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都南京 > 人物述林 > 古代人物

孙权

日期:2017-07-05 浏览次数: 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目 录

一、家世与生平

二、继父兄之业建立东吴政权

1.时势背景

2.创建政权

3.东吴疆域

三、定都建业

1.地理因素

2.社会因素

3.风水因素

四、治国方略

1.“保江东”、“观成败”的立国方针

2.灵活的外交策略

3.务农重谷的经济措施

4.保障豪族利益的各项政策

五、后世评价

六、执政故事

1.善谋

2.劝学

3.重情

4.纳谏

5.识义

6.节俭     

七、相关遗存

1.石头城

2.冶城

3.孙陵冈

4.建初寺

八、孙权大事年表

 

 

公元3世纪初至6世纪末,孙吴、东晋、宋、齐、梁、陈6个王朝在南京建都,前后320多年,史称六朝。六朝上承两汉,下开隋唐,在中华文明史上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六朝史上第一个皇帝,就是吴国的创建者孙权,史称吴大帝。

一、家世与生平

孙权(182~252),字仲谋,吴郡富春(今浙江富阳)人,孙坚之子,孙策之弟。“兄策既定诸郡,时权年十五岁,以为阳羡长。”东汉建安五年(200),孙策遇刺身亡,孙权继承父兄事业,苦心经营江东。与刘备联合,大败曹操军队于赤壁,逐渐形成了三国鼎立的局面。建安十六年(211),将治所由京口(今江苏镇江)迁至秣陵(今江苏南京),次年改名建业。魏黄初二年(221),因与刘备争夺荆州,以荆州鄂城(今湖北鄂州)为政治中心,改名武昌,次年于此称吴王。东吴黄龙元年(229)四月,孙权在武昌称帝,九月,迁都建业,开创了南京建都的历史。

孙权规划、建造了建业都城,“周二十里十九步”,并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功能划分,主次分明,井然有序,为日后南京城市的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设置农官,推行屯田,积极发展农业生产,禁止官吏在农忙时征调农民服役,以保证生产时间;兴修水利,疏浚和扩大秦淮河水域,开凿破岗渎、运渎、东渠、潮沟等,对开发建业和整个江南地区作出了重大贡献。孙权还大力发展造船业和航海业,曾派人浮海远涉夷洲(今台湾岛),开启了大陆与台湾正式交往的历史;又遣使前往高丽(今朝鲜)、扶南(今柬埔寨)、林邑(今越南中部)及南洋群岛诸国,建立起广泛的对外联系。孙权晚年性格多疑,果于杀戮,大臣将士心存不安,加之在继承人问题上处置不当,致使吴国的辉煌没有持续发展下去。

东吴太元二年(252),孙权病逝,谥大皇帝,庙号太祖,葬钟山(时称蒋山)南麓的蒋陵,蒋陵所在的山遂名孙陵冈,即今之梅花山。

二、继父兄之业建立东吴政权

1.时势背景

东汉末年,中原大地爆发了以张角为首的黄巾军起义。东汉朝廷急忙派皇甫嵩、卢植、董卓等率兵进行镇压。同时,宣布取消党禁、赦免党人,调动所有地方武装向起义军发动进攻。于是各地世家大族、地方豪强、州牧郡守在镇压义军的过程中,逐渐发展成为一大批地方军阀集团,“大者连郡国,中者婴城邑,小者聚阡陌,以还相吞灭”(《三国志·魏书·文帝纪》),最终形成军阀混战的局面,阶级之间的斗争演变为统治阶级内部的武装冲突。江东孙氏集团就是这一历史背景下的产物。

2.创建政权

东吴政权的建立,是经过三个人的手完成,草创者是孙坚,开创者是孙坚长子孙策,创建者是孙坚次子孙权。父子三人前赴后继,不断推进,终于完成了建国大业。

孙坚(156~192),少为郡县小吏,在与黄巾军的战斗中屡立战功,多次获得朝廷的嘉奖,升任长沙太守,封乌程侯,成为一个有影响的地方实力人物。后与袁术联合讨董卓,政治上以“为国家讨贼”而赢得声誉,军事上以勇猛著称,并发展至数万人。汉献帝初平三年(192),遵袁述之命进攻荆州刘表,被刘表部将黄祖射死,“年三十七”,其部众由孙策统领。

