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南京记忆 | 方孝孺后人雨花台建祠
责任编辑:李姗  文章来源:南京史志  发布时间:2021-09-22 17:08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先祖方孝孺(1357~1402),浙江宁海人,字希直,又字希古,人称正学先生,是明代大学士宋濂的弟子,惠帝时任侍讲学士,后改任文学博士,生前著书《逊志斋集》。燕王朱棣(即成祖)兵入京师(今南京)后,他坚决不愿为成祖起草登基诏书,招致杀身之祸,被灭十族(九族和方的门生),死者达870余人。我的母亲何竞芬女士(1916~2005,方孝孺 21世孙)自幼听长辈说:先祖方孝孺遇害时尚有一子幸免于难,被人相救,在松江府(今上海)长大后娶妻生子。后来,先祖的一个孙子来到安徽庐江,改为何姓,并立下祖训:生者姓何,入土姓方。

外祖父何世英(1889~1947,派名世冠,又名方世英)毕业于安徽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今安徽大学),曾在怀宁中学、枞阳师范、安徽大学执教,曾开办职业学校,招收贫寒人家的子女上学,创建了安庆菱湖公园、何家花园,深受百姓的称颂。外叔祖父方秉彝(1894~1946,派名世超,一名世雄,恢复方姓)毕业于安徽省立第一中学暨北京国语专门学校,创办安庆菱湖乡村小学,曾得到安徽省长许世英的传令嘉奖。

民国 12 年(1923),外祖父何世英和外叔祖父方秉彝开始筹划在雨花台修建方孝孺墓、碧血亭、方孝孺祠、孝孺小学和方亭(木末亭)。奈因个人财力微薄,便吁请各方人士给予支持和援助。修建方孝孺墓等工程引起社会广泛的重视,各界人士热情相助,纷纷慷慨解囊,同年9月之前便已筹得大洋3100余元。为保祠堂建成后不受毁坏,外叔祖父方秉彝给时任江苏省长韩国钧(尊称紫老)写信,提到民国 12年4月“至雨花台,见坟墓年久失修,牛羊践踏,满眼蓬蒿,且墓左边祠宇破坏,污秽不堪,过者掩鼻欷歔,凭吊感慨流连。旋里之后,痛祖墓之倾圮,忍令无血食?于是筹洋三千一百余元,来宁修葺,树各种名木,筑马鬣之封,建碧血亭一所,就祠宇添造房屋若干,私立孝儒(孺)乡村小学一所,俾樵夫、山农、牧竖得以薰陶忠义之风,藉以保墓永垂不朽”,请求韩国钧训令江苏警察厅长和江宁县知事妥为保护方孝孺祠、墓。同年9月4日,韩国钧为此签发《江苏省长公署第七八七九号训令》。民国13年(1924),方孝孺墓、碧血亭、方孝孺祠、孝孺小学和方亭工程相继竣工。同年阴历九月十四日,韩国钧出席方孝孺祠堂落成典礼。


1924年重修的方孝孺墓


方孝孺墓的西南侧是碧血亭,东南侧是方孝孺祠及祠内的孝孺小学,在方孝孺祠的东南侧是方亭。在方孝孺墓的墓碑中榜刻有“明方正学先生之墓”,抬头刻“中华民国十有三年”,落款刻“岁次甲子六月重修”。在墓碑正前方是两根水泥墩(或石墩)围成的无门式围墙。在红漆书写的“碧血亭”牌匾下方刻着“二十世孙方世英、方秉彝敬建”。在碧血亭的柱子上刻有一副对联,上联书“管仲不为,十族凝千秋碧血”,下联是“成王安在,一言系万古丹心”。


方孝孺祠、孝孺小学、木末亭标记图(庐江黄屯老街方何宗祠供图)


跨过高高的石头门槛,展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较为轩敞的庭院。庭院右边是相对的两排平房,各3间,供家人居住;左边是一排教室,即孝孺小学。走过庭院正面的16级台阶又是一个院子,院子右边是会客室,左边是校长、教师办公室。庭院里栽着冬青树,郁郁葱葱,四季常青。祠内正中右边供奉着孝孺公神龛,左边供奉着与孝孺公同时遇难的族人及魏泽、余学夔、俞允和任勉的牌位。祠堂后面是一个小院子,院子的右边有一小门。出了小门,外边是一棵高大茂密的梧桐树,再朝山上走便是方亭。


方孝孺祠、孝孺小学、木末亭标记图(庐江黄屯老街方何宗祠供图)


孝孺小学(《天津商报画刊》1936年第16卷第36期)


令人惋惜的是,其后方孝孺祠因日本侵华战争的兵燹而不存。我的母亲自幼在家由外祖父亲自教授,后入安庆高琦小学读书,14 岁考入南京女子中学读书。其间,母亲随我的外曾祖父何历开(名即方,字绍叔)、外曾祖母张氏及外叔祖父、外叔祖母陈淑斌女士(号赟如)住在南京雨花台方祠、方校。因此,我的母亲对于方孝孺祠的具体布局及情况有所了解。且在我母亲回忆的基础上,我的小姨何佩芬(1929~)和小舅何宏道(1933~)补充了细节,庐江黄屯老街方何宗祠何俊表侄、方孝孺网和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刘传 吉老师提供了佐证史料。这才让我能够大致还原方孝孺祠、方孝孺亭、方孝孺墓和碧血亭等的风貌。


文章选自《南京史志》2021年第1期。


拟稿:李 姗

审核:王达云

窦予然

发布:梁 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