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都南京 > 人物述林 > 访谈杂忆

孙越崎与邵力子——访原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当代工矿泰斗百岁老人孙越崎

日期:2017-09-09 浏览次数: 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邵黎黎 孙家轩/文
    孙越崎先生是国内外著名的矿业专家,曾任南京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经济部部长。他一生以实业救国为志,热爱祖国、热衷于开创有利于国计民生的工矿企业,不计较个人得失,不怕艰苦困难,但求事业有成。
    去年的金秋十月,因没订到赴京的车票,未能前往北京参加孙越老百岁华诞祝寿的活动。今年六月,家轩赴京的当天下午,他就赶到复兴门外部长楼去看望孙越崎老伯。一进孙府客厅时,就见江泽民总书记与孙越老的合影彩色照片挂在客厅正面墙上。这幅被镶进玻璃镜框的彩色照片上,有江总书记亲笔题签:“孙越老百岁寿辰留念”。江泽民总书记送给孙越崎这幅纪念照片,是当时中共中央统战部长丁关根代表中共中央到孙越崎家中向他祝贺百岁寿辰时送给的。
    1992年10月15日,全国政协礼堂三楼大厅。咖啡色的帷幕上,一幅硕大的红底“寿”宇,金光灿灿,令会场熠熠生辉,前来为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名誉主席孙越崎祝贺百岁寿辰的人们,兴奋地交谈着,等待着。
    哦,来了,整整跨过一个世纪峥嵘岁月的孙越老来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顿时涌过大厅。孙越老面色红润,神采奕奕,坐在轮椅上以他惯有的慈祥的目光,注视着他所熟悉的一张张笑脸。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雷洁琼,全国政协副主席谷牧、钱正瑛、卢嘉锡、王光英,中共中央统战部、民革中央及兄弟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的负责人刘小平、贾亦斌、彭清源、李赣骝、沈求我、叶笃义、陈舜礼、孙孚凌、吴克泰、方荣欣等,中国统配煤矿总公司、中国石油天燃气总公司的负责同志一一上前握住孙越老的手,衷心祝他生日快乐,健康长寿!
    全国政协副主部谷牧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盛赞孙越老“是一位对祖国有突出贡献的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楷模”。钱正瑛副主席在讲话中称孙越老为“我们的父辈与长辈”,她发自肺腑祝愿孙越老“健康长寿与大家一道迎接即将到来的二十一世纪”。
    谷牧同志代表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向孙越老赠送了精致的寿礼——一幅出自著名书法家刘炳荣先生手笔挂轴。挂轴上书:爱国为民耿耿忠心,经济兴邦拳拳赤忱。
    孙越老精神矍铄,笑容满面,他高兴鼓掌,委托其长子孙竹生代为致辞,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为他祝寿,他满怀信心地表示:我愿与大家一起奔向更美好的二十一世纪!
    孙越崎先生是浙江绍兴同康村人,1893年10月16日出生。原名“毓麒”,后改名“越崎”,是有弃旧图新之意。他4岁丧母,倚祖母长大。父亲是个秀才,去黑龙江作官府幕僚。17岁时考入绍兴简易师范学校,毕业后,于1913年到上海投奔我的祖父邵力子先生。经邵力子推荐考入复旦公学。当时邵力子先生为复旦公学的董事并教授国文。他与邵力子既是绍兴同乡,又是邵孙两家沾着点远亲。孙越崎复旦公学毕业后,1916年入天津北洋大学采矿科,想走实业救国的道路。五四运动时,孙越崎是北洋大学的学生会会长,他能积极参加天津学生爱国运动,这是受到邵力子对他的教育和感召所致。当孙越崎在五四运动中奔走活动,领着天津北洋大学学生们投入伟大的五四爱国运动,他成了帝国主义和军阀的眼中钉,然而租界的洋人和军阀勒令校方开除了他的学籍,还驱逐他出天津。邵力子得悉后,当即写信介绍他去北平找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先生那里求帮助(蔡元培与邵力子既是绍兴同乡,蔡又是邵在南洋公学时的老师)。经蔡元培先生帮助,孙越崎转入北京大学采矿科。1921年北京大学毕业,孙越崎先到黑龙江省创办穆棱煤矿(现鸡西矿务局所属),从矿山测量到设计生产,做了大量的技术工作,后于1929年初,去美国加州史丹福大学留学深造,取得硕士、博士学位。在他出国赴美留学,到上海上船去美国时,路过南京,拜访阔别多年的老师邵力子。那时邵力子任蒋介石总司令部的秘书长(总司令部设在南京三元巷)。见面后,邵力子先生语重心长地对他教导,勉励他学成之后要为苦难的中国多做贡献,为人民造福。孙越崎至今还铭记在心中。1932年他学成回国后,因九·一八事变,东北全部沦陷,他作为一个有热血爱国者,从哈尔滨经苏联全家举迁到了南京。经邵力子介绍推荐结识了翁文灏先生。不久,他便参加了当时参谋本部所属以蒋介石为委员长的国防设计委员会(即资源委员的前身)工作,这个委员会碰巧也就设在三元巷蒋介石总司令部大院内。他向邵力子求教的机会便多了。后来邵力子去西安做陕西省政府主席,有时回南京来,孙越崎也每次都去看他,向他求教。
