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南京记忆|“跃进”驰骋六十年
责任编辑:王伟 王晓燕  文章来源:南京史志  发布时间:2021-02-23 15:42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王伟 王晓燕


一个品牌,一段传奇,一种精神。“跃进”——见证了新中国汽车工业从弱小走向强大,从模仿到自主创新的艰难历程。


南汽前身是“一担挑”工厂


1947年1月,著名的鲁南战役爆发,人民解放军在山东枣庄与国民党军快速纵队打了一场遭遇战,缴获了大批机械化装备。三个月后,1947 年3 月27日,部队转战山东临沂地区耿家王峪,许多缴获装备损坏,有的不会用,因此华东野战军决定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特种纵队修理厂,随军转战,称“一担挑”工厂。这就是南京汽车制造厂,后来的南汽集团的前身。


南汽集团的前身——华野特纵修理厂在山东临沂诞生(图片来自“跃进|上汽集团”)


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7月,特种纵队修理厂随军迁宁,接收了原国民党联合勤务总司令部运输署供应司401汽车修理厂,1950 年3 月,成立三野特种纵队修理总厂。

1953年8月,工厂划归第一机械工业部汽车工业局领导,更名为南京汽车修配厂,管理体制由军工转为国营企业,生产正式纳入国家计划,这成为工厂历史上一个重要转折点。当时的军工修理部分与民用部分剥离,军工部分规模很小,位于现在的南京市中央路东侧的红星家具城附近,南汽则为现在的地址。特纵特科学校则改编成后来的位于南京汤山的炮兵学院。


“中国嘎斯”跃进车诞生


上世纪50年代,中国汽车工业还是一片空白。周恩来总理批示:相关部门要“土洋结合、多方协力”,大力发展汽车工业。

相对而言,南汽的技术力量在当时的工业企业中属于比较强的,因此许多新兴的项目,尤其是从前苏联引进的汽车工业项目,南汽理所当然的捷足先登。继一汽成功仿制吉斯汽车(解放牌)之后,1957年10月,一机部汽车局确定南汽仿制前苏联嘎斯51型汽车。

南汽确定了“以制造发动机为主与专业厂相结合,采取广泛协作,组织汽车生产”的方针,从研究仿制070型发动机入手,以发动机、驾驶室和车架为主,在一机部汽车局支持下广泛协作,组织配套生产。只用了半年时间,1958 年3 月10 日,第一辆NJ130型2.5吨载重汽车试制成功,一机部命名为“跃进”牌,这是继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解放牌汽车以后问世的我国第二种牌号的载重汽车。6月10日,一机部正式批准南汽的厂名为南京汽车制造厂。


1958年南汽工人在露天装配汽车的情景


1958年3月15日,第一批三辆130型汽车报喜途中


1958年南京汽车制造厂试制成功第一辆国产“跃进牌”轻型卡车


谈及制造过程,南汽老厂长李阿夫仍难掩心中的激动:“当时一无技术二无设备,条件之简陋是现在不可想象的;但当我们接到了北京来的任务,依然感到豪情满怀。建造中国第一辆轻型卡车,既是政治任务,更是我们每个中国人的梦想!当年我们仿制老大哥苏联的嘎斯车,没有现成的模具,我们就先用马粪纸做一个模型,用锤子边敲边改;没有大型冲床,只好在250吨的小型压力机上分三段压制……那时候核心的几十号人根本没有时间概念,睡醒了起来就干,然后吃点东西,吃过饭后晚上再干,困了就找个地方倒地就睡。连续奋战了八个月,发动机、驾驶室和车架总成三大难题相继化解。后来第一批跃进上路给党中央报喜,我们很多同志都留下了热泪……”。


第一辆130型帆布顶汽车


第一辆130型铁皮顶汽车


跃进NJ130\230(嘎斯51\63)量产后,随即大量用于国民经济生产领域,也同时大量装备于人民解放军,是当时我军轻型卡车的主力车型。跃进230即四驱版的嘎斯51\63在军中大量装备人民解放军空军及海军航空兵的地勤部队,用于歼击机的牵引车。另外也大量被改型成为人民解放军的63 式轮式130 毫米火箭炮,19管(上10下9),车体全重5.57吨,车长5.4米,车高2.5米,车宽2.15米,最大公路速度50 公里,最大越野速度30 公里。此炮最后一次露面是在中越自卫反击战中,曾经立下赫赫战功,后在国内大量退出现役。但是,二次伊拉克战争中,在中东地区的伊拉克,这种南汽生产的火箭炮底盘均有被发现,也就是说,伊拉克在七八十年代引进中国的63式火箭炮之后一直沿用到了21世纪。


朱德题写“南汽”厂牌


1964年1月8日早晨8点多钟,从鼓楼方向驶来三辆汽车,前面是一辆黑色轿车,紧随其后是一辆乳白色轿车和一辆面包车,缓缓地开进了南京汽车制造厂。汽车停在发动机厂门口的大路上。第二辆车率先下车的是一位随行军人,他打开第一辆车车门后,第一个下车的是当时的省委书记江渭清。接着,围着手白色围巾的女同志走下车来,人们认出她是康克清同志,最后下车的是朱德委员长,顿时欢迎的人群报以热烈的掌声。朱德委员长频频向大家招手致意。

