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志动态 > 工作动态 > 地方志 > 南京市

索心忠12岁参加红军,爬雪山过草地时为节省粮食 ——“救命炒面”倒在手心舔着吃

日期:2016-08-24 浏览次数: 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编者按 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在南京也生活着参加过万里长征的老红军。为让长征精神薪火相传,近日,本报记者随市方志办对部分老红军进行了走访和口述史记录。从今天起,本报推出“追寻红色足迹 弘扬长征精神——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栏目,记录这些老红军长征路上的故事。

  人物档案 索心忠,1921年6月出生,四川省旺苍县人。1933年6月参加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九十三师,随部队参加长征。全面抗战期间,随八路军115师344旅687团在太行山一带抗击日寇,后来进八路军总政电影团(延安电影团),从此长期从事电影放映工作。1949年4月下旬,参与接管南京,任南京文化电影局军管放映团第三电影队队长。后任大华电影院总务股长,其后历任南京市电影剧场公司电影科科长、经理等职。1983年离职休养。

  95岁的老红军索心忠家住鼓楼区。初见索老,他头戴一顶深色帽子,看起来精神矍铄。坐下不久,索老便取下帽子,指着头顶一块头发稀疏的地方说,“这里曾被一颗子弹擦过。”

  看到红军“对小孩子特别好”,12岁就参加红军

  索心忠12岁在家乡看到红军队伍“不打人不骂人,对小孩子特别好”,怀着这种朴素的好感,他参加了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九十三师。投身革命后,他了解到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是真正为老百姓打天下的,从此跟着红军越走越远。

  参加红军后,索心忠当过政治部通讯员,也做过医院护理员,给伤病员端饭、倒尿盆。当时四川地方军阀田颂尧、刘湘、邓锡侯等人,为阻止红四方面军与红一方面军会合,向红军发动了围攻,索心忠随大部队与敌人展开殊死搏斗。15岁的他被敌人的子弹擦伤头顶,由于伤处不能受寒,从此他一直戴着帽子。

  行军途中,只能倒一点炒面在手心里舔着吃

  回忆起漫漫长征路,索心忠最难忘的还是爬雪山、过草地的经历。他们翻越的夹金山,一年到头都是雪,人烟稀少,筹集食物很困难。

  过草地之前,红军给每名战士发了一斤多的炒面,大家称之为“救命炒面”。行军途中,尽管大家饥饿难耐,但也只能在每次休息时吃上一小口。为了防止不注意一口气吃没了,当时吃面都是倒一点在手心里,用舌头舔着吃。

  草地实际上是长满水草的大片沼泽,“到处都是水汪汪的”。长途行军时,仅能坐到“草墩子”上休息一下。大的“草墩子”可以坐五六个人,小的“草墩子”只能坐一两个人。沼泽里还有很多被草盖住的水坑,有些同志一不小心就踩到水坑里掉了下去,草又会继续覆盖住水坑,人就再也找不到了。过草地时,一路上都没有干燥的泥土,因饥饿或疾病牺牲的同志也很难掩埋。

  红一、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大家抱在一起痛哭

  由于伤员本身抵抗力差,再加上草地上气候多变等原因,最后能过草地的伤员不多。在艰难的行军转战之中,很多年轻战士牺牲时都没有留下名字。索老感慨地说,1980年他回老家四川,看到巴中的纪念碑上很多烈士连姓名都没有,只好刻上小名。这些无名的烈士,用自己年轻的生命铸就了长征的胜利,是今天的人们永远也不能忘怀的。

  尽管长征路上充满艰辛和困苦,但革命的理想却从未动摇过。索老记忆最深刻的是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的情景,他一再说:“最感动的就是那个时候,大家抱在一起痛哭”。这激动人心的一幕,深深定格在了索老的脑海中,在他回忆长征的伟大征途时常常浮现在眼前。

  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29日,索老随大部队抵达南京,参与了电影院的接管工作,从此开始在南京工作生活。回顾自己的长征经历,索老寄语今天的年轻人,要发扬长征精神,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上一页]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