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都南京 > 人物述林 > 足迹金陵

清末四公子之一陈散原

日期:2017-07-15 浏览次数: 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苏昌辽
    散原老人陈三立(1852~1937)字伯严,江西修水人。清光绪十五年(1889)己丑科中进士
,以主事分吏部行走。但老人淡于荣利,通籍后,累十年不就职,而以诗歌、古文辞自娱,时与湖北巡抚谭继询之子谭嗣同、江苏巡抚丁日昌之子惠康、广东水师提替吴长庆之子保初合称清末“四公子”。
    戊戌变法时,其父陈宝箴任湖南巡抚,行新政,开全国疆吏之先。当时三立随侍其父在省城,积极赞助。不久戊戌变法失败,被戮六君子中,刘光弟、杨锐皆为陈宝箴所保荐,被西太后旨斥:“陈宝箴以封疆大吏,滥保匪人。”三立也以“招引奸邪”等罪,一并革职,永不叙用。陈氏父子革职后,即离开湖南,回江西原籍。返江西时将老母黄太夫人的灵柩随运,葬南昌县西散原山。并筑墓庐,自号散原老人。自此,老人遂从新潮流中退出,以诗自慰,“凭栏一片风云气,来作神州袖手人。”达四十年之久。
    老人诗格艰涩奇崛,为同光体诗坛领袖。当时“诗界革命”的倡导者梁启超等对他的诗非常倾倒。梁启超说:“其诗不用新异之语,而境界自与时流异,醲深俊微,吾谓于唐宋人集中,罕见其比”。汪辟疆撰《光宣诗坛点将录》以老人比作“诗坛都头领、天魁星及时雨宋江”。可见对老人在诗坛地位推崇之至。老人治古文辞,也独具工力。虽守桐城义法,而深邃过之。当时从老人学诗者甚多,老人也乐于授业。著名的弟子有袁思亮、李国松、陈祖壬三人,号“义门三杰。”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庚子四月,应友人薛中伯之约,老人挈眷来金陵,赁屋寓珠宝廊(今建邺路、中山南路、白下路交接处)。寓后有河房(南京俗谓河厅),临秦淮支流仓城河上。日与薛申伯、顾石公、缪筱珊、徐积余、俞恪士等诗酒游宴。《散原精舍诗集》即以是年之诗为开始。
    翌年,经友人介绍,老人第二次赁屋中正街(现改名白下路)刘世珩屋。刘世珩号遽卿,安徽贵池人,广东巡抚刘瑞芬之子。刘瑞芬曾充出使英、法、俄、比、意等国大臣,故南京人称为“刘钦差”。刘家本宅在城西新桥殷高巷内,房屋共有九十九间半,南京之巨宅也。中正街屋乃其别业,亦宽敞。(后一度为交通旅馆,南京钟英中学即在此创办),厅后有雅室,曰“偏心斋”, 原为遽卿藏书之所。老人起居其间,以诗文自娱。门人后辈,以诗文登门请益者更络绎不绝。
    光绪二十九年五月,柳诒徵、陶逊等有感于当时科举以八股文取士制度之腐败,不足以富国图强。倡改在南京创办一所新制小学,苦无校舍,乃与散原老人商洽,老人极为赞同。即以其家熟学生修脯,移就设学于老人寓庐。后院八府塘侧,并雪广圃,平为操场,取名“思益小学”。课程除读经外,设有历史、舆地、算学、格致、体操、音乐、图画等,是南京有新制小学之开始。教席除柳诒徵、陶逊外,还聘请溧水王瀣、湘潭周印昆等名流,学生除陈氏子弟、夫人俞氏子弟外,还有周馥之孙周叔弢,杭州朱子涵之子朱伯房及丹徒茅以升、茅以南兄弟等乡宦世家子弟。学生入学仍留辫发,穿制服。时张之洞任两江总督,驻南京。闻之,深表赞许。后端方来宁任两江总督时,以散原老人为清流领袖,蓄意笼络,特具奏请表扬。且曾亲到小学视察一次。学生着制服,列队操演,行举手礼,精神焕发。端方甚为得意,并赠学生每人文房四宝一份,以为嘉奖。
    至八国联军庚子乱后,慈禧太后等由西安“回銮”至北京。在太后“圣寿”那天,曾下诏赦戊戌维新党人。除康(有为)、梁 (启超)外,所罢黜官吏,皆开复原职。但散原老人始终无意仕进。光绪三十三年七月,袁世凯入军机,主张君主立宪。意欲修好戊戌党人之旧怨,举陈三立为资政院议员,老人婉言推谢不就。袁氏又讬老人旧友署直隶布政使毛实君、署保定知府罗循正、“四公子”之一吴保初等,在天津发电,邀请老人北游。老人复电云:“与故旧聚谈,固所乐为,但决不入帝城。非得三君誓言,决不启行。”三人遂再联名复电:“止限于旧交之晤谈,不涉他事。”故老人于羿年四月下旬至保定,再至天津,探望旧友,赋诗纪赠,始终未入北京城。  