孙策(175~200),字伯符,人称小霸王,“性阔达听受,善于用人”,“江淮间人咸向之”。在张昭、周瑜等人的帮助下,孙策率领父亲的部众,利用曹操、袁术之间的冲突,攻城略地,迅速扩大实力。建安四年(199),攻下豫章(今江西南昌)、庐陵(今江西吉安)和庐江(今安徽庐江)等地,江东之地尽为所有,东吴政权的根基初步奠定。次年,被刺身亡,时年二十六岁。死前,遗命张昭等:“中国方乱,夫以吴、越之众,三江之固,足以观成败。公等善待吾弟。” (《三国志·吴书·孙策传》)从此,创基立业的接力棒交到了孙权手上。

孙策死后,孙权面临的形势十分严峻,“是时惟有会稽、吴郡、丹阳、豫章、庐陵,然深险之地犹未尽从,而天下英豪布在州郡,宾旅寄寓之士以安危去就为意,未有君臣之固”。(《三国志·吴书·孙权传》)孙权深知,只有“建号帝王,以图天下”,就是树立明确的政治目标——建立自己的政权,才能取得“君臣之固”和政治上的一致。于是,孙权采取了务实而不务名的政治策略,打出了两张牌:一方面接受曹操控制的汉朝廷授予的讨虏将军、会稽太守等官号,表面上听命朝廷的安排,为自己赢得宽松的政治环境和发展的时间;另一方面“举贤任能,各尽其心”,以张昭、张紘、周瑜、鲁肃等为辅佐,扩充地盘,壮大实力,进一步巩固孙氏集团在江东的利益。

富裕的江东一直是曹操想占领的地方。当他在官渡击败袁绍后,巩固了北方统治,立刻挥师南下。建安十三年(208),曹操进占荆州,以号称八十万的兵力(实际只有二十多万)意图席卷江东,消灭刘备、孙权的势力。形势危急,意见分歧,在内部形成了主战和主降两派。是战,是降,必须作出选择。孙权迎来了上任以来最大的、也是最危险的考验。一旦失败,江东基业便“樯橹灰飞烟灭”,不姓孙而姓曹了。这时,孙权力排众议,挥剑斫桌以示决心,采纳了周瑜、鲁肃等主战派的意见,联刘抗曹,决不退缩。孙、刘联军与曹操对垒于赤壁,一个水上,一个陆上,水陆夹攻,一举打败了强大的不可一势的曹军。

赤壁大战是中国战争史上著名的一个战役,决定了中国历史的走向,从此之后,魏、蜀、吴三国鼎立的局面逐渐形成,天下三分,中原曹操,巴蜀刘备,江东孙权。

建安二十四年(219),孙权夺取了荆州,确立了在长江上游的势力。至此,正式建国称号的条件已经成熟。建安二十五年(220),曹操死,其子曹丕接任,在洛阳称帝,国号魏,年号黄初;次年,刘备在成都称帝,国号汉(史称蜀汉),年号章武;第三年,也就是魏黄初三年(222),孙权在武昌(今湖北鄂州)称王,国号吴,年号黄武。黄龙元年(229),在江东大族的“劝进”之下,孙权去王称帝,旋即迁都建业。

3.东吴疆域

孙策时期,随着统治地区的扩大,为了便于管辖,于建安四年(199),分豫章郡为豫章、庐陵(今江西泰和西北)二郡。至此,东吴拥有了江东六郡:会稽郡、丹阳郡、豫章郡、庐陵郡、吴郡、庐江郡。六郡基本上涵盖了今天长江中下游地区。

之后,孙权采取了确保江东,坐观成败,竭力在长江以南扩大地盘。内以剿抚山越为主,外则伺机拓地。

赤壁之战后,曹操败北,荆州由孙权和刘备分割。在江淮地区,孙权与曹军展开了拉锯战,争夺控制权。同时,派兵向岭南进军,招抚了占据广州(今两广地区)、交州(今越南北部)诸郡的士燮兄弟,广、交二州均归东吴统辖,其势力由江南延伸至闽越、岭南地区。

