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南京记忆 | 还记得小时候去澡堂的日子吗?
责任编辑:李琳琳  文章来源:编研处  发布时间:2020-05-21 09:42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作者:刘有海


以前大众浴室在城市中是必不可少的。浴室,南京人和北方人称之为澡堂,沐浴称之为洗澡。上海人称浴室为浑堂,沐浴称为汏浴。广东人则称沐浴为冲凉。



颜料坊原有二家澡堂。南头叫“玉新池浴室”,街中段称“铭星浴室”。从小父亲常带我到铭星浴室去洗澡,因为靠家近。我小时候洗澡是不花钱的,只是父亲半年给柜台一些钱就行了。铭星澡堂要比玉新池小一些,简陋一些,到1954年不知什么原因关门了。玉新池在城南也算一家不错的浴室,房屋比较高大,房屋上部都是玻璃窗,可以显得内部比较明亮。陈设也算精美、干净,尤其头等的二间休息厅,那装潢得很漂亮气派都是一样的,整个浴室都是围绕着浴池展开的。大的浴室在浴池周围有6间休息厅,小的浴室也有4间休息厅。



当时南京以三山街“三新池”为最好最大,而且还有女浴室。浴池一般分内外二间。内间有一个大池、二个小池,小池温度最高,上面铺有用粗木条做成的栅栏式的隔板,以供人们躺在上面进行熏蒸。另一个小池供人们烫洗,尤以烫脚的人为多。大池四周有台阶浸在水中,以便人们半浴。各个水池有洞连通,洞口有布包住的大木塞,开启或堵住,借以调节各池水温。浴池外间是清洗间,原先有冷热池水,以便浴客用长柄小木桶舀水倒在浴盆中清洗,后来有淋浴后,池子和浴盆架子都去除了。外间还置有二张大宽木凳,以供客人躺在上面擦背。有二门,通向各休息厅。休息厅以1958年计,最好的厅1角8分,依次为1角6分、1角4分、1角2分、1角。好的厅每个客人有杯香茶。浴室服务周到,有理发、捶背、修脚、擦背等。



我最爱下午去洗澡,一来大池水比较干净,二来客人较少,洗完澡可以小睡一会。小时随父亲洗澡,下午还可以吃到一碟五香干或五香豆。下午在浴室洗澡,常常会碰到京剧票友在浴室中吊嗓子,因为浴室内始终是热气腾腾、雾气茫茫,空气中的水分较多,吊嗓子不伤喉咙。要是有二三个票友碰到一起,也绝不会PK,只是轮流进行。



在大池中洗澡无比舒服,光着身子,无拘无束。不是因为脏要来洗澡,而是泡在水里太快活了。在大池中泡澡,大家光着身子,不分高低贵贱都一样洗澡。心中感到平等不受拘束,互不相识的人谈得也很好。在大池洗澡有个缺点,就是天花板上的冷凝大水滴会不规则地向下滴,热的身体碰到冷的大水滴很是难受。躲也难躲,防也难防。除非你一直抬头,紧盯天花板看。要这样,你澡也洗不好了。但是你要是到瓮堂去洗澡,就不会有这样的烦恼了。



城南瓮堂澡堂有二,一处在中华门外雨花路一横巷叫悦来巷,澡堂大概也叫悦来浴室,它的浴室与其他澡堂浴室不同之处就是浴池上方是一个碗形的顶,从外面看就像古代将军的头盔,浴池的上方冷凝水是顺着四壁流下,而且这种顶很聚热气,不易扩散,所以又保温又省煤,据说这个瓮堂还是明朝遗留下来的。还有一处,在胭脂巷小船板巷之中,这个瓮堂浴室比较小,简陋些,票价一律一角。这两家瓮堂浴室离家稍远,除了好奇去洗过几次。

大众浴室本是公共场所,三教九流各色人等都能来此洗澡,但大家都是图舒服享受的,所以打架滋事极少。洗过澡后,大家无拘无束,高谈阔论,闲言碎语很是热闹。虽然那时传播不发达,连电话也很少,但浴室的大道消息和小道消息、社会新闻传播速度极快,源源不断。上午发生的事情,下午浴室内就能知道,要是上海、芜湖昨天发生的新闻,今天在浴室就能知道,所以那时茶馆和浴室就成了新闻集散地。假如客人谈话滑了边,跑堂就会提醒:“说话注意点,不能瞎讲啊!”假如客人待的时间长了,又上了客人,服务员也不会撵你走,只是一会递个热毛巾给你,直到你不好意思穿衣走人。

南京解放前是民国首都,达官贵人多,各级机关多,老板多,生意人多,市场畸形繁荣,尤其茶馆、酒楼、浴室到处都是,典型的消费型城市。南京、扬州、镇江一带流行“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也反映出那时的民风和市井生活。泡澡堂图的就是舒服、休闲和快活。浴室的跑堂师傅(解放后统称服务员)百分之八十以上是扬州郊区、郊县人,做事勤快,服务热情,很得老板和顾客的喜欢。扬州三把刀(菜刀、理发刀、修脚刀),浴室也占一把刀呢!


(本文选自《南京史志》2017年第二期)


(编研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