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纪念陈作霖逝世一百周年专题】陈作霖藏书与刻书
责任编辑:李琳琳  文章来源:编研处  发布时间:2020-07-20 14:28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作者:周子舆


陈作霖(1837~1920)字雨生,号伯雨,晚号冶麓老人,学者称可园先生。江宁府江宁县人。父陈元恒,字葆常,肄业于钟山书院,清同治六年(1867)丁卯科举人,著述有《听秋馆诗草》《焚余草》《稀龄撮记》。雨生于咸丰元年(1851)补诸生。咸丰三年金陵沦陷,随家流落江淮之间达十二年。同治四年回里。肄业钟山、惜阴书院,文名颇甚,所作诗古文词深受临川李联琇、全椒薛时雨山长赏识,与同窗刘寿曾、冯煦、姜渭、姚兆颐、秦际唐、朱绍颐、何延庆等相互推重。



同治六年(1867)父元恒中丁卯科举人,有宝应、东台等县教谕、训导之聘,均未就职,留居家中,修葺老屋,开拓宅后空地,莳花种竹,辟为可园。酷嗜购书。“先考楹书不多,兵燹荡然。二十年来购买经史子集各若干种,尽堪翻阅。”①同治元年,于镇江购得《外国竹枝词》(清尤侗撰),寄给雨生,雨生称:“予家之藏书盖以是为滥觞云。”②“开西轩数楹,以置图书”③,终朝手不释卷,啸咏其中,怡然自得。可园后经雨生扩建,纵横半亩之内诸景如簇,有寒香坞、丛碧径、望蒋墩、延清亭、蔬圃、香无隐廊、蕉径、豆篱、桐竹交翠堂、蠹窠稚松坪、通溜桥、看山待月之台、留春亭、读来生书斋、冶麓山房、棠芬书屋、蛰斋、洗桐书屋、竹巢、笋香斋等。住宅区域有于斯堂,为会客处。稍进,有养和轩,雨生父子读书斋,杂花络壁,芳草侵阶。再进,有凝晖室,房前梅花,房后美人蕉,冬夏皆宜,雨生父母燕息之所。室后有凝晖廊;穿廊往北是征文考献之室,三楹,“予修志时尝居之,北牖洞达,清风徐来,院中有榴一株”④。又名瑞华馆⑤。雨生《瑞华馆》诗云:“万卷罗经史,其书亦满家。文章吐奇瑞,不数洛如花。”⑥

经咸丰癸丑之乱,家中藏书荡然无存。异乡漂泊十二年,遇友人有善本书,陈作霖便借归摘抄。同治三年(1864)归里后,与诸名流角逐文场,于是购买乙部、丁部书,作为词章之助。四十岁以后开始研究经术,于是购置甲部书。光绪元年(1875)以来,世俗崇尚新异,往往摘引丙部书以炫耀博识,于是购置丙部书浏览。“荏苒五十年间,凡得书以部计者若干,以卷计者若干,”自喻“贫儿暴富”⑦。作《守书歌》云:“守书如守城,誓与书存亡。经营四十载,乃有此金汤。多文以为富,非同玉帛藏。一朝遭离乱,竟将弃道旁。宛委穴既室,对兹心彷徨。焚之何太忍,世诚与重光。岂知圣贤道所系,精光耿耿射穹苍。嫏嬛真福地,劫火不能伤。昔之视书为性命者,秦有济南伏,隋有龙门王,我愿与之上下千古而翱翔。”⑧雨生留心乡邦文献,抄录乡贤诗文集数百册,《国朝金陵文钞》中不少文章即选自雨生抄本。

雨生藏书风格:“夫予之藏书与世俗异,不矜夸宋明板本以为珍玩,但取其有字可读,故笥中无不阅之书,书中无不跋之尾,毕生之精力尽于是矣。”⑨当石印本流行时,书价大跌,购进不少。“秋风江上凉,云翔集书贾。石印幻奇文,书价贱如土。插架千万轴,顾盼恣所取。贫儿忽暴富,努力勤训诂。”⑩藏书以清通行本为主,其次为抄本,内容多金陵文献,雨生言:“余素好乡邦文献。”11“金陵为声名文物之邦,予生长其间,留心乡献,并世同志则有朱崇峄(桂模)、甘健侯(元焕)、翁铁梅(长森)诸人,搜讨辩难,各矜创获,致足乐也。”12《冶麓山房藏书跋尾》四部之中,多乡邦人士著述、掌故文献。于丁部专设“金陵诗钞类”。“余喜钞近人诗什,而于金陵人则别录之。”13