荆州事关东吴在长江上游的安全,孙权一直想占为己有。建安二十四年,吕蒙袭击荆州,杀蜀将关羽,孙权终于如愿以偿占领荆州全土。孙权称王时,长江三峡以东,尽为东吴所有。长江以北,经过与曹魏反复争夺,东吴疆界大致可以推到居巢(今安徽桐城南,属庐江郡)。孙权迁都建业时,其疆域达到最盛时期。

黄龙二年(230),孙权派将军卫温、诸葛直率甲士万人,浮海抵达夷洲。赤乌五年(242),孙权又派将军聂友、校尉陆凯率水军远航珠崖(今广东徐闻)、儋耳(今海南岛儋耳,音dāněr)。这些地方相继纳入了吴国的版图,但是,是否在这些地方建立了完整的、制度化的统治,还没有确切的史料加以说明。

东吴的行政区划,基本沿袭汉代的州、郡、县三级制。辖有四个州:杨州,统14个郡和毗陵典农校尉、庐陵南部校尉,共计138个县,范围包括今天江苏、安徽二省的南部,浙江、江西、福建三省大部,以及湖北省东端;荆州,统16个郡,共计107个县,范围包括今天湖南省全部及湖北省北部,兼有广东北部、广西及贵州的东半部;交州,范围包括今天广东西南部及越南北部;广州,统6个郡和合浦北部尉,共计43个县,范围包括今天广东、广西二省的大部。

南京属建业县,建业县属丹阳郡,丹阳郡属杨州。丹阳郡的郡治、杨州的州治后来都迁到了建业,故南京历史上也称丹阳、杨州。

三、定都建业

建安十六年(211),孙权自京口(今江苏镇江)徙治秣陵,次年,改秣陵为建业,取“建功立业”之意。并筑城于楚金陵邑故址,用作军事基地,称石头城。

后为了争夺长江上游的统治权,便于靠前指挥,孙权将自己的治所办到了鄂州,并改名武昌(今湖北鄂州)。黄武八年四月甲申(229年5月11日),在武昌称帝,改元黄龙。九月,迁都建业。时童谣云:“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宁就建业死,不就武昌居。”说明建都武昌,大多数人持有不同意见,包括孙权本人,仅是权宜之策,不然他不会很快就决定迁都建业。

孙权选择建业作为都城有其深刻考虑,是综合地理、政治、经济和风水等诸方面的意见而作出的决定。

1.地理因素

建业地形险要,西北濒临长江,当时江面宽达40里,是难以逾越的天堑,是为天然屏障。曹操伐吴,失败的最大原因就是长江,“士马不能逞其能”,“武骑千群,无所用之”。曹丕伐吴,行至广陵,面对长江波涛汹涌,发出慨叹:“嗟呼,固天所以隔南北也。”

沿江从西南往东北,三山、石头山(今清凉山)、马鞍山、卢龙山、幕府山、摄山等绵亘不绝,居高临江,易守难攻。石头山建有石头城,其上筑有烽火总台,可以迅速传递警报。

大江之中,有许多沙洲(如长命洲、张公洲、白鹭洲、蔡洲)等形成夹江,可作水军基地。孙权曾对刘备说:“秣陵有小江(即夹江)百余里,可以安大船,吾方理水军,当移居之。”(《三国志·吴书·孙权传》)对于以水军立国的东吴政权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

由建业东下出海,对外联系亦为方便。

2.社会因素

其一是政治因素。孙氏是江东地区不以文化见称、而以军功出名的次等士族。其代表人物孙权以江南为根据地,拓展势力,得到了三吴(地名合称,魏晋时称吴郡、吴兴郡、会稽郡为三吴)望族顾、陆、朱、张的支持;而日后协助孙权建立帝王之业的人多半是南迁的北方豪族,如彭城张昭、庐江周瑜、临淮鲁肃等。为了使南北士族携手合作,共同扶植新政权,孙权既要避免选择三吴望族聚居地吴,同时又要考虑迎合三吴望族乡土观念,于是放弃经营多年的长江上游都城武昌,定都建业,使各方力量团结协作,和平共处,与曹魏、蜀汉相抗衡。

其二是经济因素。经济条件要求都城附近是一片富饶地区,足以在较大程度上解决统治集团的物质需要,无需或只需少量仰给于远处。吴国境内以三吴地区最为富庶,“一岁或稔,则穰被京城”,也就是说一年熟,东吴足。所以,从经济上讲,当时的三吴地区可以与北方的关中、河东地区相提并论,为东吴政权的经济命脉,军国所需全部仰仗于此。

