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南京记忆 |彭城山顾璘墓:此地何人领物华(中)
责任编辑:冯宁  文章来源:江宁区志办  发布时间:2020-08-28 15:45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作者:程 明


顾璘所相中,作为自己托身之所的彭城山,位于今江宁区境内。宋朝人修纂的《景定建康志》中,记载彭城山,“有彭城馆,在城东南四十五里,周回九里,高二十七丈,西连祈泽山,北接青龙山。”清朝《同治上江两县志》的描述更为细致生动,“有水下注,涓涓成渠,石梁横焉,临渠有彭城馆。”上元县衙位于南京城内中部偏东位置。从距离看,彭城山位于南京城东南远郊。江宁文史专家赵慕明先生在《江宁山水》一书中,将与青龙山、天宝山毗连的大连山认定为彭城山,这个结论有待进一步证实。赵先生自己也提出疑问,大连山主峰高282,5米,与彭城山高度相差甚远。


《金陵古今图考》一书“境内诸山图”里标注的“彭城山”


顾璘好友陈沂撰有《金陵古今图考》一书,中有“境内诸山图”,图中标注,彭城山在祈泽山以东,青龙山以南,与两山紧邻,似有隐隐的地脉接续。现这一地区已辟为工业园区。通往淳化古镇的道路,在青龙山口有长长的上下坡道。原来,滚滚车轮碾过的正是彭城山。


徐州戏马台内项羽雕塑


江苏省徐州市古称彭城。南京郊外的一座小山何以称作彭城山呢?魏晋时期,中原战乱,无法立足的王公贵胄,带领大批士人、百姓南迁。南朝建立后,北人将新落脚的地方冠以家乡之名,史称“侨置郡县”。彭城是古国,是著名的帝王之乡,历代都作为王公封地。和“琅琊郡”、“陈留郡”这些侨置的地名一样,彭城山这一名称也透出人们对故土,对往日荣光的依恋。

彭城山泉水丰沛,涓涓流淌,在山脚汇成沟渠,渠上有好心人搭起石桥,方便人们往来通行,临渠还建有彭城馆。古代生产力水平低下,交通设施简陋,只在重要水陆道口才会建造桥梁。上元县的乡村桥梁为数寥寥,彭城山桥是其中一座,记录在县志中。彭城馆也非官设的驿递馆舍,而是私人建造的客馆。何人所建,建于何时,皆不可知。只知道它历经山中几百年的雨雪风霜。宋朝金陵诗人徐竞游览彭城山,写下一首诗:


高馆不知处,

游人空往还。

乱鸦残雪树,

荒冢夕阳山。


彭城馆在凄凉的冬日景象映衬下,愈发孤寂。泉水潺湲,滋养着彭城山。善人筑路架桥,便利乡民。高人栖息,读书修道,远离俗世纷争。彭城山景色清幽,隔绝了车马喧嚣。山谷中偶尔响起的足音,又于朴野之中,显出几分飘逸。


中华门(原名聚宝门)


顾璘先祖本是苏州人。明初洪武年间,大规模建设都城,从各地征召工匠。顾璘五世祖被工部召至南京。顾氏子孙读书做官,家运渐渐发达。顾家人在聚宝门(今中华门)外石子岗南坡购置山地,建造家族墓园。顾璘曾祖始葬于此。顾家人非常重视祖茔的营建维护。顾璘叔叔顾纲搭建草庐,陪伴先人。他还买下四周大块山地,培植松楸上万株,荫护祖墓。顾璘将先人居住过的草堂迁至石子岗,取名“松坞草堂”。特殊时日,顾家人会在草堂举行祭祀活动。平日里,顾璘会留宿草堂,青灯书卷为伴,追思先人。石子岗山势危峻,至顾氏祖茔处渐趋平坦,成一块低伏平整的台地,南面土丘环绕,前方隐隐隆起,似一方香案。人们都夸顾家有眼光,选到风水如此佳妙的阴宅,难怪家道日渐昌隆。

在城市附近就有松林掩映,崇岗环绕的家族墓园,顾璘为什么还要舍近求远,选择安息于数十里之外的彭城山呢?

顾璘曾于秋日游历城东诸山,并写下八首组诗,最后一首《秋日寻城东诸山颇历深险得诗八首 其八》,写的正是彭城山。“竹杖逶迤蹑紫霞,羊肠山径莽横斜。林深更隐彭城馆,寺古犹传谢尚家。阴洞闭云飞石燕,寒藤悬树堕风花。周颙去后移文在,此地何人领物华。”

诗中一句“林深更隐彭城馆,”彭城馆早经前人题咏,顾璘又一次提及。彭城馆像一位世外高人,透着一股孤傲,成了彭城山飘逸洒脱的象征,令人神往。

另一首《卜得彭城乐丘漫赋用鲁南韵》中有句“预卜新丘古涧前,”“古涧”是青龙山蘼芜涧。南朝齐代处士刘巘仁孝立身,一心向学,为儒林之宗。他避居此地,朋友们见他四十岁还未娶妻,为他张罗了一门亲事。刘巘不为所动,折取涧中数枝蘼芜而去。刘巘墓地也在青龙山,齐竟陵王萧子良,随郡王萧子隆,著名文人沈约、谢朓等都来此地,展墓赋诗,三致敬意。为了研求学问,述圣人之志,刘巘放弃了世俗的乐趣和欢爱。顾璘将墓地选定在蘼芜涧前,许是和先贤灵犀相通,惺惺相惜吧。


谢尚书法作品


“寺古犹传谢尚家”指庄严寺。庄严寺由谢尚于永和四年(东晋穆帝年号,348)舍宅建造。本在南京城里,不知何时,人们用旧的寺额,移建于此。谢尚是谢安的堂兄弟,官至镇西将军,豫州刺史。他敏于辞令,善玄言,通音律,自在放达。王导将其比作“竹林七贤”中的王戎,极为赏识。牛头宗六世祖慧忠禅师曾驻锡庄严寺,建法堂传教。庄严寺在元朝毁于大火。明朝开国后,主僧真常化缘复建,并置寺田。顾璘来到彭城山时,庄严寺规模可观,融汇了东晋风流,牛头禅的智慧,历代高僧、信众的精进修行,是体味佛法,歇息身心的理想场所。

彭城山自然风光秀美,人文景观内涵深厚,毕竟远离南京城,有谁会来此游览,又有谁能真正领略这里的物华天宝呢?念及此,顾璘隐隐有些担忧,“周颙去后移文在,此地何人领物华?”周颙是南朝齐代人,精通音韵、佛学,很受齐太祖赏识。周颙素食,清心寡欲,在钟山(今南京紫金山)西面筑隐舍,休假便回山中独处,妻子儿女,屑然不顾。朝中同僚对此很不理解。卫将军王俭问周颙:“卿山中何所食?”周颙回答:“赤米白盐,绿葵紫蓼。”文惠太子问道:“菜食何味最胜?”周颙说:“春初早韭,秋末晚菘。”周颙厌倦繁华,舍弃肥浓甘香,才能在山中寻出真滋味。顾璘觉得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体会彭城山的佳妙之处。周颙故去已近千年,彭城山还能遇见真正的知音吗?


作者简介】程明,文史作家,自由撰稿人。

【注】图片来自网络


(年鉴处 江宁区志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