不少藏书为友人所赠,其中多友人刊刻,《冶麓山房藏书跋尾》中一一记录。赠书人有傅春官、刘寿曾、翁长森、甘元焕、缪荃孙、刘世珩、夏家镐、秦际唐、程先甲、洪汝奎、张士珩、顾云等。缪荃孙在金陵期间,先后供职钟山书院、江南高等学堂、江楚编译官书局、江苏通志局,均与雨生共事,诗酒往来二十余年。荃孙赠送《艺风藏书记》二册,雨生评价:“于版片图记考订极精审,是盖以赏鉴名家者。”14刘世珩在光绪三十一年(1905)赠送《聚学轩丛书》一套,雨生赋诗答谢:“聚学轩中存秘籍,居然加惠到鲰生。锡朋殊宠分君富,炳烛余光照我明。甲乙丙丁丛四部,雨风雪月读三更。老来双眼犹多福,校本休夸足利精。”15世珩刊印元明传奇旧本数十种,雨生托傅宗说借阅,世珩说:“明年可园八十,予必以所刊各种为寿。”16雨生急于借阅,戏赋一诗:“富贵功名新脚色,戏场跳舞古衣冠。前人院本后人鉴,侭许撑开眼孔看。寿世文章为我寿,感君如锡百朋资。更须速付梅花驿,莫到延陵挂剑时。”世珩次韵作答:“酒杯在手忘世界,高枕双雷着道冠(避世海上,自号枕雷道士)。七十古来说稀罕,八旬岂可等闲看。传奇刻止《桃花扇》,正是前朝屋社资。寄到石头城下日,会君莱舞献觞时。”17部分藏书借抄于高德泰、孙文川、甘元焕、叶宝树、翁长森等。高德泰“于同乡诗人别集庋藏最富,予得假而遍读之”,并抄录若干部。雨生与家君都曾借抄孙文川藏书。

藏书目录:《可园存书目录》4卷18。别撰《可园存书跋尾》5卷、《可园存书跋尾续》1卷19。《冶麓山房藏书跋尾》不分卷20。

印鉴:“陈作霖印”“雨生”“伯雨”“陈作霖伯雨氏之印”“可园主人”“棠芬老屋之章”“读书不放一字过”“实事求是”“征文考献”“白门陈氏珍藏”“陈氏珍藏”“瑞华馆收藏金石书画印”等。



刻书:《金陵通传》45卷、《补遗》4卷,陈作霖撰,清光绪三十年(1904)陈氏瑞华馆刻本。《〈金陵通传〉凡例》云:“金陵为人文渊薮,甄录诸书,以廿四史为主,而景定、至正二志辅之,路氏《帝里人文略》、朱氏《诗汇姓氏录》,亦一大宗也。其余府县各志以及大家谱牒,下逮稗官小说,皆不敢遗,竭三十年之力,廑乃告成。”《金陵通纪》10卷、《国朝金陵通纪》4卷附《金陵通纪补》1页,陈作霖撰,清光绪三十三年陈氏瑞华馆刻本21,民国元年(壬子年,1912)补刻。《金陵琐志五种》,内收《运渎桥道小志》1卷、《凤麓小志》4卷、《东城志略》1卷、《金陵物产风土志》1卷、《南朝梵刹志》2卷,清光绪、宣统年间(1875~1911)冶麓山房刻本。《〈金陵琐志五种〉总目》云:“予隶籍建康,留心文献,两襄志局,考核益宏。既辑成《金陵通纪》《通传》二书,典章人物,确有明征矣。奈卷帙浩繁,付刊不易。若兹《琐志五种》者,胜专半壑,地割一隅,钓游所经,方域无舛。抚今追昔,沧桑之感慨滋深;彰往察来,衮钺之劝惩亦寓。汇而梓之,盖祭海先河之意焉尔。”《可园文存》16卷,陈作霖撰,清宣统元年(1909)可园刻本。《可园诗存》28卷,陈作霖撰,清宣统二年可园刻本。《可园词存》4卷,陈作霖撰,清宣统二年可园刻本。



