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南京记忆 | 民国时期的江宁模范实验县(下)
责任编辑:冯宁  文章来源:江宁区志办  发布时间:2020-05-14 10:51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四、建设


(一)水利、交通

1.水利    

江宁自治实验县成立前,江宁县并未设水利专职机构,而是由县政府建设局分管水利。民国二十二年(1933),江宁自治实验县成立,裁并建设局为建设科。同年各区先后成立水利委员会,统筹全区水利,负责兴修水利事宜。区水利委员会以区长、乡镇长、警察局长、中心小学校长为当然委员,此外另行聘请地方公正人士为委员,均为名誉职。水利委员会每月至少开会一次,其工作大致是:调查全区水利工作;确定全区水利计划;联络其他区水利委员会办理水利工程;举办全区有关之水利工程;督促各乡、镇、圩办理水利工程;呈报水利工作情形。区水利委员会下,按各区实际情形设立乡、镇、圩水利委员会,由乡、镇、圩长组织。民国二十三年(1934)1月3日,江宁自治实验县举行第一次水利常务委员会,会上选举赵玉林为委员长,严少文、赵名壁为副委员长,并规定水利常务委员会每星期一、四开两次会。

 

民国时期长江航运的帆船(图片来自网络)


民国以来,江宁水旱灾害严重。民国二十年(1931)又发生大水,灾情严重程度为百年罕见。长江江堤沥决,秦淮河也多处破圩,63万亩农田受淹。民国二十二年(1933),长江中下游又下大暴雨,江水骤涨。为此,江宁自治实验县全力修筑堤坝,疏浚河道以防洪水:疏竣南河,修筑北河口玉棉花堤堤埂,新东乡水利工程,农田水利事业,疏竣燕子矶农河及太平河,七里洲筑堤,重建桥头闸,修建陶吴牛王坝闸,汤山镇汤水闸等。江宁自治实验县期间,共计疏浚河流一道,挑土29.5万立方;建造及补助人民自建之闸堤硧湫共150余处;修筑江堤5公里防汛;购抽水机16部,共计受益农田6万亩。 

2.交通    

江宁处于长江下游,又为首都畿辅,水陆交通“尚称便利”,然仍有一缺点,“尚无贯通本县东南部之公路”与“横贯各路之线”。时人认为:“交通为文明之母,攸关于政治之清明,实业之振兴,治安之巩固,教育之普及,文化之进步者至钜……建国方略之物资建设,首重交通。”是以民国二十二年江宁自治实验县成立后不久,县政府即确定三年筑路计划,期以50万元的经费,完善全县的交通网。此段时期,江宁自治实验县共修筑公路、桥梁计有6条,共长613公里,翻修公路及街道三处,长十公里, 如修筑京湖公路、土山大桥、东丹路、郊外路、禄谢路,翻修和燕路等。


民国时期筑路工人用石盘夯实土地(图片来自网络)


此外,县政府还在建设科下建一养路工程队,先仅有10人,后因实际需要扩充至30人,其中除工头外设有瓦、铁工各一人、小工20人。该队主要负责修理县境内以及建筑短程公路,如栖霞街至石埠桥公路路面、栖霞乡村师范至车站之路;翻修、整顿各镇之道路市容,民国二十二年完成江堤路、上新河街道、栖霞街街道等,民国二十三年对京湖公路的路基进行整理。 


(二)农、林、副业

1.农业


民国时期的农民(图片来自网络)


(1)农业技术改进

江宁自治实验县期间,县政府除保持原有的东善桥农业改良场外,于民国二十二年冬在淳化镇创办一家垦殖农场(第二年改为农业改良场淳化镇分场);在牧龙镇附近创设一家农牧示范场(第二年改为农业改良场牧龙镇分场),进行垦荒、畜牧。此外还在土山镇(后改名为东山镇)创设农作改良试验区,专门从事稻作、麦作试验、育种和推广事宜。

(2)农村救助

民国十九年以来,江苏省的农产品价格连年下降,使得江宁县农民收入逐年减少,农村高利贷盛行。为推动江宁农村经济的复兴,江宁自治实验县政府对农业、农村、农民进行一系列的救济活动。如县政府与上海商业储蓄银行联合设立湖熟镇农民抵押贷款所、农业抵押仓库;与江苏省农民银行共同办理合作事业;成立耕牛会;发放青苗贷款等。湖熟镇农民抵押贷款所的设立被视为一项“壮举”,于民国二十二年六月成立,七月一日开张,开办后每月贷出金额多在数千元,最多的月份达20988元 。农业抵押仓库是以稻、麦、豆为抵押进行放款,在湖熟、龙都、杜桂、江宁、板桥、铜井、陆郎乡、牧龙镇、谷里镇、河口、安德门、上林乡十二处建立抵押仓库,并于民国二十二年十月初开始营业,当月放贷104042.86元。 与江苏省农民银行的合作始于民国十七年,至民国二十三年,江宁成立的合作社133个,但由于经费不足,江苏省农民银行放贷较难。县政府联合银行提倡耕牛会,以牛抵押,民国二十三年成立耕牛会79处,会员340人,借出贷款33329元 。此外江宁县政府为救济民国二十年因遭水灾的农民特办理青苗贷款,因经费有限,仅在一些重点地区办理,共贷出款项4823元,经费由县政府支付,不取利息。 


2.林业


树林-拍摄于民国时期(图片来自网络)


