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南京记忆 | 浡泥三代国王的中国情结
责任编辑:朱向东  文章来源:雨花台区志办  发布时间:2021-06-10 16:56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朱向东


每每说到位于南京南郊的浡泥国王墓,总会有人不解,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位客死他乡的年轻国王离世前留下“愿将体魄托葬中华大地”的遗言?更多人不知道的是,其前后三代浡泥国王都与中国结下了深厚友谊。在他们的影响下,南洋诸国纷纷来访,极大改善了明朝的国际形象。


浡泥国在1602年出版的坤舆万国全图中标注为“波尔匿何”(上图中,正上方为大明,浡泥国在上图的下方中部;下图为“波尔匿何”即浡泥国局部放大图)


马合谟沙国王顶住压力恢复了中断百年的中浡关系

公元1368年,朱元璋在南京称帝,建立明朝,吸取元朝统治者用兵频繁、与周边交恶甚众、无暇顾及内政民生的教训,对内采取礼法兼备的治国方略,在较短时间内医治了战争创伤,对外则坚持以德睦邻、与邻为善的政策。即便多次发生使节被拒入境甚至惨遭杀害的事,他依然不改初衷,通过多种方式反复向各国宣传“共享太平之福”的理念。洪武二年(1369),将15个国家列为“不征之国”,其中就包括浡泥国。

浡泥Burni,又名婆利、渤泥、悖尼、大泥等,位于今加里曼丹岛北部文莱一带。中国史料关于浡泥的记载最早始于西汉。南朝时,两国开始友好交往,唐宋来往密切,期间遇朝代更替、战乱,时有中断。被朱元璋列为“不征之国”时,由于被满者伯夷帝国征服,浡泥同中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已经中断了100多年。

洪武三年(1370),朱元璋派御史张敬之、福建行省都事沈秩出使浡泥国。此时的浡泥国王马合谟沙刚登上王位没几年,他统领的浡泥是南洋群岛中的小国,人口稀少,资源有限,地理位置不凸显,经济文化亦不发达,一度沦为暹罗、爪哇、阇婆的附属国,又多次遭到苏禄国的侵略,“子女玉帛尽为所掠”,受尽欺凌。

第一次会见中国来使,马合谟沙国王充满戒备,表现得很是无礼。明朝使者沈秩郑重表明明朝政府友好的对外政策。国王终于放下戒心,以礼相待。然而,对于和大国来往,马合谟沙国王还是有诸多顾虑的。他先是对沈秩说,我国受苏禄国所侵,衰耗严重,待3年后国家安定,再派使者回访。后来又以“地瘠民贫,愧无奇珍以献”为由,再次推托。沈秩晓以大义,马合谟沙国王决定派使者入明。


文莱海事博物馆中陈列的沉船中打捞出来的明朝文物(来自国际在线官方账号)


好事多磨。阇婆国闻讯,派人挑拨威胁浡泥国称,若苏禄国入侵,将不再出手相帮。马合谟沙国王犹疑了,对沈秩“以疾而辞见”。沈秩请大臣转告国王,阇婆早已称臣于中国了,你们还有什么再可犹豫呢!终于,马合谟沙国王决定,遣使贡鹤顶、生玳瑁、孔雀、梅花大片龙脑、米龙脑、西洋布、降真诸香。使者返回时,明朝政府亦赠以厚礼。从此,中断了百余年的中浡关系又恢复起来。

由于得到明朝的支持,浡泥国摆脱了周边国家的侵扰,人民安居乐业,经济得以发展。


麻那惹加那乃国王第一个亲率使团来访,长眠于南京

公元1402年,马合谟沙国王病逝。第二年,23岁的麻那惹加那乃继承王位。永乐三年(1405)冬,遣使生阿烈伯成奉表赴南京献方物,明成祖派遣官员正式封麻那惹加那乃为国王,并赐印诰、敕符、勘合、锦绮、彩币。麻那惹加那乃大悦,决定亲率使团回访。

永乐六年(1408),也就是郑和船队第二次访问浡泥国的次年,麻那惹加那乃国王率亲属及陪臣等150余人,远涉鲸波浩涛来到中国。受到了明朝皇帝的礼遇恩待:由特派大员专程前往福建迎接,所过州县也都设宴招待。到了南京后,明成祖朱棣亲切接见了他,两人长时间会谈。期间,麻那惹加那乃热情歌颂明成祖对浡泥国的关怀,朱棣大喜,“优待礼隆,赐予甚厚”。他不仅接连设宴招待麻那惹加那乃国王及其陪臣,同时还在内馆宴请其妻子和子女。赐予其仪仗、交倚、银器、伞扇、销金鞍马、金织文绮、纱罗、绫绢衣十袭等厚礼,麻那惹加那乃国王深受感动。