朱德委员长参观厂史陈列室,看到鲜明的大标题时曾惊奇在问大家:“怎么叫一担挑?”当他听取完南汽领导汇报后感慨地说:“是啊,我们的军队不也是这样发展起来的吗,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一担挑”是指用扁担一挑就走,是南汽最初艰苦发展的故事,也让人想起我们小时候读过的语文课本《朱德的扁担》,何其相似啊。

接着,朱德委员长参观了发动机厂和总装厂,看得非常认真细致,连每台压力机的压力大小,几分钟能出一部汽车都要问个明白。当他听说该厂压力机当时只有800吨不够用时,就问需要多大的?当得知需要2500吨时,就对该厂领导说:“申请买嘛。”事后该厂打了报告购买,很快就批了下来。

参观完总装线后,已是中午12点钟了,朱德委员长和南汽领导及随同人员在该厂办公楼前合影留念后,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不停地向欢送的人群挥手告别。


朱德题写的厂牌


朱德委员长参观后的下午,南汽领导才想起能否请朱德委员长题写一个厂名的想法。打电话给他的秘书,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没想到朱德委员长听说后满口答应,第二天就送来了题写的“南京汽车制造厂”厂牌,有好几幅,并转告说:“挑好的用,不合适就不用。”大家都为朱委员长的这种认真和谦虚精神所感动。

第三天,朱德委员长在南京人民大会堂一次集会报告中,还专门讲到南汽:“陈毅同志同我说过,南京汽车制造厂是自力更生,走土洋结合的道路建设起来的,是很不错的。这次,我去看了,确实很好,我很高兴。这个厂是发愤图强,自力更生发展汽车生产的一个典型。”

朱德委员长对南汽的赞扬和支持,也是对南京汽车工业发展的赞扬和支持。南汽很快制定了工厂厂牌,1964 年6 月10日,全厂隆重地举行了“南京汽车制造厂”挂牌仪式。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跃进


六七十年代改进后的跃进


从第一辆轻卡诞生的那一刻起,创新、胆识、智慧与拼搏,就注入了“跃进”人的血脉,正是这种大无畏的创新精神,激发着“ 跃进”人延续一个又一个传奇。改革开放以后,二十年一贯制的车型和技术受到了时代的挑战,“跃进”人的创新精神再次让世人瞩目——首创农用柴油轻型汽车,首次换型增产,首次引进国外技术更新产品——带领跃进品牌走向巅峰的第二代跃进NJ131应运而生。


80年代后期,新型跃进汽车生产线


1986年底,跃进引进日本五十铃平头驾驶室设计模具之后,推出改型轻卡。跃进人的一小步,中国汽车工业的一大步。这次改型是中国轻卡发展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借助外国先进技术完成的升级;这次升级的大获成功还在于,跃进131车型在市场上引领中国轻卡行业迈入了一个发展的黄金年代——中国轻卡从80年代初年产不足15万辆,到90 年代初一举冲顶至30万辆。

“把跃进的这段历史称为黄金年代一点也不夸张。记得80年代中后期彩电是最炙手可热的大件,只有凭计划票才能买到,有些人趁这股热潮光倒彩电票就发了大财。没想到跃进131面市以后,火热程度更甚,好多用户为了买到131,不惜拿彩电票换。当时跃进的两句广告语,‘跃进131,走遍天涯和海角’,还有一句‘路遥知马力,日久见跃进’,家喻户晓,连小孩子都会说。”尽管时代已经翻越了20年,但当忆起那段火热的黄金年代,南汽人的自豪之情仍溢于言表。

从最初的完全仿制,到之后20多年的自主开发,再到80年代初率先引进五十铃技术,跃进始终是一个自主创新、自力更生又善于引进和借鉴国外先进技术为我所用的民族自主品牌。这一深深植根于民族土壤的品牌,随着中国汽车工业两件相继发生的影响深远的大事件揭开了凤凰涅槃的新篇章。


1991年,南汽依维柯下线


2006年,跃进业务全面融入南京依维柯;2007年底,上南合作正式拉开大幕。跃进品牌,从此与中国第一大汽车集团上汽、和在欧洲拥有三百年造车经验的全球商用车制造专家依维柯紧密相连。

2008年1月,完全按照欧洲卡车标准打造、通过欧盟EEC认证的第四代跃进“欧卡”闪亮登场。2010年,作为指定用车的跃进轻卡将在盛况空前的上海世博会上大放异彩……


【注】(作者单位:南京市档案馆)

【注】部分图片选取自南京工业和信息化局《新南京的第一,南京试制成功国产第一辆轻型载货汽车》一文

(文章来自《南京史志》2018年第2期)


拟稿:王 伟

王晓燕

审核:陆惠娣

发布:梁 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