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南京记忆】如果不是遇上他,雨花石可能到今天还默默无闻!
责任编辑:李琳琳  文章来源:编研处  发布时间:2019-10-09 15:27  阅读次数:此处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雨花石.jpg


六合是著名的“雨花石之乡”,而位于六合城东的灵岩山,则是雨花石最早最正宗的产地(雨花石古称“灵岩石”“灵岩子石”)。提到灵岩山的雨花石,就不能不提到雨花石收藏史上一位划时代的人物——明代六合县令米万钟。正是在他身体力行的倡导下,才使得收藏鉴赏雨花石蔚然成风,掀起了历史上第一次“雨花石热”。

米万钟,字仲诏,号友石,祖籍陕西安化,后落籍顺天府宛平县(今北京城区西南),生于明隆庆四年(1570),为宋代书画大家米芾的后人。秉承家学渊源,学养深厚,少时即有才名。万历二十三年(1595)考中进士 ,曾任太仆寺少卿,江西按察使等职。米万钟为官清廉,体恤民情,注重文教,所到之处颇有政声。但因不善逢迎,升迁缓慢,以致“十年改邑不改官”。万历皇帝死后,朝政混乱,宦官魏忠贤乘机把持朝政,在天启皇帝纵容下大肆网罗党羽,排斥异己,气焰嚣张,一手遮天,许多官员趋炎附势,争相巴结。米万钟却刚正不阿,屡屡发表抨击阉党专权的言论,因而遭到阉官集团的忌恨。天启五年(1625),米万钟遭到魏忠贤党羽倪文焕的弹劾诬陷,被削职夺籍,直到崇祯元年(1628)才被重新起用。但此时的明廷已是内忧外患,风雨飘摇,米万钟忧国忧民,积劳成疾,不久去世,享年59岁。

米万钟擅长书画,博雅风流。绘画以北宋为宗,山水细润精工,布局深远,不作残山剩水,有时亦仿米芾作泼墨巨幅。花卉宗陈道复,行、草书得米家法,与邢侗、董其昌、张瑞图并称“明末四大书家”,有“南董北米”之誉。著有《米友石先生诗》、《篆隶考讹》等,存世书画作品多藏于故宫博物院。

与米芾相似,米万钟也爱石成癖,史称其“宁可弃官,不可弃石”,故自号“友石”。万历三十六年(1608),米万钟自四川铜梁调任六合县令,在主持六合政务的两年时间里,“善行大机”,敢于担责,对部属管束严格,严格按律行事,为官清正,反对贪赃枉法,倡导做有骨气的人。米万钟为人豪爽,侠肝义胆,宅心仁厚,有“水镜慈母”之称。米万钟常将卖字画所得捐给县学,资助贫寒学子,或将字画换成粮食赈济灾民,在百姓中赢得良好的口碑。

公务之余,米万钟经常游玩号称“六合第一灵秀山”的灵岩山。似乎是天缘巧合,灵岩山中沉寂千年的雨花石也因此得遇千古知音,成就了雨花石收藏史上一段脍炙人口的佳话。明代文人姜二酉在《灵岩子石记》中详细记载了米万钟与灵岩山雨花石结缘的经过,兹录如下:

“万历丙申(注:应为戊申)岁,米友石簿书之暇,觞咏于灵岩山,见溪流中文石累累,遣舆台蹇裳掇之,则缤纷璀璨,发缕丝萦。其色白如霏雪,紫若蒸霞,绿映远山之黛,黑洄瀚海之波。更有天成鱼鸟竹石,暨大士高真,如镜涵影,自然成文。友石得未曾有,诧为奇观,更具畚锸采之重渊。邑令所好,风行景从,源源而来,多多益善。自兹以往,知音竞赏,珍奇琳琅。”

一次偶然的发现让米万钟这位“石迷县令”对雨花石“诧为奇观”,于是他“自悬高价,广收奇石”,“灵岩文石得佳者不惜重金易之”。文人雅士“风行景从”,以致当时“六合石子,千钱一枚”,“价值兼金,寸许石子索价每以两许”,在六合掀起了空前的“雨花石热”,并在六合及应天府城形成了盛极一时的“雨花石市”。

宋荦《筠廊偶笔》中还记载了一段米万钟收藏雨花石的轶闻:“米友石先生万钟,明万历中为六合令,好石,六合文石得名自公始。曩晤公子吉士先生寿都,言公珍藏六合石甚多。第一枚如柿而扁,彩翠错杂,千丝万缕,即锦绣不及也。一日,舟泊燕子矶,月下把玩,失手堕江中,多方捞取不得。明年,复系缆于其处,忽见江面五色光萦回不散,公曰:‘此必吾石所在。’命篙师没水取出,果前石也。后此石与七十二芙蓉研山同殉公葬。”这一枚“彩翠错杂”的奇石,当是雨花石中千年难觅的神品。

石中瑰宝雨花石,到了米万钟这样“慧眼识金”的大文人手中,才真正体现出自身的价值。相传米万钟的夫人在米的耳濡目染之下,对鉴别雨花石颇有心得。米万钟每次从灵岩山归来,她都能从米万钟袖中雨花石的撞击之声中辨别出石质的优劣,其“耳聪目明”的程度令人惊叹。

米万钟离开六合后,累迁至太仆寺少卿,仍致力于搜觅各地奇石,直至散尽家财而终生不悔。对收藏的每一块石头,米万钟都细心观察,认真研究,画貌题赞,整理成《绢本画石长卷》(现藏于北京大学图书馆)。万历四十三年(1615),其弟子孙国敉在六合建庵以寄托对乃师的思念之情,并作《五一庵记》,文中云:“吾师前邑令米仲诏先生万钟,其人本六合之外,而游于六合之内!”可算是对米万钟的一生最精当的概括。


(编研处  六合区志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