其三是军事因素。从军事上说,基本上可以达到抵御北方的进攻、稳定政局、偏安江南的目的。当时,以建业为中心,杨州为根本,先后建立了寿阳、荆州、襄阳、京口、广陵、历阳等一批军事重镇。在战争不断的时期,建业不仅有军事防守的凭借,也有指挥全局的条件,在多层防线的保护之下,一国的政治中心始终处于较为安全的状态中。这也是在孙吴之后,东晋、宋、齐、梁、陈选择建业为都的重要理由。

3.风水因素。

秦统一中国后,就盛传东南有王气。三国时期,王气就特别指向了建业。孙权的重要谋士张紘就说,“金陵地形有王者都邑之气”,“天之所命,宜为都邑”。《建康实录》转引《吴录》,说:“刘备曾使诸葛亮至京,因观秣陵山阜,曰:‘钟山龙盘,石头虎踞,此乃帝王之宅也。’”孙权是同意这一说法的,当刘备也劝他都建业时,不仅“深善之”,而且立刻表示:“智者意同。”

金陵王气是什么呢?有无具体的指向呢?金陵王气,就是指建业的山川形胜。

南京市地方志办公室新近出版的《南京通史·六朝卷》从中国古代的风水观念对此作了较为详尽的解释。建业的山川形胜非常符合中国古代城市基址选择“负阴抱阳、背山面水”的风水观念,对照六朝建业城的地理环境,“建业城西北部和北部有护山——马鞍山、四望山、卢龙山、幕府山、大壮观山和直渎山,正北面有主山——覆舟山和鸡笼山,东有青龙——钟山,西有白虎——石头山,南有秦淮河水环绕,隔水近处有案山——石子岗(聚宝山),远处有朝山——牛首山,龙穴——建业城就处在这一系列山水环绕的中央。”

不难想像,孙权选择这里作为都城确实是经过一番实地调查和踏勘,建都于此,为政权的长治久安、传之久远而起到有益的帮助。

四、治国方略

孙吴政权共历四帝,计59年(222~280),其中孙权在位即达31年(222~252)之久,他为吴国政权建设和经济发展奠定了基础。在魏、蜀、吴三国角逐并争的局面中,吴政权存在时间最长。吴的兴衰成败,同孙权的立国方针及其内外政策关系甚大。

1.“保江东”、“观成败”的立国方针

“以吴、越之众,三江之固,足以观成败”;“举贤任能,各尽其心,以保江东”,这是孙氏父子两代奋斗的经验总结,亦是孙策临终前对孙权及江东大族的嘱咐,也是孙权以后数十年间严格遵循的一条基本方针和国策。这一方针的提出,与孙氏集团的构成有关,又与其自身力量不足有关。

此外,受到政治上的严重局限,保江东、观成败是其求发展的最佳选择。孙权与曹操、刘备两个集团不同。曹氏控制着汉献帝,政治上“挟天子以令不臣”,居高临下,十分主动。刘备以“肺腑枝叶,宗子藩翰”的身份,打出“兴复汉室”的旗号,自然名正言顺,足以与曹氏公开抗衡。孙权则没有这种条件。孙氏兄弟只能以“匡济汉室”为词发展自己势力,而不便独树一帜,故先后屈身于袁术、曹操之下,直待曹丕代汉、刘备称帝后才称王,八年后才去“王”称“帝”,其用心都在于减轻政治风险。从坐观成败之中收“保江东”之实效,是一个从实际出发而又蕴含战略思想的立国方针。

2.灵活的外交策略

在魏、蜀、吴三国角逐中,魏以其军事力量雄厚,始终没有放弃统一中国的目的;蜀则视曹魏为篡逆,把“北定中原”、“兴复汉室’,看作自己的使命,因此蜀魏的矛盾和对立是三国关系的主线,对三国形势的发展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因此吴在这个三极关系网中要坚持“限江自保”,坐观成败的方针,便不能不充分利用蜀魏的斗争,以灵活多变的外交策略来保证自己的存在和发展。