募刻朱绪曾《金陵诗征》。《金陵诗征》92卷,为朱绪曾历时三十年所辑成。绪曾逝世后,书稿为其子朱桂模守护。桂模病革之时,以整理、刊印事委托雨生。雨生因此稿篇幅过于巨大,于是与冯煦、张士珩、秦际唐、甘元焕、翁长森、顾云、方培容、邓嘉缉等发起先刊刻清代部分,并撰《募刊〈金陵诗征〉疏》,筹集资金。又与冯煦等分任编辑、校勘工作。光绪十三年(1887)刊成《国朝金陵诗征》48卷,雨生与翁长森、翁长芬兄弟邀集名流魏桂、吴学濂、朱孔彰、鲁桢、马征麟、成兆麟、刘显曾、冯圻、唐芝兰、薛葆柽、卢崟、杨长年,以及原发起募刊、参与编辑校勘工作的张士珩等三十五人,祭金陵历代诗人于薛庐之有叟堂。雨生撰有《盋麓祭诗记》,为同光间金陵文坛的一大盛事。后于光绪十八年续刻成清以前部分44卷,《金陵诗征》92卷全部刊成。


注释】:

①〔清〕陈元恒《稀龄撮记》:“光绪八年壬午年六十五岁”,《冶麓山房丛书》第12册,《明清未刊稿汇编初辑》第9种,台北市:联经出版事业公司,1976年7月初版。

②〔清〕陈作霖:《外国竹枝词跋》,《冶麓山房藏书跋尾·乙部·评古类》,《冶麓山房丛书》第7册。

③夏仁溥:《陈葆常表伯轶事》,《榷轩随笔》,《南京文献》第14号,民国37年(1948)2月南京市通志馆印行。

④〔清〕陈作霖:《可园记》,《可园文存》卷八,清宣统元年(1909)可园刻本。

⑤〔清〕陈作霖《可园记》:“征文考献之室……又曰瑞花馆,因己卯之岁(清光绪五年,1879)丽春并蒂同心而锡此号也。”陈作霖《先考行略》:“因丽春花有同心并蒂之祥,筑瑞华馆三楹。”(《可园文存》卷十二)陈诒绂《金陵园墅志》卷上《清·可园》:“光绪己卯,丽春花开,有并蒂同心数朵,筑瑞华馆以纪盛。南为凝晖室,与叔父奉先王父母养于内。北接征文考献之室,日肆著述,学者称可园先生。”

⑥〔清〕陈作霖:《可园八咏》之三,《可园诗存》卷十六《倦游草(起光绪庚辰正月迄壬午十二月)》,清宣统二年(1910)可园刻本。

⑦〔清〕陈作霖:《可园藏书跋自序》,《寿藻堂文集》卷上,民国7年(1918)铅印本。

⑧〔清〕陈作霖:《守书歌》,《寿藻堂诗集》卷二《心太平室草(起辛亥九月至壬子八月)》,民国7年(1918)铅印本。

⑨〔清〕陈作霖:《可园藏书跋自序》。

⑩〔清〕陈作霖:《秋日即事杂诗三首》之三,《可园诗存》卷十八《冶麓草中(起光绪丁亥正月迄己丑十二月)》。

11〔清〕陈作霖:《国朝金陵传记杂文钞跋(钞帙)》,《冶麓山房藏书跋尾·乙部·传记类》。

12〔清〕陈作霖:《金陵赋、金陵历代建置表跋》,《冶麓山房藏书跋尾·乙部·地舆类》。

13〔清〕陈作霖:《金陵诗文近录跋》,《冶麓山房藏书跋尾·丁部·金陵诗钞类》。

14陈作霖:《艺风藏书记跋》,《冶麓山房藏书跋尾·乙部·书目类》。

15〔清〕陈作霖:《刘葱石观察世珩以〈聚学轩丛书〉见赠赋谢》,《可园诗存》卷二十四《钵山草(尽乙巳一年)》。

1617〔清〕陈作霖:《可园诗话》卷六“刘聚卿观察世珩喜印古书”条,民国8年(1919)铅印本。

18《可园存书目录》4卷,稿本,南京图书馆藏。

19《可园存书跋尾》5卷、《可园存书跋尾续》1卷,残稿本,南京图书馆藏。

20《冶麓山房藏书跋尾》未刊稿,《冶麓山房丛书》本,台北市:国家图书馆藏。

21《国朝金陵通纪》卷四末页题“宣统元年校刊”。


(作者单位:南京市地方志办公室)

(本文选自《南京史志》2020年第一期)


(编研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