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金陵瓦官寺与“虎头金粟影”
责任编辑:梁刚  文章来源:栖霞区志办  发布时间:2019-10-08 17:07  阅读次数: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栖霞区地方志办公室   张双全


唐先天元年(712年),诗圣杜甫生于河南巩县(今巩义市)。历史学家、文学家郭沫若所撰《李白杜甫年表》载:唐开元十九年(731年),“(杜甫时年二十岁)游吴越、过姑苏、下金陵、渡浙江、泛剡溪。尝游金陵瓦官寺,见顾恺之壁画——维摩诘像。”

杜甫此番游历江南,刻意来金陵(时称江宁)瓦官寺,观赏神往已久的东晋大画家顾恺之所绘《维摩诘居士像》(此画又名《维摩诘示疾图》)。

杜甫此行偶与江宁人许登(因排行第八,又名许八)结为至交。许八见杜甫顾画如命,就把自己珍藏多年顾恺之所绘《维摩诘居士像》壁画摹本,忍痛割爱,赠送给了杜甫,杜甫如获至宝,对许八非常感激,两人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多少年后,杜甫在忆及在金陵瓦官寺观赏《维摩诘居士像》情形时,在其《送许八拾遗 归江宁觐省,甫昔时尝客游此县,于许生处乞瓦棺寺维摩图样,志诸篇末》诗中还提及:“看画曾饥渴”,杜甫为观赏《维摩诘居士像》,画前反复观摩,一时竟流连忘返,甚至连饥渴也顾不上了,杜诗中还寓有早年因闻《维摩诘居士像》画名,祈盼早睹为快、如解饥渴迫切心情的意思。

《维摩诘居士像》画作者,为我国古代历史上最著名大画家之一的顾恺之。《建康实录》载:顾恺之(346—407年),字长康。顾恺之绘画彼时就享有极高声誉。东晋谢安曾惊叹顾恺之的艺术才能是“苍生以来未之有也!”曾有逸闻,说顾恺之曾将一橱作品封存于东晋大司马桓温子桓玄处,竟被桓玄从橱后全部窃去,顾恺之也无可奈何,竟然说:“妙画通灵,变化而去,亦犹人之登仙。”

东晋兴宁二年(364年),因高僧慧力奏请,东晋兴宁皇帝司马丕,诏令布施河内陶官旧地以建寺,掘地得古瓦棺,故称瓦官(棺)寺。瓦官寺是唐时金陵一处著名庙宇,杜甫游江南以前,李白大约于唐开元十三年(725年)也曾游历此地,并有古近体诗《登瓦棺阁》载其事。

《李白集》中,此诗有杨齐贤注引《瓦官寺碑》文释之云:“江左之寺,莫先于瓦官。晋武时建以陶宫故地,故名瓦官,讹而为棺。或云:昔有僧诵经于此。既死,葬以虞氏之棺,墓上生莲花,故日瓦棺。中有瓦棺阁,高二十五丈。”李白《横江词六首》其一,有“白浪高于瓦官阁”句。此诗系于天宝十二年(753年),杜甫南行后,李白再次盘桓江南时所作。

瓦官寺开山祖师就是为慧力。《梁高僧传》载:“释(天下佛门弟子皆姓释)慧力,未知何许人。晋永和(345—356年)中,来游京师(时为建康,即南京旧称),常乞蔬食,苦行头陀修福。至晋兴宁中,启乞陶处为瓦官寺。标地起寺塔。”

自东晋太元二十一年(396年)以降,瓦官寺屡毁屡兴,至2003年7月,南京市人民政府恢复重建瓦官寺,由南京市佛教协会礼请真慈大和尚住持,净全法师管理,并对外开放。今处南京市秦淮区花露北岗12号。