民国二十二年,江宁农业改良场培育出各种苗木845285株供县内造林使用。民国二十三年,培育可供造林苗木五十余种,计230万株以上,其中马尾松、黑松最多,美国白杨、枫杨、侧柏、刺槐、梧桐等次之。苗木中供建筑类的较多,其次供行道观赏。一般是免费发给人民自行种植。民国二十二年,人民领苗木八十万株进行栽植。民国二十三年,人民领去苗木以及农场自行造林者,共计260万株。并计划在江宁自治实验县实验期间,将全县所有荒山,完全造林,“务使全县濯濯之童山,一变而为郁郁苍苍之森林也。” 江宁自治实验县除鼓励人民自行种树外,并在公地上自行造林。民国二十二年,江宁自治实验县于植树节在土山栽植马尾松、侧柏等苗木4.64万株;在农场场地上栽植马尾松、黑松等苗木32.5万株,由于栽植保护得宜,成活率甚佳。


3.副业

(1)蚕桑业

江宁县栽桑养蚕历史悠久,清代著名的宁缎,蚕丝原料主要产自江宁县。民国初期,江宁县政府设立建设科,兼管农林场圃和蚕桑工作。桑事业发达,特别是县东北部及西南部:桑树满野,蔚然成林,农家妇女多以采桑育蚕为职业。《江宁县政概况》记载:“民国十八年以前,全县每年生丝产额达300万两左右。”民国十九年以后,因世界丝绸价落,南京平缎主要市场在东三省被暴力所阻,加上蚕户育蚕墨守旧法,蚕病蔓延,本县蚕桑一落千丈,蚕丝年产额不过数十万两,“江宁出产之生丝滞销”。 民国二十二年,江宁自治实验县政府与中央大学农学院进行技术合作,改良蚕种,并在陶吴、元山两处办蚕桑指导所,进行蚕桑改良实验。当年取得显著成绩,茧价较之土茧,每石高出十余元,备受两地人民之信仰,是年秋继续办理。民国二十三年,请国立中央大学农学院继续进行技术合作,是年二月,县政府又请农学院桑蚕教授、助教数位,下乡实地视察、指导。此外,江宁自治实验县认为本县的土蚕 “皆具病毒之遗传,品质恶劣,实属淘汰之列”,而且土茧死亡率为三分之二,因此予以禁止。为了体恤蚕户,县政府以每张八角的价格进行收购。民国二十三年春茧期,共发改良蚕种18385张,产鲜蚕4596担,每担价格27.8元,共计银128688元。 

江宁自治实验县期间,江宁蚕桑业一度复苏。后由于帝国主义掠夺,全县蚕桑生产,又日趋衰落。江宁沦陷后.蚕桑生产濒于绝境。


(2)渔业

民国时期的渔民(图片来自网络)


民国二十一年十月,江苏省实业厅通令全省举办“渔业法”及渔业登记规则。不久后,江宁自治实验县成立,对渔业进行整顿。民国二十三年五月,县政府责令三个月内,渔民来府登记,或由渔会转报登记个人渔业权、入渔权。个人渔业权登记费七元,县政审核合格的渔业人再备送印花税,换取渔业执照。入渔权登记与个人渔业权相同,合格的发入渔证书,有此两种执照可至长江上捕鱼。此外县政府根据“渔业法”施行规则第十六条还进行“小规模渔业”登记,秦淮河沿岸的渔业较多属于此类。实业部规定渔业人不履行登记的,可照行政执行法强制办理。但是县政府即使强制执行,收效也甚微。主要是由于:一些渔业人认为这是“政府借此收费”,拒不登记,并且登记时正值河水上涨,渔业人不能捕鱼,离开渔业地,登记人员无处可寻,因此登记困难,时有停顿,时至8月,登记个人渔业权39人,入渔权63人,小规模渔业105人。 


五、公安

江宁县自民国十八年~二十年,“匪氛最炽,结党成群,占山聚寺,抢劫绑架,烧杀淫掳,无所不至”,经宪兵司令部排队驻剿,才将大股土匪击散,但仍有小股土匪三五成群,各种案件时有发生。 江宁自治实验县成立后,对治安进行整顿,民国二十二年2~8月,与整顿治安以后的民国二十二年九月至民国二十三年八月相比,绑票案由月均3件下降为月均0.5件,抢劫案由月均2件下降为月均0.67件,破获率由50%增至80%,“至于烟赌,以缉捕之严(一年半计获烟案1593件,烟犯3236人)亦渐濒绝迹”。县政府还对保卫团进行整顿,对保卫人员进行分区和集中训练,兼重军事与公民教育。民国二十二年2月,县政府开始整理“保卫团特务训练班”(后改名“保卫训练所”),委派专门训练人员负责训练事宜,聘请优秀教官担任各科教员,并尽力改善设备。至民国二十三年,训练合格的保卫人员达千人以上。 

江宁县作为地方自治模范县完全是由国民政府一手推动、刻意树立起来的。对乡村进行一系列改革,从“理论、动机、还是立法等方面,都具有明显的政府行为特征”,“是一场政府直接操纵的自上而下的乡村改良运动”。这一乡村改革在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取得一些成效,促进江宁乡村的发展。但是,随着日本侵华脚步的加紧,江宁自治实验县的乡村改革受到搁置,民国二十六年底江宁县沦陷后,江宁自治实验县的乡村改良已无从谈起,江宁县乡村发展受阻。  


(江宁区志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