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南京记忆】南京云锦灿若霞
责任编辑:李琳琳  文章来源:建邺区志办  发布时间:2020-01-09 14:14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南京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孕育了古老的文明和璀璨文化,其中,被誉为“东方瑰宝”的南京云锦诞生于美丽的秦淮河畔。位于南京建邺区茶亭东街244号的南京云锦研究所,则是新中国第一家工艺美术类研究所,是全国唯一的云锦专业研究机构。


A.jpg


云锦以锦纹瑰丽如云彩而得名,南京云锦不同于其他地区的锦缎,是大量用金丝作装饰的提花丝织物,以织造精致考究、质地紧密厚实、图案浑朴典雅、色彩绚丽庄重而驰名中外。


B.jpg


南京云锦作为我国古代传统织锦工艺的杰出代表,诞生在南京,有着深厚的根基,其源头可追溯到1500年前的东晋时期。由于江南气候温和,为养蚕、织造业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元代以后,我国政治经济中心南迁,朝廷在南京专设了御用织造机构,使南京丝织业得以蓬勃发展。南京云锦就是在继承并发展了元代丝织物盛行的用金装饰花纹的传统基础上,至明代创造了加金的“妆花”这一锦缎新品种,形成了有别其他地区锦缎的重要特色,使其闻名天下。至此,南京云锦正式成为宫廷皇家的御用贡品,并因其工艺精湛、用料考究、锦纹华丽,像天上的云霞一样,因此就有了一个美丽动人的名字——“云锦”。


C江宁织造博物馆.jpg

江宁织造博物馆


明清时期,南京云锦在秦淮河两岸呈现一派欣欣向荣的繁盛景象。清康熙至嘉庆年间,生产达到高峰,全城有织机3万多台,史书称“秦淮河一带机户云集,机杼声彻夜不绝”。为了管理云锦的生产和垄断云锦的销售,朝廷在南京还设有“江宁织造府”,即官办织局。自康熙二年至雍正五年(1663~1727),江宁织造府的主官相继由清代文学家曹雪芹的曾祖曹玺、祖父曹寅、父亲曹颙、叔父曹頫三代四人担任。后来,曹雪芹在写《红楼梦》时,对南京云锦类衣料、服装的品种质地、配色和花纹图案,以及表达的审美艺术的情趣与价值都描写得栩栩如生、楚楚动人。


D大观园全景图(选于《清·孙温绘全本红楼梦》).jpg

大观园全景图(选自《清·孙温绘全本红楼梦》)


E红楼梦人物(选于《清·孙温绘全本红楼梦》).jpg

红楼梦人物(选自《清·孙温绘全本红楼梦》)


在“大观园”里,无论是代表贵族子弟的贾宝玉身上的穿着,还是袭人、晴雯等仆婢的衣裳,均透露出云锦服饰的华贵动人,充分展现了那个时代达官贵人的审美情趣和生活时尚。由于云锦长期用于专织皇室龙袍凤服,在织造中往往不惜工本,以金配色,使云锦图案丰富多彩、花形硕大、造型优美、设色浓艳,把中国彩织锦缎的配色技术和织造技术发展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在品种上,云锦主要分为“织金”“库锦”“库缎”“妆花”4大类,前3类现已可用机器生产,惟“妆花”的“挖花盘织”等工艺至今尚不可被机器所替代,目前仍只能沿用古老的织机手工织造。


F.jpg

云锦手工织机


随着封建王朝的崩溃,云锦失去了服务的主要对象和传统的市场,过去作为皇家御用贡品的南京云锦开始衰落。帝国主义的经济侵略和连年的军阀混战,使已经凋蔽的云锦织造业更遭到严重摧残,呈现出一片萧条冷落景象。

抗日战争爆发后,在日寇的封锁下,云锦销路全部断绝,号家关闭、工人失业。抗战胜利后,元气大伤的南京云锦还未从战乱中喘过气来,就又遭到国民党政府发动的内战的沉重打击,交通阻滞断绝,产销无法沟通,再加上国民党政府的苛捐杂税、通货膨胀和限价政策,使南京云锦濒临于奄奄一息、人亡艺绝的境地。到1949年南京解放前夕,全市云锦行业仅有时织时停的 4 台织机而已。