因兴建瓦官寺,慧力为筹措资金化缘,假素宴邀约朝野名流化缘,筹措建寺银两。顾恺之父顾悦之时在建康为官,顾氏父子也在受邀之列。席间,慧力捧善缘簿请签名认捐,众檀越(施主)捐资区区,“莫有过十万”者。座中顾恺之见状,慨然立起身来,“直打刹(喊价)一百万”,并在善缘簿上直书留名,彼时顾恺之年仅十九岁。席间众客都知道此时顾恺之家中并不富有,“世皆以为(彼)大言(夸口说大话)”就等着到时候看笑话了。瓦官寺就要落成之时,慧力遣僧莅顾宅,宛转请顾恺之依约践诺。顾恺之胸有成竹,只是传话,让慧力法师务在瓦官寺内留白墙一面,只言之备其作画所用。约定百日后开示,余皆不肯多说。

届时,顾恺之所作巨幅壁画《维摩诘居士像》画成,画中维摩诘神形兼备,跃然于壁上。

维摩诘是梵文音译,据佛典《维摩诘经》讲,维摩诘是在家修行的居士,其为天竺国毗舍离城的一大财主,家中积金堆银,粟米万钟,奴婢成群。但他勤于攻读,虔诚修行,居家信佛,是佛经中现身说(佛)法的代表人物,能够处相而不住相,对境而不生境,得圣果成就,被称为菩萨。维摩诘为佛经中诸大菩萨之代表。直心正念真如,亲证平等实相;见得一切众生心源,具足恒沙烦恼,无量功德。故起方便教化,使一切众生,除心源上之烦恼,显心源上之功德。然其为模范与标准者,须依已除已显之佛。起广大心,证如实相,则能依佛功德为功德也。在大乘佛教中和佛祖释迦牟尼同样被人尊敬,被人称之为“金粟如来”“大乘居士”。

一次维摩诘称病在家,惊动了佛祖。佛祖特派文殊师利菩萨等去探病。佛祖知道维摩诘菩萨只是“诈病”,所以派去了被誉为智慧第一的文殊师利菩萨探访。文殊见到维摩诘后,两位菩萨互斗机锋,反复论说佛法,义理深奥,妙语连珠,使同去探访的各方菩萨、罗汉都听呆了。一番口舌论战后,文殊菩萨对维摩诘倍加推崇,人们对维摩诘菩萨也更加崇敬。顾恺之受佛经故事启示,用绘画“语言”展示其在壁画中创作“示疾”其实就是借机说法(辩经)的主旨,精妙地再现了维摩诘此番“病中”机辩说法的画面。

佛典《维摩诘经》中唐时期在士大夫中影响极大,就是唐代“诗佛”、诗歌巨擘、年长杜甫11岁的王维,也深受《维摩诘经》影响,取字摩诘,号摩诘居士。王维有意效法维摩诘吃斋念佛。四十多岁的时候,他刻意在长安东南的蓝田县辋川营造别墅,在终南山上居家修行,暇余只以焚香独坐、参禅诵经为事,过着时宦时隐的生活。即便自号“青莲居士”的李白、被后人称为“诗圣”杜甫,更是不远千里,专程来金陵瓦官寺观画参诣,以一睹顾恺之所作《维摩诘居士像》真迹之神韵,为江南游历幸事。

有资料记载,顾恺之在绘制“维摩诘居士画像”时“曾闭户一百余日”反复推敲画稿,终于将维摩诘清癯消瘿之态及辩经说法的情形传神地表现出来。但画作中维摩诘只差眼瞳还没有最后完成。顾恺之让慧力和尚邀人参诣,只是有个条件:“第一日开见者,责施十万(钱);第二日开见者可五万;第三日开见者任例(随意)责施。”维摩诘壁画开示第一天,由顾恺之当众为维摩诘像点睛。因“金粟如来维摩诘”在建康尤其是彼时士大夫中信众甚广,兼顾恺之画名极大,且顾恺之实为之苦心孤诣,维摩诘像又为顾恺之神来之笔、巅峰之作,虽责施十万,但观者如潮,踊跃认捐,维摩诘像成,“果得百万钱也”;更留下了流传一千六百多年“点笔成睛”的金陵文化典故,顾恺之时年也仅二十岁左右。