    1933年国防设计委员会派孙越崎到陕北的延长、延川、延安一带调查油矿资源,准备进行钻探,他首先致电邵力子先生请予多方协助。那时陇海铁路只通到潼关,邵力子就由西安派人来到潼关来接他,他先任陕北石油勘探处处长,后又应翁文灏之邀,去河南焦作担任中源煤矿公司总工程师、总经理职务。抗战时期,当时任国民党政府经济部长兼资源委员会主任委员翁文灏决定开发玉门油矿成立甘肃油矿局,任命孙越崎为总经理。抗日胜利后,孙越崎先接翁文灏的经济部长,后接钱昌照的资源委员会委员长。1947年7至9月,孙越崎去东北视察资源委员会所属工矿企业。在东北他亲眼目睹一切,使他感到共产党一定会胜利,国民党一定要覆没。回南京后有一天,他去约钱昌照谈心,说:“你辞去资源委员会委员长职务,现在没事做,是可以设法去解放区?”钱问如何联系?于是他们俩就去找了邵力子先生,因孙越崎与邵力子相知较深,不会泄密,绝没危险,而且他了解邵力子与共产党人一直保持联系。他们去找邵力子之后不久,钱昌照先生先出国欧洲,后从香港去了东北解放区,后又来到北平参加新政协筹备。
    1949年4月1日,南京和谈代表团北上前那天晚,邵力子与夫人傅学文特到孙越崎府上。邵力子说:“有一件事,我们二人考虑再三,解决不了,特来请你给我们出个主意。”邵力子接着继续说:“现在和谈问题,蒋介石在奉化背后操纵,李宗仁失去自主权,看来和谈是不一定有成功希望的;和谈不成,我不会再回南京,这点你是知道的。因此学文一定要同我一起走,但现在外面已有谣言,说我不是去和谈的,而是去出卖国民党的。如果学文同我一起走,谣言将更大,对和谈更不利。不走吧,她一人在南京有危险,弄得进退两难,你看怎么好?”傅学文接着说:“我一人不敢留在南京,我要一起走。”孙越崎说:“邵夫人如果一起走,我想诚如邵先生说的,谣言将更大,对和谈更不利,和谈不成,邵先生当然知道得最早,现在正是换季的时候,届时打电报给我说‘要衣服’。我负责代买飞机票,第二天一定送邵夫人去香港转去北平,保证她无危险。”他们二人同意了。大约十天后,傅学文在李宗仁派去北平私人代表刘仲华专机从北平回南京又返北平时,在孙越崎的周到安排下,傅学文终于从南京飞赴北平。
    在李宗仁私人代表刘仲华回南京时,邵力子托刘仲华飞回南京时,给南京、上海朋友带回来一包信,要孙越崎转交。当然也给孙越崎写了信。信中谈了形势,要他作好迎接解放的思想准备。还要孙越崎能千方百计的保护好厂矿企业的财产。孙越崎与邵力子师生情谊深,当然他心领神会。在全国解放前夕的关键时刻,孙越崎冒着生命危险,毅然果断决定将资源委员会所属的遍布全国的、数以千计的大工矿企人财物完整交给人民,并将当时价值近两千万美元的进口全新煤矿设备从上海抢运武汉、长沙、株州和湘赣各矿,为新中国的建设作出突出贡献。
    不久,和谈破裂,解放军迅速过江。4月22日,国民党政府行政院长何应钦,秘书长黄少谷先后打电话要孙越崎到何应钦家里,对孙说解放军已渡江,要他们所有的人今天下午一定要坐飞机离开南京。孙越崎于当天下午飞到上海,3天后转广州,5月1日抵达香港。孙越崎在香港写信给在北平的邵力子先生。邵力子当即把孙越崎来信转告周恩来总理。周总理说:“欢迎孙越崎先生随时可到北平来。”经周总理关心过问,孙越崎与在香港的乔冠华取得了联系。1949年6月,孙越崎辞去国民党政府经济部长兼资源委员会委员长的职务,本来可即来北平,但因与香港中共地下党联系过,为策动和组织资源委员会设在香港的国外贸易事务所员工们起义,将在港所所有钨、锑、锡等有色金属外销产品移交人民,直到1949年11月该所起义时,他才带着家眷北上,经青岛转天津到北京。邵力子先生夫妇特到北京车站接他,两天后,孙越崎就受到周恩来总理亲切的接见。
    越崎老人今年已寿高一百有一,鹤发童颜,可称人瑞;每次见他都是精神矍铄,兴致勃勃,了无老态,又能说,记忆力特好。说起话滔滔不绝,说起邵孙两家如数家珍。他说:“吾爱吾师(指邵力子),吾更爱社会主义新中国,当今盛世太平,国强民富,这要归功领导我们改革开放的邓小平先生。如果现在要评中国近代伟人,第一伟人要评选毛泽东,是他缔造共产党,建立新中国。第二伟人就要评选邓小平,是他领导搞改革开放,使落后贫穷的中国能赶超世界先进国家,老百姓富起来了。”(1993年9月1日于南京)(摘自《南京史志》1994年第1期)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上一页]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