建安十三年(208),赤壁之战,用火攻之计击破曹军大营,孙刘联军水陆并进,迫使曹军退回北方。赤壁之战胜利的原因很多,孙刘结盟抗曹乃是一大关键。赤壁战后,孙权利用联盟关系巩固长江中游的战略地位,得以集中力量“克宁江表”和出兵交州,“南土宾服”,把统治区域扩大到今日的整个华南。

在外交上为了减轻来自曹、刘两方的压力,建安二十二年(217),孙权派人同曹操修好,以谋息兵,并在政治上得到了名义上的国家首脑汉献帝的认可,乃于建安二十四年(219)用吕蒙“白衣渡江”,袭击关羽的计谋,全部夺取荆州。又一次利用灵活的外交策略赢得了军事上的胜利。荆州被夺、关羽被杀,孙刘之间的冲突进一步激化。蜀章武二年(222),刘备为替关羽报仇,倾全国之兵东攻荆州,吴国再次面临战争考验。孙权一方面应战,一方面结好曹魏,这样既有了同盟,又赢得了时间,使得蜀军疲惫,土崩瓦解,死者数万,战争又以吴国的完全胜利告终。

吴国虽然屡次利用魏蜀矛盾得到好处,但魏国的强大也威胁着吴的安全。孙权向曹丕称臣,曹丕则迫令孙权遣子入侍为质,并命曹休出洞口(今安徽和县),曹仁出濡须,曹真围南郡,进行军事威胁。危难关头,恰逢蜀使邓芝至吴,孙权再次利用诸葛亮联吴伐魏的意向,又重修吴蜀之好,断绝了与曹魏的关系。自此以后,吴蜀联盟的格局才大体奠定下来。孙吴在外交上所采取的灵活政策及其纵横捭阖的种种手段,是“保江东”、“观成败”这一立国方针所决定的,而且是成功而生动的运用。

3.务农重谷的经济措施

自东汉末年以来,中原地区战祸频繁,土地荒芜,粮食奇缺。立国、整军、养民,都必须有强大的经济作支柱,特别需要足够的粮食供应,孙权把务农重谷作为经济发展的首要任务。东吴黄武五年(226),大将军陆逊“请令诸将各广其田”(《晋书·食货志》),孙权不但称善,还将为自己驾车的八牛改充耕牛,以示鼓励。

江南有优越的自然条件,具有发展农业生产的基础,不足的是生产技术落后和劳动人手不够。孙吴除继续吸收北方南迁的人口外,还采取强行徙民和用军事掠夺人口的办法增加劳动力。

为了加快经济的发展,吴国也在其境内推行屯田制度。民屯生产由典农校尉、典农都尉管理,仅赤乌年间(238~251),在毗陵(今江苏武进)一地就有男女屯民各数万口;军屯主要集中在淮南各军事要地,屯兵且耕且战,以备边防。屯田制收效快,对发展生产有一定的积极作用

农业的发展促进了手工业的进步,金属冶炼、煮盐、纺织、制瓷、造船等行业的规模和技术都有显著提高。孙权曾在武昌令工匠用“南钢越炭”铸造刀剑;丝织业出现了“八蚕之绵”(左思《吴都赋》),在建安侯官(今福建福州)、广东番禺(今广州)建有规模很大的造船基地,行驶在长江的大船能载三千人,海船中最大的长二十丈,上下五层,高出水面二、三丈,望之如楼阁。在北起辽东、南达交广的航线上行驶着吴国的海船。这也为后来卫温、诸葛直受命浮海至夷洲(今台湾省)创造了条件。

4.保障豪族利益的各项政策

孙吴政权的主要阶级基础是东汉末年发展起来的地方豪强,特别是江东豪族。史称孙权创业“外仗朱、张、顾、陆”,他们是世家大族最突出的典型代表,所以拥护孙氏建立政权,是希望在汉末军阀混战局面中保持江南的稳定,确保和发展他们在地方上的政治经济权益,因而,在政治上、军事上并不企求北定中原,而是保江东以观成败。孙吴政权的巩固,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能否满足和适应这批地方豪族的要求。孙氏创业初期也团结了一批江北大族,如彭城的张昭、庐江的周瑜、临淮的鲁肃等,他们当中虽也有人主张“北方可图”,更多的人还是认为“曹操不可卒除”,主张“竟长江所极,据而有之,然后建号帝王,以图天下”(《三国志·吴书·鲁肃传》),把支持孙权当作攀龙附凤的权利场所。因之,“举贤任能,各尽其心”,以“保江东”的关键在于确认和保护这批豪强地主的权益。