顾恺之与百多年后因在金陵独乐寺“画龙点睛”而天下闻名的梁代大画家张僧繇,成为金陵乃至中华民族绘画艺术史上两颗耀眼巨星。

后人论及顾恺之用笔精妙之处,有“紧劲连绵”“如春蚕吐丝”若“青云浮空,流水行地”等评价。至杜甫亲诣金陵时,金陵瓦官寺已历东晋、宋、齐、梁、陈、隋之后365年,顾恺之所画《维摩诘居士像》真迹彼时仍还保存在寺中,杜甫游历金陵曾亲眼看到。至27年后,在其赠许八南归诗中,杜甫还念念不忘当年亲见《维摩诘居士像》之神妙时,记下了心灵受到震撼的那种感受。

此后,杜甫因种种原因,没有机会重来金陵。与李白、杜牧、刘禹锡、韦庄等一批唐代著名诗人多次游历金陵不同,二十岁时游历金陵,是杜甫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杜甫在金陵逗留时间并不算长,但金陵历史文化和江南风物,给杜甫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就是在杜甫金陵行27年后,唐乾元元年(758年),杜甫时年47岁,在长安又与许八相遇。是年六月,杜甫因上书替宰相房琯申辩,受到朝廷斥责,由左拾遗左迁为华州 司功,心情颇为压抑。但他在许八南归江宁省亲时,仍赋诗相送,在其赠许八的诗中写道:

……

看画曾饥渴,追踪恨渺茫。

虎头金粟影,神妙最难忘。

杜诗中“虎头金粟影”用以记述自己前番亲诣金陵,观赏顾恺之《维摩诘居士像》真迹前后经历。而顾恺之的小名就叫“虎头”,人称“顾虎头”。“金粟影”讲的就是“金粟如来”维摩诘画像,表达了杜甫旧时对顾恺之《维摩诘居士像》精妙之处的崇尚,用诗句留下了当年游金陵瓦官寺,观赏顾恺之所作《维摩诘居士像》回忆与感慨的印记。

唐会昌五年(845年)法难之时,该画壁被迁至甘露寺(又名高座寺、尸黎密寺,其旧址在金陵雨花台附近),唐大中七年(853年)转入内府,唐亡后惜失其所在。此后,此幅存世约490年之久、顾恺之手绘《维摩诘居士画像》真迹踪影全无。后世虽对此极为神往,但也只能依据《维摩诘居士像》六朝及唐、宋以后的摹本见仁见智、竞相揣摩而已。

1937年,日本学者秋山光夫认为,日本京都五大佛寺之一的东福寺藏宋代《维摩图》摹本,接近金陵瓦官寺《维摩诘居士像》画法,隐约可以从中辗转窥见顾恺之绘《维摩诘居士像》艺术风貌。中日一些学者对此意见相同。20世纪末,一些中国学者相继提出,位于甘肃临夏永靖县西南35公里处小积石山中的炳灵寺169号窟维摩诘像风格,明显受顾恺之绘《维摩诘居士像》影响;还有一些中国学者则认为,河南洛阳龙门石窟中洞东壁维摩诘像,与金陵瓦官寺《维摩诘居士像》笔法存相似之处。中日学者这些考证,或使后人借此依稀可以领略一千六百年前顾恺之所绘《维摩诘居士像》神韵之一二。

相传顾恺之当年作画稿之处,后来衍变为“金粟庵”,今坐落在南京市秦淮区五福街18号。金粟庵门额上“古金粟庵”金字,为中国佛教协会原会长赵朴初居士亲笔所题。庵东门楣上镌“虎头余绪”四字,蕴有金粟庵与顾恺之及瓦官寺历史渊源之意。


(栖霞区志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