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纪念陈作霖逝世一百周年专题】陈作霖、陈诒绂父子与《金陵琐志九种》
责任编辑:李琳琳  文章来源:编研处  发布时间:2020-07-21 14:57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作者:卢海鸣


《金陵琐志九种》包括《运渎桥道小志》《凤麓小志》《东城志略》《金陵物产风土志》《南朝佛寺志》《炳烛里谈》《钟南淮北区域志》《石城山志》《金陵园墅志》,共计九种,是清末民初南京著名地方文史专家陈作霖、陈诒绂父子共同撰写的有关南京地方历史文化的重要乡邦文献。




(一)


《运渎桥道小志》,撰于清朝光绪九年(1883),光绪十一年仲夏刊印。运渎开凿于三国孙吴时期,是孙吴政权为了将江南的物资运入宫城里的仓城而开凿的一条人工河道。该书以古运渎为主线,以横跨运渎之上的众多桥梁为纬线,忠实记录了这一地区流传的掌故逸闻,详细叙述并考证了里巷、街衢、桥梁、祠宇、园林的变迁以及人情风俗的变化。

《凤麓小志》,撰于光绪十二年至二十五年间(1886~1899)。“凤麓”指的是凤凰台山麓。凤凰台位于南京城西南隅,是南京人文积淀丰厚的一个地区。书中以凤凰台为中心,按照地、人、事、文的顺序,精心考证了这一地区街道、古刹、园墅的兴替,记述了这一地区居住的历代名人,以及农业、手工业、商业的情况,并搜罗了有关这一地区的大量诗文等。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该书详细地记载了南京丝织业,特别是云锦的生产时间、地点、季节、规模、工具、管理模式以及销售地区,是研究南京云锦发展史和我国近代经济史的重要参考文献。

《东城志略》,光绪己亥年(1899)可园刊印,成书时间仅次于《凤麓小志》。“东城”指中华门以东一隅,即南京人俗称的“门东”地区。其范围北以内秦淮河为界,东面和南面以明城墙为界。书中按照山、水、街道的脉络,考证、记录了这一地区自然景观和人文建筑的历史源流,辨析了历代名人与这一地区的渊源和联系。

《金陵物产风土志》,光绪戊申年(1908)可园刊印。该书将南京的物产分为植物、动物、矿物、食物、用物五大类,详细考证了这些物产的源流,忠实记载了它们的发展状况。在自然环境日益恶化的今天,南京的许多特色物产已经灭绝或濒临灭绝,逐渐成为历史的记忆。该书为我们研究南京的土特产和饮食文化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资料。

《南朝佛寺志》,刊刻于光绪二十六年(1900)。南京六朝时期佛寺多达500余所。明朝葛寅亮《金陵梵刹志》曾做过全面的研究。至清末,上元(今南京)学者孙文川(1822~1882)有感于家乡佛寺的衰落,于同治初年客寓北京贤良寺时,撰成《金陵六朝古寺考》,一直未能刊行于世。陈作霖从友人刘世珩处借得该书的稿本后,进行了重新考订,改名为《南朝佛寺志》,分为上下两卷刊行,署名为“孙文川葺述,陈作霖撰”。该书共收六朝佛寺226所,上卷记录了孙吴、东晋、刘宋三代的佛寺;下卷收录了萧齐、梁、陈三代佛寺。对于每一座寺庙,该书都做了缜密的考证。该书是研究六朝佛寺的重要著作。

《炳烛里谈》,成书于光绪末年,宣统辛亥年(1911)六月刊行。书中记录了作者生平所见所闻,内容涉及政治、经济、文化、人物、民俗风情等方面,堪称是明朝周晖《金陵琐事·续金陵琐事·二续金陵琐事》和顾起元《客座赘语》的续篇。


(二)