在这种条件下,孙吴政权首先在政治上以家族及其影响的大小为任官的根据,从朝廷到地方的官职,大部分被朱、张、顾、陆等家族所控制。其次,为了保证豪族占有人口的特权,孙吴实行了领兵制和复客制。领兵制,就是由政府赐与将帅们、或由将帅自己招募一定数量的兵士,国家承认其为私人部曲,父子世代相承。如陆逊以功封江陵侯,有部曲五千,他死后这五千部曲就由其子陆抗继承;吴郡朱桓“部曲万口”,桓死,其子朱异“代桓领兵”(《三国志·吴书·朱桓传附子异传》)。这一制度实行的结果,“吴名宗大族,皆有部曲,阻兵仗势,足以建命”(《三国志·魏书·邓艾传》)。所谓复客制,是国家承认豪族荫庇其依附农民的合法性,甚至国家直接将若干编户或屯田户连同土地赐与功臣、将领,成为他们私家客户,政府免征赋役。在政府的纵容下,豪族利用特权强占土地,劫掠人口,形成特权阶层。广大劳动者却因赋重役繁,过着极其悲惨的生活。孙吴政权正是以上述政策赢得了豪族地主的支持,而维持了半个多世纪。

五、后世评价

孙权对东吴政权的灭亡是负有责任的,某种程度上讲,是兴也孙权,亡也孙权。

孙权生性多疑,称帝以后更是不加掩饰,对文武官员多有戒心,稍有过失则刑戮妄加,动辄惨死;戍边军将亦须交妻子为质保,如有叛逃,或杀质保以惩戒,或诛三族以泄恨。卫温、诸葛直受命浮海寻找夷洲、亶(音dǎn)洲,因亶洲绝远未能到达,只得夷洲数千人而还。他俩促进了大陆对台湾的开发及其联系,本是应予肯定的重大贡献。孙权却以未达亶州“违诏无功”,而将二人诛戮。陆逊曾以“峻法严刑,非帝王之隆业”(《三国志·吴书·陆逊传》),劝其“施德缓刑,宽赋息调”,孙权却以“遏恶防邪,儆戒未然”(《三国志·吴书·孙权传》)相拒绝。结果上下猜忌,内部不稳。孙权死后,这样的不稳定局面是后任者难以掌控的,特别是统治内部,不再“各尽其心”了。

孙权晚年对继承人的处理失当,也加深了统治集团的分裂和政局的不稳。孙权有子数人,太子登早死,权立次子和为太子,封三子霸为鲁王。实际上,孙权又爱霸而远和,于是造成了两个中心。孙和与孙霸都各树私党,争夺王位,朝官因此分成拥嫡和拥庶两派,斗争从内廷而扩展到外廷。以后孙权又偏爱少子亮,有废和立亮的意图。赤乌十三年(250),竟至废和立亮为太子,拥嫡派的陆逊、顾谭(顾雍孙)、张休(张昭子)等都遭到惩罚,两派的怨恨更加深刻。孙权死后,孙亮继位,太傅诸葛恪专政,宗室孙峻杀恪,自为丞相,篡夺实权,其残暴超过诸葛恪;不仅大臣多遭杀戮,孙氏宗族自杀或被害者亦数十人。孙峻死后孙綝辅政,不把孙亮放在眼里,在太平三年(258),以“帝长病昏乱,不可以当大任”(《建康实录》)为借口加以放逐,别立孙权第六子孙休为帝,是为吴景帝。后来孙休又借故斩杀孙綝,并夷其三族。孙吴政权内部一再重演的权臣相争、宗室相残的危局,大大加速了它的灭亡。

关于孙权的功过是非,在历史上的贡献,后人多有评说。总的来说,对他的前半生给予了肯定,对他的后半生则颇多微词。

陈寿《三国志·吴书·孙权传》:孙权屈身忍辱,任才尚计,有句践之奇英,人之杰矣。故能自擅江表,成鼎峙之业。然性多嫌忌,果于杀戮,暨臻末年,弥以滋甚。至于谗说殄行,胤嗣废斃,岂所谓贻厥孙谋以燕翼子者哉?其后叶陵迟,遂致覆国,未必不由此也。