G.jpg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对南京云锦极为重视。1953年第一次全国工艺美术展览会在北京举行,党和国家领导人刘少奇、朱德、周恩来等参观了展览,并对其中的南京云锦展品表示了极大的关注。当时华东文化部门专门颁布了挖掘整理南京云锦工艺的指示。为了抢救濒临绝境的南京云锦,1954年6月,南京市文化局抽调了局里部分美术干部,吸收了云锦业技艺水平较高的张福永、吉干臣两位老艺人,组建了南京云锦研究工作组,积极开展对云锦艺术的抢救工作。同时还邀请了我国著名工艺美术家、美术教育家、工笔花鸟画大师陈之佛教授担任名誉组长,文化局美术组组长何燕明兼任组长,具体负责研究工作的开展,组员有朱枫、汪印然、徐忠杰、高增修。

1956年毛泽东主席指示:“提醒你们,手工业中许多好东西,不要搞掉了。我们民族好的东西,搞掉了的,一定都要来一个恢复,而且要搞得更好一些。”同年10月,周恩来总理又亲自指示:“一定要南京的同志把云锦工艺继承下来,发扬光大。”


H.jpg


1957年,经江苏省政府批准,“南京市云锦研究所”正式挂牌成立。从此,南京市云锦研究所作为全国云锦专业研究机构,承担着云锦继承和保护的历史重任。建所初期,研究所的美术干部和老艺人的工作主要是搜集整理云锦纹样画稿,总结归纳云锦创作艺术规律,培训艺徒,抢救濒临失传的工艺绝技。他们先后整理出版了大型彩色图案集《南京云锦》和黑白图案集《南京云锦》,恢复了失传品种“双面锦”“凹凸锦”等。此后,云锦艺人又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结合现实创新出一批具有时代特色的云锦新纹样、新品种。1959年,为迎接建国10周年,研究所完成了两项中央下达的科研生产任务:一是为外交部织造《中国》摄影画册封面面料,另一项是设计首都人民大会堂江苏厅内沙发面料和其他装饰织料。

文化大革命期间,云锦一度被当作封建主义的东西受到打击和摧残。产品销售中断,机台拆毁,研究工作被迫停顿,从事云锦工作的人员或转向、或被打倒,云锦事业遭遇严重挫折。

1973年,在上级领导的关心下,云锦研究所重新恢复独立工作,并招收了一批新学员,使云锦事业后继有人。为了进一步将科研和生产结合起来,又在1974年建立了试验工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云锦真正获得了新生,云锦传统的销售市场恢复,古老的传统纹样又受到了欢迎。研究所根据现实生活需要,在云锦织造、制作方面不断创新、开发、生产出一批新产品,受到消费者的普遍欢迎,用云锦中库锦、库缎、织金做服装已成时尚。


I.jpg

中式云锦服装


香港回归时,一位女士穿了大红织金四合云莲纹的中式上衣上台发言,十分引人注目。以后又陆续出现了男式团花长袍、短褂,女式真金长衣、短袄等。在2003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上,几位节目主持人身着云锦服装登场亮相时,其华丽典雅的形象为晚会增加了亮点。用古老的云锦制作西服领带,是近几年的新创意,销售量很大。此外,用云锦制作的各式提包、台毯、靠垫、枕套、名片夹、装饰挂屏、十二生肖挂件等,以其古典和时尚的巧妙结合,均受到人们的普遍欢迎。在研究传统技艺的基础上,经过反复实践,历时多年,相继复制成功了北京定陵出土的明代万历皇帝的妆花纱龙袍料、喜字并蒂莲妆花缎、吉庆双鱼妆花缎、日本琉球王龙袍、三色金龙袍等古代云锦精品,再现了我国古代丝织工艺的真实原貌,受到国内外专家学者的高度评价。

近年来,南京云锦的影响越来越大。云锦研究所多次应邀赴美国、法国、比利时、挪威、日本、韩国、新加坡和港台地区办展,并现场表演手工织机操作技艺,广泛开展经济文化交流,受到了海内外人士的普遍关注和赞誉。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下,2008年9月25日,南京云锦申遗成功,知名度与日俱增。2009年1月8日,江宁织造府遗址博物馆在大行宫建成,2013年2月18日,正式对外开放。


J.jpg


清代著名诗人吴梅村在《忆江南》词中曾这样赞美云锦:“江南好,机杼夺天工,孔雀妆花云锦烂,冰蚕吐风雾绡空,新样小团龙。”未来,天织云霞的织锦——云锦,这朵由秦淮河水浇灌培育的我国织锦之花,将更加妩媚、更加芬芳。

【注】图片来自网络

(编研处  建邺区志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