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志动态 > 方志学会 > 地情研究

侵华日军对南京城市的破坏

日期:2015-04-09 浏览次数: 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193777日,日军在北平制造了卢沟桥事件,开启了全面侵华战争的序幕,并企图速战速决在三个月内灭亡中国。同年8月,日军又在上海发动淞沪战役,遭到了中国守军的顽强抵抗,恼羞成怒的日军决定扩大战争,进攻中国首都南京,逼迫中国签订城下之盟,尽快结束战争。

  193711月中旬,日军华中方面军分四路向南京方向进攻, 12 13日南京城失守。

  日军攻陷南京后,在南京施行了长达六个星期的烧杀奸淫,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事件,南京30万平民百姓遭到屠杀。与此同时,日军疯狂的对南京城进行轰炸、纵火、抢劫、侵占、捣毁、破坏,南京——这个具有2500多年建城史、450多年建都史的古城遭到了日军前所未有的蹂躏。

  日军对南京城的轰炸与纵火。 

  其实,早在南京大屠杀前,在1937815日,日军就开始了对南京城的无差别轰炸,几乎每天都有十几、几十架飞机在南京上空盘旋、轰炸。其轰炸的目标绝大多数是商业区、居民区、文教卫生设施和名胜古迹等非军事目标。日军的狂轰滥炸使得南京的工厂、学校、医院,铁路、矿山、水利设施、电讯、邮政.商店、民房、金融,公产私产等均遭受不同程度的毁灭和破坏。

  南京沦陷后,日军从中华门到下关江边,到处纵火,烈焰烛天,半城几成焦土。大火延烧区域,所有高大建筑及商店房屋均付之一炬,断垣断壁,焦土无垠。中华门到内桥,到太平路、新街口以及夫子庙一带繁华区域,大火肆虐达7周之久,繁华商业区数日就化为灰烬。德国大使馆的罗森在1938115日给德国外交部的报告中说:“日本军队放的大火,在日军占领一个多月之后至今还在燃烧,全城三分之一被烧毁。”

  日军对南京城的抢劫与侵占 

  日军进入南京城后,对南京城内公私机关企业及居民财物疯狂掳掠,日军士兵出没于大街小巷,挨家逐户,破门砸锁,肆意抢劫。私人住宅、公司店铺首当其中遭到劫掠。在南京城内,上至国民政府军政要人,下至普通居民的住宅均在日军洗劫范围之内,私人物品只要是能带走的无不在被抢之列,就连蒋介石的私产亦没有例外。日军第十六师团师团长中岛今朝吾在进入蒋介石官邸后,将蒋介石的财产据为己有,而后于中岛今朝吾进入蒋介石官邸的日军士兵,将许多已被中岛今朝吾贴上封条以示占为已有的物品,被这些日军士兵先下手劫走。南京城内各种型号的车辆、食品、服装、卧具、货币、手表、地毯和名画,只要珍贵值钱,大多被洗劫而去。同时,不值钱的物品也一样遭受洗劫。除在居民私人住宅内抢劫外,平时商业繁盛、店铺林立的马路、街道,如新街口、太平路、建康路、中华路等地,更是日军洗劫的重点目标。在主要街道,日本士兵在其军官的许可之下,有计划地对一家连一家的店铺门面进行捣毁,粮食、布匹、百货,见什么抢什么,所有商店的各种商品,日军一概劫掠占有。富户人家的箱笼衣柜统统都被劈开,发现值钱的东西立即抢走,看见皮大衣就用刀当腰一截,截成短袄穿在身上;家具门窗,大都拆下烧火取暖用了;而穷人家本来就面徒四壁,但是就连剩下的最后一块铜板、最后一床被子等微不足道的财产,也被日军洗劫而去。在南京市档案馆的馆藏档案里,有一份档案显示:平民家中的一瓶酱油、一只破碗、一个皮蛋都被日军劫走。此外,不顾国际影响,连在南京的外侨与各国驻南京的外交机构也不放过,日本士兵在抢劫这些地方的财物时,会把外国国旗或外国标志扯去,以掩盖其罪行。日本士兵的抢劫行动大多是在其军官率领下,动用卡车甚至是儿童车,直接到这些公司、店铺、住宅蜂拥而入,将所能劫走的物品全部运走,并将洗劫后的现场烧掉,以毁灭现场。

  德国驻南京大使馆秘书罗森在“南京局势及日本暴行”的报告中说:“在日本人数周之久的暴行虐施下,在他们大规模的劫掠下,南京城的商业区,即太平路周围的地区和所谓的波茨坦广场(指新街口)以南的整个地区变成一片瓦砾,废墟中只能零零星星地看见很少几栋房子的外墙没有遭到大的损坏。