胡三省《〈资治通鉴〉注》:孙权自量其国力不足以毙魏,不过时于疆场之间,设诈用奇,以诱敌人之来而陷之耳,非如孔明真有用蜀以争天下之心也

王仲犖《魏晋南北朝史》:他在前半生是一个有作为的统治者。他能团结人,对周瑜、鲁肃、吕蒙、诸葛瑾、陆逊这些将领,能够推心置腹的信任他们,从而取得了他们的拥戴。……称帝以后,刚愎自用,这在三国的君主中,也是少见的。

张承宗、田泽宾、何荣昌主编《六朝史》:君主个人的品格,王位继承的选择,乃至宫廷生活中的任何偶发事件,都可能导致政局的混乱。这种危机在孙权统治后期就已开始出现。

六、执政故事

1.善谋

建安十八年正月,曹操进攻濡须。孙权乘大船来观察曹军,曹操使弓弩乱发,箭射在船上,造成船只偏重,向一边倾斜,险将翻船,于是孙权下令船掉头回走,“复以一面受箭”,船两边受箭,“箭均船平,乃还”。

2.劝学

吕蒙打仗厉害,但不喜读书。孙权劝他读书,提高修养。吕蒙推辞说,军务烦忙,没得时间。孙权说,不是让你学成博士,而是要让你能够多掌握一点知识好“见往事耳”。你说你忙,还有我忙吗?我不是天天学习嘛,关键看自己的认识。吕蒙“始就学,笃志不倦”,学问大长,“策略奇正,可以次于(周)公瑾”。与鲁肃交谈,惊得鲁肃站了起来,“越席就之”,拍着他的背说:“非复吴下阿蒙。”士别三日乃当刮目相看,就是讲的吕蒙。

3.重情

吕範,字子衡,吴黄武七年卒。黄龙元年九月,孙权将迁都建业,到吕範墓前拜别,“祭以太牢,执酒呼曰:‘子衡随我!’言及流涕”,泪语,情语,痛语,弄得左右跟着大哭不已。

4.纳谏

孙权善于听取谋士的意见。称帝后,在武昌临钓台饮酒,大醉,“使人以水洒群臣,曰:‘今日酣饮,惟醉堕台中为止耳。’”张昭觉得不对劲,“正色不言”,悄悄出去了,坐到车里。孙权大为扫兴,说:不就是图个高兴嘛,你发什么火?张昭说,昔日商纣王也是这样,酒池肉林,以为快乐。言下之意,这样的快乐于国是不利的,是亡国的征兆。孙权惭愧不已,立刻下令停止了这种“作乐”。

5.识义

孙权在武昌新造了一首大船,名长安,在钓台圻试水。非常不巧,一时狂风大作,浪滔汹涌。卫士谷利命令舵工向樊口驶,避风浪。孙权下令向罗州驶,迎风破浪。谷利急了,拔剑对着舵工厉声呵道,不听我的命令就斩。于是大船按照谷利的指引而行。孙权说:“阿利畏水何怯也?”谷利说,事关社稷,“是以利辙敢以死争”。孙权于是“贵重之”,从此不再喊他的名字,而是“常呼曰谷”。

6.节俭

孙权定都建业后,没有建新宫,而是住在原来的将军府。吴赤乌十年,才改作太初宫,下令拆掉原武昌宫,将材瓦运到建业建太初宫。有人建议,武昌宫材瓦久了,不能用了,应用新的,建更高大的宫。孙权不同意,说:“大禹以卑宫为美,今军事未已,所在多赋,若更通伐,妨损农桑。徙武昌材瓦,自可用也。”

七、相关遗存

孙权在南京时间很长,死后葬在钟山,南京至今还有一些历史文化遗存与孙权有关。

1.石头城

位于虎踞路87号石头城公园内。建安十七年,孙权在金陵邑旧址石头山(今清凉山)上筑城,名石头城,作为军事基地。此处岩石陡峭,下临大江,形势险要,为兵家必争之地,唐代以后逐渐废圮。明初筑京城时,将石头城作为城墙的一部分围入城内。其中一段长6米、宽3.2米的赭红色砂砾岩峭壁,表面斑驳,凹凸不平,酷似鬼脸,民间俗称“鬼脸城”,被人误认为是六朝遗迹,实际上是明城墙的一个组成部分。城前约10米处有一长方形水潭,名镜子塘。晴天时,“鬼脸”倒映水中,形成著名的“鬼脸照镜子”的景观。