陈诒绂(1873~1937),字稻孙,一字蛰斋,号无何居士。陈作霖长子。诸生。先后任南京中学堂、师范学堂教习近三十年。1918年,任江苏通志馆分纂。1921年,赴北京协助徐世昌编辑《晚晴簃诗汇》,并任四存学会编辑主任,专事研究颜李学派。陈诒绂自小随父游历金陵山水,探胜搜奇,对南京充满了淳厚的感情。他于1923年返宁,闭门著述,继承父志,致力于乡邦文献的著述。撰有《钟南淮北区域志》《石城山志》《金陵园墅志》《金陵陵墓志》《金陵艺文志》《金陵小品丛书》《续金陵通传》《金陵通传补》《金陵通传姓名韵编》《金陵隐逸传》《金陵耆贤传》《续金陵祠祀乡贤汇传略》《金陵祠祀孝弟汇传略》《江宁祠祀列女韵编》《清代金陵兄弟同试题名传集》。辑有《续金陵文钞》(一作《续国朝金陵文钞》)。陈诒绂的作品,大多未能刊行,部分稿本业已失传。在陈诒绂的作品中,我们选择了其中的三种,纳入《金陵琐志九种》中。这三种是:

《钟南淮北区域志》,该书是作者继乃父陈作霖的《运渎桥道小志》《凤麓小志》《东城志略》三书之后而作,1917年刊印。书中记载的区域为钟山以南,淮水(秦淮河)以北。具体区域包括东至明城墙,西到鼓楼,北沿明城墙达西北的仪凤门(今兴中门),南抵秦淮河的广大地区,范围占当时江宁府城(今南京主城区)之半。该书分山冈、水渎、街巷三个部分,将城廨、宅第、园墅、祠庙、寺观、坟墓、人物,随其所在各注于下,所言故实和考证源流皆有所依。

《石城山志》,成书时间在1917年左右。石城山,又名石头山,即今天南京城西的清凉山。该山自古以来与钟山齐名,“钟山龙盘,石头虎踞”即为明证。石城山西接明城墙,历史文化底蕴丰厚。该书以石城山为中心,分山北路、山南路、山东路三个部分,山北路至北城狮子山段城墙而止,山南路至新街口而止,山东路至干河沿而止,西面以明城墙为界。作者按照这三个部分,依照《水经注》的体例,详细叙述了这一地域的名胜古迹和风土人情。该书和《钟南淮北区域志》与陈作霖先生的《凤麓小志》《东城志略》《运渎桥道小志》,共同构成了南京地域文化的系列图书,也演绎了南京文坛父子共同著述“一家之言”的佳话。

《金陵园墅志》,成书于1933年,同年由翰文书店出版。该书上起上古,下至民国,是一部专门记载南京园林别墅的专著。全书分为三卷:上卷按时代先后顺序,记述了南京历代园墅名称、位置、建筑以及其中发生的故事;中卷收录了相关的园墅游记50余篇;下卷汇编了与这些园墅相关的诗词200余首。该书保存了许多珍贵的历史资料,有些游记和诗词弥补了文献记载的空白,对于了解南京园林乃至江南园林的发展历史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三)


陈作霖、陈诒绂父子作为南京地方文史名家,治学严谨勤奋,注重实地考察。他们共同撰写的这些作品,为我们描绘了一幅真实而又客观的清末民初南京的市井画面。书中的街巷地图、织机图等更是难得一见的资料。从这九部作品中,不仅可以领略到陈氏父子的渊博家学,还可以感受到他们对于故乡桑梓的挚爱之情。同时,这些作品,对于研究南京城市发展历史和解读南京街巷地名、名胜古迹、风俗民情等均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也为今天南京城市规划和历史文化名城的维修保护提供了重要的史料依据。

自清朝光绪十一年(1885)开始,至宣统元年(1909)为止,《金陵琐志五种》(《运渎桥道小志》《凤麓小志》《东城志略》《金陵物产风土志》《南朝佛寺志》)陆续出版。1963年12月,南京十竹斋将《金陵琐志五种》与陈作霖先生晚年专讲金陵掌故的随笔集《炳烛里谈》,及其子陈诒绂《钟南淮北区域志》《石城山志》,合为《金陵琐志八种》刊行于世。2008年,南京出版社又将《金陵琐志八种》,与陈诒绂《金陵园墅志》一道合为《金陵琐志九种》,简体横排,点校出版。


(作者单位:南京出版社)

(本文选自《南京史志》2020年第一期)


(编研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