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志动态 > 方志学会 > 地情研究

爱国爱乡的志坛耄耋——追记仇良矩先生

日期:2010-05-10 浏览次数: 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胡舜庆  杨献文 

  惊悉金陵文史界耆宿仇良矩老先生以九十高龄病逝(2010111日),令人不胜惋惜。这是秦淮及南京文学工作的重大损失。 

  仇老出生于金陵翰墨世家,其家族在南京文化史上有显赫声名。他的曾祖仇欣,字荣卿,善花鸟画,师法新罗山人,生动有致。又精治印,曾刻过欧阳修醉翁亭记,每句一印。他的叔祖仇继恒,字涞之,光绪十二年进士,曾创办陕西省第一所高等学堂(现西北师大前身),进入民国后任南京马路工程处总办,工诗文又喜书法。他的父亲仇埰,字亮卿,号述庵,南京近代著名词人,教育家,曾创办省立第四师范,培育英才无数,有《鞠讌斋词》等传世。 

  仇良矩老人家学渊源,博闻健谈,熟谙金陵文史掌故。1984年任秦淮区史志办公室副主任。在改革开放春风中,仇老和其他同事发起创办《秦淮夜谈》,十余年披荆斩棘,勤勤恳恳参与编务,并多方联络,积极组织文史界大批文稿,推动刊物健康发展,为保存乡邦文献不遗余力。词学家唐圭璋教授有《忆江南——〈秦淮夜谈〉颂》:“秦淮好,名胜播千秋。曲岸垂杨桃叶渡,雕簷飞翠媚香楼,画舫喜重游。”《秦淮夜谈》影响远播海外,成为秦淮区一张闪光名片。仇老曾谈到他父亲老友夏仁虎(枝巢)之子夏承楹(何凡)、林海音(《城南旧事》作者)夫妇从台湾来宁顺道走访时称赞《秦淮夜谈》办得有地方特色。史志办及《秦淮夜谈》继任者发扬光大,从中撷取精华编成《秦淮文萃》(由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此书不胫而走,受到读者广泛好评。 

  前些年,我们去《秦淮夜谈》送稿,那时办公条件使我们大吃一惊:夫子庙大成殿侧仄狭办公室内堆满成捆书刊,使人举步为艰。《秦淮夜谈》的几位编辑却安之若素,仇老热情接待,侃侃而谈。没有对文史工作执着热爱,编辑不可能不畏寒暑,每天到班的。 

  老人最后十年,适逢《秦淮区志》编纂工作再次启动,并荣任副主编。仇老喜不自禁,力主撰写《艺文篇》,以记载地区文脉,此议正与总纂意见一致,所成志文成为区志特色,与《常熟志·艺文志》在全省为仅见者。人物志至清代中后期人物即停写,原因在于无法确定名人居址、籍贯。老人回忆早年在秦淮河畔生活,细细地找出清末民国间有影响人物活动和居址,尤其象吴廷燮这样影响很大的人物,克服了修志当中诸多难题,续完人物志。民国时期南京夫子庙大成殿烧毁原因,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仇老提供口述史料:“当时,夫子庙丹墀两边,展览被击落的日机残骸,侵华日军看到,一气之下用火焰喷射器烧,连同大成殿烧掉了!”志办同志持不同看法,认为没有文字记载,孤证不能成立。后二年,美国一华裔学者来南京大学研究日军烧夫子庙原因等史实,沿着老人说法,查阅了民国《中央日报》,虽然夫子庙当年被烧之日该报已停办,但查到停办前该报1937918日消息:“九一八将在南京××、夫子庙进行《抗日漫画展》,并与军政部相关单位联络,届时展出抗战□利品(包括日本飞机残部等)。”这则消息证实了老人的记忆基本正确,由此推断展览日机残部之史实可以成立。这为南京夫子庙历史变迁留下了一条重要的史证。 

  仇老后半生很注意志坛的传承。杨献文任《秦淮区志》总纂时,曾得其20余年的指授,在其声情并至熏陶下,学习研究而慢慢地走上修志之路。平常,总有几位文史工作者和爱好者从其问难问业。老人逝前数月,失去听力,虽卧床然而仍有恃笔谈,饶有兴致地纵谈地方史事逸闻,如曾国藩不扰城南金沙井百姓,放弃三山街入口不走,而由铜作坊下轿,步行至名士汪士铎宅探访。清末南京有钱人家喜吃“外江水”,即商家用船到江中心取水,运至夫子庙等处售出,×钱一担,由担水人送至家中,以大缸盛之,再下明矾,用大棒搅动,待沉淀成清水后用之,水质甘美。今天观之,实则清洁卫生而已。谈及此类事,老人绘声绘影,爱乡爱志坛,其情已毕现。 

  上世纪90年代,仇老自费至金陵刻经处影印仇编《金陵词钞续编》,分赠有关单位及文史爱好者。晚清陈作霖(可园)编有《金陵词钞》。仇晚年有心把陈氏所不及见或遗缺词作,重新大力搜补成《金陵词钞续编》,为《金陵词钞》的延续! 

  难能可贵的是仇老在上世纪80年代,慷慨将祖传明代顾等作《鞠讌图》书画长卷捐献南京市博物馆收藏。此卷荟萃了明代中晚期南京地区著名文人集会唱和的诗画。卷中名家题咏联翩珠玉相辉。卷首文彭题《鞠》,后有王逢元绘菊石图,后依次为明代蔡羽、徐霖、罗凤、许、陈沂、顾璘兄弟,再后有清代程京萼、汤贻汾、朱绪曾、邓嘉缉、顾云翁、蒋师辙等人题跋或观款。近代仇得之于朱氏后裔作《秋霄吟》词题之,并以鞠自署斋号及词集。王东培应仇氏之请为此卷题七绝一首并书跋语。1984年仇埰哲嗣仇良矩先生将此卷捐市博物馆珍藏前,请当代吴白匋、唐圭璋先后为之题跋。这卷流传有序的稀世巨迹历经数百年保存完好无损。它不仅有极高的艺术价值,且具有珍贵地方文献价值,现为市博物馆镇馆之宝。其后他又将家藏无比珍贵古籍图书悉数捐赠金陵图书馆,充实了金图馆藏。这种化私为公,泽被后世的义举广为人们传诵。 

  仇老除为刊物大力组稿外,身体力行,自已也撰写了不少文章,已刊发的有《日本侵略军对南京民间文物掠夺罪行》、《秦淮琐言》、《夫子庙旧事》、《江宁县衙署的变迁》、《薛时雨秦淮轶事》、《闲话茶馆》、《乞丐的传说》等。不少文章为亲历亲闻,非抄摘历史资料者所能为,所以谈来真切感人。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上一页]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