2.冶城

在今朝天宫内,孙吴在此设有冶官治所,铸造兵器、生活用品和金属货币。其山亦由此得名,称冶山。

3.孙陵冈

位于钟山南麓,明孝陵前。因孙权葬于此,故旧称孙陵冈,又名吴王坟。相传明太祖朱元璋兴建孝陵时,敬佩孙权是一代英雄,特地保留其墓,孝陵神道因之绕山而建。30年代初,总理陵园管理委员会将此地辟为中山陵园植物园的蔷薇科花木区,开始植梅。1944年汪精卫死后埋葬于此。1946年汪坟被毁,在原地建观梅轩,始正式称为梅花山。一年一度的南京国际梅花节主会场均设于此。

 

4.建初寺

原位于中华门外雨花路东侧,为古建初寺与长干寺所在地。建初寺为南京最早的佛教寺庙。吴赤乌十年(247),孙权为西域高僧康僧会感应舍利而建寺和舍利塔。因该寺为建业佛寺之始,故名建初寺;又因寺庙位于大市的后面,俗称大市寺。明初建大报恩寺,就是在建初寺遗址上建筑的。

 

八、孙权大事年表

 

国 号

年 号

公 元

大 事 记

备 注

光和五年

182年

孙权出生

 

建安五年

200年

孙策遇刺身亡,孙权接掌帅印。以张昭为师傅,周瑜、程普、吕範为将帅,聘求名士,鲁肃、诸葛瑾来投

朝廷任权为讨虏将军、会稽太守,屯吴(今苏州)

建安十三年

208年

与刘备联合,在赤壁与曹操大战,用火攻击败百万曹军

 

建安十六年

211年

自京口(今镇江)徙治秣陵(今南京)

 

建安十七年

212年

改秣陵为建业,取“建功立业”意。筑石头城于石头山,为水、陆军基地。改湖熟、江乘二县为典农都尉,以屯田

 

建安二十四年

219年

袭杀关羽,遂定荆州,巩固长江中上游地区,奠定三国鼎立的格局

 

建安二十六年

221年

自宛陵(今安徽宁国)移丹阳郡治所至建业,领19县

南京史称丹阳自此始

黄武元年

222年

在武昌(今湖北鄂城)称吴王。夏口、武昌并言黄龙出现,故改年号

曹丕魏黄初三年,刘备蜀汉彰武二年

黄武二年

223年

置杨州牧,治所设于建业,统14郡148县

南京史称杨州自此始

黄龙元年

229年

四月,在武昌称帝,国号吴,年号黄龙;九月,从武昌移都建业,为南京建都之始。

 

黄龙二年

230年

“诏立都讲祭酒,以教学诸子”,江南有国学自此始。卫温、诸葛直率甲士万人至夷洲(今台湾)

 

嘉禾元年

232年

会稽(今浙江绍兴)言嘉禾生,故改元嘉禾,共七年

 

赤乌元年

238年

赤乌集于殿前,取吉祥意,故改元,共十四年

 

赤乌三年

240年

建造建业都城,“周回二十里一十九步”,“城设竹篱”。凿城西南水道运渎,自秦淮河通太初宫后仓城。次年,又凿东渠名青溪,通城北堑潮沟。青溪、潮沟为城东、北之护城河

 

赤乌八年

245年

发屯田兵3万开凿“破岗渎”,筑“方山埭”,沟通秦淮河与江南内河

 

赤乌十年

247年

改建太初宫,次年建成,“周回三百丈”,此为南京历史上第一座皇宫

 

赤乌十四年

太元元年

251年

夏五月,立皇后潘氏,遂改元

 

太元二年

神凤元年

252年

二月,改元神凤。夏四月,孙权卒,年71岁;秋七月,葬蒋陵(今梅花山),又名孙陵冈、吴王坟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上一页]
下一篇:司马睿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