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南京记忆 | 千里仁风一扇清——张伯行
责任编辑:谢娟  文章来源:市志处  发布时间:2020-05-06 11:44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作者:谢娟



张伯行(1651—1725),字孝先,号恕斋,晚号敬庵,河南仪封(今河南兰考县)人。康熙二十四年(1685)进士,先后任山东济宁道、江苏按察使、福建巡抚、江苏巡抚等职。康熙五十四年(1715),入直南书房,署仓场侍郎事。雍正元年(1723),擢礼部尚书。三年(1725),卒于官,赐谥“清恪”。张伯行是清初两朝名臣,颇负盛名。康熙皇帝曾称赞他为“天下清官第一”,雍正皇帝赐之“礼乐名臣”匾。光绪初,从祀文庙。清代,以名臣从祀文庙者,除他而外,只有汤斌、陆陇其二人。在民间,张伯行也极具声望,他是士民眼中、文人笔下清官、好官的典型,有关他的典故传闻,人们总是乐谈不疲。他抚治各地留下的惠政,当地百姓更是津津乐道,感念不忘。

张伯行升任江苏按察使时,官场惯例须向督抚送4000两银作为见面礼,但张伯行却说:“我为清官,岂能如此?”仅以茧绸扇帕等价值不过数十金的微礼分送督抚。如此寒碜的见面礼,督抚自然不满意,在保举江南贤能官员时,故意将他“遗忘”。幸而康熙皇帝并不糊涂,他对张伯行的官守操第甚为满意,擢升他为福建巡抚,甚至还说:“他日居官而善(指张伯行),天下以朕为知人。”康熙四十八年(1709)冬,在福建巡抚任上政绩清明的张伯行再被委以重任,移抚江苏。


(图片来自网络)


从踏入仕途的第一天起,张伯行就给自己立下了几条规矩。他的一条原则是,无论任官何处,绝不取地方一钱寸丝。即使路途再远,日用所需的蔬菜、米麦、帛丝以至磨牛、碾石都从河南老家运到官衙。除此以外,每到一地,他都尽可能轻舟简从,不但亲眷概不随行,仆役随从也是少之又少,初任济宁时,随行只有4人;任福建巡抚,随行12人,此次改任江苏,随行也不过13人。他不愿麻烦当地百姓,刚任福建巡抚时,他看见官署帷幕都是锦绣制成,铺设豪华,连忙质问属吏,得知是命当地行户采办,立即下令全部撤还。康熙四十九年(1710)春,张伯行抵江苏巡抚任。他吸取之前教训,先行檄示属僚禁止陈设铺张,当他抵达官衙,看见四壁萧然,这才“怡然安之”。无锡县依照惯例送惠山泉水供官署日用,张伯行最初没有在意,后来得知需要派民运送,当即却而不受。对自己的属僚,张伯行也有严格要求,刚到任,便出示禁止馈送檄。在这篇非常有名的檄文中,他告诫属员们,“一铢一黍尽属百姓脂膏,……宽一分,民受一分之赐;……得一文,身被一文之污;……虽曰交际之情,于礼不废;试思仪文之具,此物何来?”


(图片来自网络)


张伯行在江苏巡抚任上本想有一番作为,然而不幸的是,和他共事的两江总督噶礼却是一个贪婪成性的人,两人很快就有了矛盾。到任不久,张伯行就被牵扯进两桩大案之中,一桩是发生在康熙五十年(1711)的江南科场舞弊案,另一桩则是随后他和噶礼之间的督抚互参案,而科场舞弊案更是互参案的直接导火索。


清代扬州盐商图(图片来自网络)


康熙五十年(1711)的江南乡试中,一向录取最多的苏州士子仅取了13人,为历年最少,而扬州盐商子弟却有不少赫然在榜。发榜后,落第士子不服,在南京夫子庙前聚众抗议,更有人将贡院门匾上的“贡院”二字改为“卖完”,以泄不满。事情闹得不可收场,康熙命户部尚书张鹏翮与两江总督噶礼、江苏巡抚张伯行、安徽巡抚梁世勋共同审理此案。张伯行经过认真查访,了解了噶礼等人收受贿赂,私通关节的事实。张伯行立即写了一份奏本,请求将噶礼革职查办。噶礼耳目众多,张伯行的奏章还未发,他就已经私下打听到了其中的内容,立即炮制出一份诬告张伯行的奏章,星夜驰送京城,结果其奏章虽比张伯行迟发5天,却先到了康熙手中。


贡院放榜图(图片来自网络)


噶、张二人互参,令康熙十分恼火,他立即下旨将二人解任,由张鹏翮会同漕运总督赫寿审理此案。张鹏翮偏袒噶礼,认为张伯行所奏无凭无据,要将张伯行革职治罪。康熙对这样的结论并不满意,再命穆和伦、张廷枢复审此案。但穆、张二人仍然偏袒噶礼,主张惩办张伯行。康熙再次表示不满,认为这个结论“是非颠倒”,称张伯行居官清正,天下妇孺皆知,而噶礼虽办事敏练,却性喜生事,并未闻有清正之名,命九卿、詹事、科道一起再审。最终,在康熙的坚持下,噶礼被革职,张伯行留任。江南士民听说噶礼被革职、张伯行留任的消息,纷纷在督抚大门外张榜称颂“天子圣明,还我天下第一清官”,焚香结彩,“拜龙亭呼万岁者至数十万人”,更有人到京师畅春苑跪奏,“愿各减年寿一岁,祝添圣寿万年”,而这恰恰也反映出张伯行在百姓心目中是一位清廉无私的好官。

(市志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