  这些抢劫行为,既有日军士兵因军纪败坏而发生的个人随意抢劫,更有日军有预谋、有组织的抢劫,不仅持续时间长,而且为了达到抢劫及毁灭罪证的目的,更采取了不少拙劣的手段。例如,南京的文化典籍十分丰富,日军进入南京后,有组织的对南京的古籍图书珍藏情况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查,并于193836日至410 日,将从25个机关、学校搜掠来的图书用 310辆次卡车劫运而走。据资料统计,日军在南京大屠杀前后劫掠的公家图书之多,占战前南京公家图书总量的42万册的60%左右。其间,私人藏书也横遭劫掠,据统计,遭日军劫掠的数量达53118册。日军在南京劫掠的图书就超过当时日本最大的帝国图书馆的藏书总量。

  日军对南京城的捣毁与破坏 

  能够拿走的财物,日军不遗余力地抢劫、侵占,掳走运回日本;对不可移动的名胜古迹、宗教寺庙、铁路桥梁、工厂码头就进行疯狂的捣毁和破坏。

  中山陵是中国著名的风景区。自从19371210日南京保卫战打响后,日军为夺取中山陵园附近的中国守军阵地,动用坦克、飞机、大炮对中山陵园发动了猛烈的攻击,使中山陵园遭到很大破坏。南京陷落后,日军更是人为的对中山陵园进行大面积地捣毁。中山陵园内的陵园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中山文化教育馆、国父奉安纪念馆、孙中山家属守灵时用的永慕庐以及永丰社、桂林石屋、国民革命军阵亡将士纪念馆、藏经楼、中央体育场、革命历史图书馆、镶嵌刻有孙中山《三民主义》全文的138块嵩山青石碑或全部被毁或大部分毁坏。

  世界上最长的南京明城墙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在南京保卫战中成为日军重点攻击的目标,明城墙约三分之一被毁,中华门城堡箭楼被彻底摧毁。夫子庙是南京文化的典型代表,日军占领南京后不久就纵火焚烧了作为古代南京文教中心的夫子庙及其附属建筑群。

  南京数量可观的宫殿、寺庙、道观、祠堂、陵墓、塔碑、堡垒、炮台、园林、牌坊、亭台、水榭、祭坛、别墅、驿站、码头等文物古迹均遭毁灭。据不完全统计,抗战期间南京地区被破坏的历史文化建筑、遗迹及遗存至少有数百处。

  据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当时的调查统计,南京城内外各种房屋及屋内财产损失约7240万美元,而下关一处的损失就占47%以上。其中仓库、码头、库存货物损失占南京同类损失的50%以上。

  大量事实证明,对南京城的毁坏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贝德士在19371215日的记述中写道:……现已转变成日军在高级军官眼皮底下逐个铺面的系统破坏。不仅持续时间长,而且其为了达到抢劫及毁灭罪证的目的,还采取了不少的拙劣手段。魏特琳也在日记中写到:通常是在军官的指挥下,有计划地洗劫一空,然后纵火烧毁。据1941年日本公布的《中支那建设资料整理委员会业务概要》称:“(在南京)搜集有关的图书,装满卡车。每天(向地质)调查所搬入十几辆卡车的图书。在调查所主楼的一、二、三层房间里,堆积起了二百多座书山。”。

  美国大使馆官员根据留在南京的美侨提供的情况,并结合大使馆官员所作的调查,写了一份致美国驻华大使约翰逊的调查报告中,指出:“确信南京城中几乎没有一处财产能够免遭日军侵入和掠夺。校园、房屋、商店或建筑,不管它们属于外国教会,还是外国人或中国人所有,都遭到不加区别的侵入,并且或多或少地遭到抢劫和掠夺。”

  由于日军的暴行,南京老百姓对日军产生了切齿痛恨,1939年,金陵大学教授贝德士曾对80个不同职业、不同年龄和不同教育程度的南京市民做了一次问卷调查,其结果是:“在未来的50年中这个地区的人民决不会相信任何有利于日本的词语。日军的所作所为对每个家庭,包括那些为了不致饿死而在傀儡政府工作的人的生活伤害得太深了。”魏特琳女士也称: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9位邻居中,“没有一个人对日本人有一句好话,他们都深深痛恨日本人”。

  南京是中华民国的首都,1927年开始了大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建设,至1937年,是南京建设的“黄金十年期”。在这十年里,南京新建了一批中央政府机构及工厂、学校、医院、商店、公园,构建了一个现代化城市所必须具备的基本框架。开辟了四通八达的马路,构建了绿树成阴、纵横交错的主干道网,拓展了城市空间;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方兴未艾,兴建了水厂、电厂、灯厂以及通信设施,使得首都南京成了全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不仅党政机构林立、商贾云集、第三产业发达,而且人口数量大增加,南京大屠杀前,南京人口超过100万。至1937年日军进击南京前,这里已经是一座工业勃兴、商业繁盛、道路宽敞的初具现代化规模的城市,南京城市现代化进程大大加速。然而,日军的大规模劫掠和破坏,使得近代以来的南京城市建设成就毁于一旦。日军对市民家用及经营用的财产的劫夺、破坏,造成萧条的市场经济与大批陷于困境的失业市民,严重影响南京城市经济的发展,使其恢复重建面临重重困难。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上一页]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