溃,还在垂死挣扎,对全国学生进行了大逮捕。南京连同同年11月、翌年1月的大逮捕,先后4次,共计被传讯、逮捕学生228人,其中关押在狱的112人。党组织一面设法营救被捕学生,一面对已被注意的学生,工人中的党员、积极分子安排撤退。由于被捕学生坚持真理,进行了狱中斗争,由于学生和社会舆论的抗议,进步人士的营救,被捕学生均在解放前陆续释放(包括已判刑的在内)。

    1948年10月以后,市委根据上海局指示,转入以配合解放大军解放南京和准备接管南京而斗争的时期,主要是加强情报,策反工作,加强警察工作,调查研究,准备接管,里应外合,迎接解放。

    南京情报系统,以保卫地下党和配合解放军作战为中心,做了大量工作。他们及时将国民党的军运部署和江防部署详情报告上级或直送解放军前线司令部,使我军指挥机关对敌情了如指掌。在上海局领导下,和其他各条线的协同下,南京党取得了一条军舰“重庆号”、一架飞机(重型轰炸机,由俞渤等驾驶,飞抵石家庄),一个首都警卫师(国民党97师官兵一部),以及陆军部队一千余人等的起义成功。

    1949年4月1日,南京十一个专科以上学校学生6千人,在南京政府“和谈”代表赴北平之日,举行了争生存,争取真和平、要求实现中共八项和谈条件的大游行,竟遭到国民党政府军警特务的凶殴,在大中桥畔和总统府前,打伤194人,致死3人,是为“四·一”惨案,引起全国人民公愤,纷起声援。毛泽东同志为此写了《南京政府向何处去》一文。

    南京解放前夕,党领导群众在工厂、学校、机关等单位普遍组织了“应变会”、“联谊会’,开展了反搬迁、护厂、护校的斗争,向国民党政府要应变粮、应变款,并将设备、物资、档案等保护起来,一些工厂企业还坚持了生产。同时,有准备地在城区工人中组成了工人民主保卫队;在警察中选择思想较好的,以地下党员为骨干,组成了警察总队。两者共千人,4月23日,南京守敌潜逃,南京城比较完整地交到人民手中。在23、24日大军渡江时,南京党领导下的工人和进步的水上警察,曾组织11条巡艇、驳船、渡轮,过江去迎接解放军。解放时,全城水电、电讯通畅无阻。四天,就出版了《解放新闻》。加以,南京地下党除已撤退数百人外,还留下了1600余名党员;并早已对各机关、工厂、学校的人员、物资作了详细调查。这些,都为解放后接管工作的顺利进行创造了条件。

    南京城终于插上了五星红旗,人民做了主人。南京党组织,经历了建立,发展,破坏,恢复,再破坏,再发展等阶段,终于取得胜利。这个胜利是在上级党领导下取得的,是党的路线政策的胜利,是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是无数革命前辈和先烈,不怕艰难困苦,不惜流血牺牲,不断总结经验教训,才换来的。我们在追述这段革命历史时,应该学习和继承党的优良传统,为将南京建成为一座具有高度社会主义民主和高度社会主义文明的现代化城市而努力奋斗!(摘自《南京史志》1983年创刊号)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上一页]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