    光绪三十年(1904年),美国举办散鲁伊斯博览会,清廷正式派官员参加,以开眼界,推动实业改革。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端方任两江总督,思想趋向洋务。先后曾设学堂,办警察,造兵舰,练陆军。又奏请在江宁(南京)举办“南洋劝业会”。湖南工商界亦派专人携物来宁参加,并获好评。因思念湖南实业之振兴,为散原老人父子在湘提倡所致,乃联名禀请徵辟散原老人任官职,又倡议为陈宝箴铸一铜像,散原老人皆坚决辞谢。后湘籍绅商,得知老人在宁,尚无房产住宅,乃集资二万元赠老人,作为购建住宅之用。六个月后,南洋劝业会闭幕;会场拆除,所有临时房屋,皆任人标购,取值甚廉。老人乃买得建房木料等,准备自建住宅。
    先是,老人颇爱清溪上游之东岸,半边街(今公园路)复成桥临河一带,风景幽静,后因临河起屋,须砌驳岸,费工太大。乃应妻兄俞铭震之约,与其所居之“俞园”结比邻。最后勘定青溪上游之西岸,西华门头条巷。翌年落成,构屋十楹,有回廊、花径,后临青溪,杂莳花木,夏季尤宜。榜曰“散原精舍”’,亦称“金陵别墅”,是老人在金陵之第三次迁居也。
    居数月,辛亥革命爆发。武昌首义,各省响应。清廷为加强南京的防守,城内改由张勋辫子兵接防。张勋藉口搜捕革命党人,逐日闯入民家,翻箱倒笼,掠夺财物。凡见有剪去辫发之青年及着学生制服之少年,皆指为革命党,加以逮捕杀害。南京城内,人心惶惶,不可终日。老人乃挈家人,暂去上海避之。
    民国肇兴,南京为临时大总统所驻之处。人心欢乐,秩序安定。民国二年春暮,老人又挈家眷返南京,从此,老人经常来往于南京、上海、南昌间。民国十一年(1922)年九月二十一日,散原老人七十寿辰,沈曾植、冯煦、康有为等有名之诗家皆前来祝贺。老人家学渊源,长子衡恪为近代著名画家,子陈寅恪为一代史学大师。
    民国十二年(1923年),夫人俞氏与长子衡恪相继病殁。老人哀伤过甚,乃去杭州,寓西湖净慈寺养病。两年后,葬夫人及长子于杭州牌坊山。民国十八年(1929年)十月,老人携五子隆恪夫妇,暨女孙小从,自上海至九江,登庐山,寓牯岭。翌年,又在牯岭松树林自营“松门别墅”为寓居。门前有巨石,如卧虎形,老人书“虎守松门”四大字镌之。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冬,老人下山去北平(北京),寓西四牌楼姚家胡同。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后,日军侵入北平,欲招致老人,游说面端皆不许,终日忧愤,疾发,又拒不服药,于旧历八月初十逝世,享年八十五。抗战胜利后由次婿俞大维归葬杭州牌坊山。
    散原老人自1900年来南京,至1929年去牯岭,前后共寓居金陵二十九年。他创作了《散原精舍诗》及《散原精舍文集》约几十万字。他的诗代表了清末民初一大批士大夫对现实失望颓废又无可奈何的悲观情绪,在当时影响较大。在艺术上则表现为“避俗避熟,力求生涩”以生硬晦涩的遣词造句表达诗意。如他的《移居》诗云:“江南羁客身伧父,索得池亭值几钱,径自携家就佳处,不成辟世倍潸然。禽鱼许识买邻意,水石犹能照眼妍,片念微茫千劫换,一椽人海阅枯禅。”这种感伤无力、曲折隐晦的情绪对那些失意落魄的士大夫是别有一番滋味的。(摘自《南京史志》1985年第2期)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上一页]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