可惜的是,同年十月,麻那惹加那乃国王忽然得了急病,虽然明成祖命御医诊治,给“善药调治”,早晚派人问候,麻那惹加那乃国王还是不治身亡。临终前,他嘱咐王妃:“体魄托葬中华,不为夷鬼,所憾者受天子深恩,生不能报,死诚有负”。又嘱其子说:“誓世世毋忘天子恩,若等克如我志,瞑目无憾矣。”

朱棣得知这一噩耗,辍朝三日,令“具厚恤典”,赐谥号“恭顺”,葬于南京安德门外石子冈,树碑立祠,每年春秋两季,由专人祭扫。石子冈,亦名石子岗,位于今南京市雨花台区铁心桥街道。《吴志》:“建业南有长陵,名石子冈,葬者依焉”。《至大金陵新志》:“石子冈,一名石子墩,在城南一十五里,长二十里,高十八丈。”其所在山体呈“坤山艮向”,亦称“长陵”,自三国起这里就是皇家陵寝之地,也是南京六朝古墓葬重点保护区。浡泥国王墓坐北朝南,前临月牙水塘、遥对牛首山双阙,三面环山,被视为少有的风水宝地,足见当年永乐皇帝对浡泥国王的厚待。


遐旺国王礼请中国使者留镇一年“以慰国人”

除了麻那惹加那乃,浡泥国还有一位国王也曾在明朝永乐年间亲自来访。他就是遐旺,麻那惹加那乃国王的儿子。

根据麻那惹加那乃国王遗愿,其4岁的儿子遐旺承袭王位。考虑到幼主临朝的困难,明成祖派中官张谦、行人周航护送新王返国,并让使者“留镇一年,慰国人之望”,封浡泥国之山为“长宁镇国之山”,并亲自撰写碑文,充分表达中浡两国之间的深情厚谊。

永乐八年(1410)九月,遐旺国王遣使臣随张谦来明朝谢恩。永乐九年,朱棣回赠遐旺国王“锦绮、纱罗、彩绢凡百二十匹,其下皆有赐”。永乐十年九月,遐旺国王偕其母前来中国祭扫先王墓,十一月到达南京,受到礼遇,直到次年二月才辞归。

根据中国史料统计,马合谟沙、麻那惹加那乃、遐旺3位国王在位的62年间,中、浡往来频繁,互访达到14次。其中,明朝使臣访浡3次,浡泥国访明9次。在互访中,双方互赠礼物,亲切宴谈,增进了两国之间的了解与友谊。

明成祖对浡泥国王的礼遇恩待,为南洋诸国树立了国不分大小一视同仁的样板,取得了外交上的成功,打开了通往南洋诸国的外交通道。受此影响,各国纷纷来访,明永乐朝单国王来访者还有满刺加国3次,苏禄国1次,古麻刺朗国1次。


墓地一度湮灭,数百年后再次现身

中、浡两国友好交往一直保持到明万历年间。之后,由于浡泥国几百年间动荡不稳,前来祭祀渐少,加之中国也频有朝代更替、战火侵扰,浡泥国王墓一度湮灭,渺不可寻达百余年。


(图片来自网络)


1958年5月12日,南京市文物普查人员来到安德门外东向花村,当地农民向他们反映乌龟山上有个“石乌龟”。普查人员循迹找到了被当地群众称为“马回回坟”的一座佚名墓,并在一块断碑上看到了“永乐六年八月乙未浡泥国王麻那惹”“浡泥国王去中国”和“葬之安德门外石子岗”的字样。墓的形制与明初功臣徐达、李文忠墓相似。

经过艰苦细致的调查和考证,浡泥国王墓终于重现于世,作为中华民族在与其他国家友好交往的历史见证,在海内外引起巨大反响。

2001年,雨花台区政府对浡泥国王墓进行了修复。从陵区正门通往陵寝的神道呈弧形,神道入口处正中竖立高8.95米、宽2.2米、厚0.7米的神道碑,下承龟趺,碑文是由明代大学士胡广所撰写。碑后的神道两侧,排列着遗存下来的武将、石马、马夫、石羊、石虎各一对。当年享殿、望柱现可见柱础。墓园环境幽静、林木苍翠,雪松、丁香、紫薇等数十个品种的上千株树木环绕着陵墓,庄严而肃穆。同年,浡泥国王墓被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图片来自网络)


浡泥国王墓的发现,在文莱国皇室、学术界引起巨大反响。经过权威专家的考证,最终在该国公示的“文莱苏丹世系表”中,正式确认麻那惹加那乃为第二任国王。浡泥国王墓这一历史遗存,既是中国古代睦邻友好外交的见证,也是承先启后、发展同文莱友好关系的平台。文莱国王室成员、大臣,文莱驻华大使,文莱在中国留学生,中国驻文莱历任大使先后多次前来墓园拜谒祭扫。

2012年,浡泥国王墓被正式列入“海上丝绸之路”南京史迹的首批申遗点。


拟稿:朱向东

审核:陆惠娣

发布:梁 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