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腊八一碗粥
责任编辑:钱秋睿  文章来源:方志文化传播处  发布时间:2022-01-10 11:16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通常来说,在南京,腊八节时是要早起的,不然抢不到大佛寺门口施的腊八粥。

要起多早才算早这个问题很难定义,但这一日,太阳从朝阳门升起来的时候,南京城里城外的大小寺庙的门口就都排起了长队,信众居士或周围的寻常百姓们趋之若鹜,都想要沾一沾“沐佛”的吉利。

年逢腊月,大佛寺里僧人会在腊八这天晨起煮粥以祭佛,并将之馈赠施主,因此旧时南京人也称腊八粥为“佛粥”。


(南京佛寺腊八施粥图片)


若要追根溯源,腊八日其实却不是佛家的传统节日。

“腊”取意为猎以祭先祖之仪典。夏曰“嘉平”,殷曰“清祀”,周曰“蜡”,汉时改“蜡”为“腊”。古人以腊者为猎也,田猎取兽以祭其先祖。“腊”、“蜡”之别,在于“腊祭先祖百神,同日而异祭也”,即蜡祭为祭祀自然,而腊祭是祭祀祖先。据《话文》解释,“冬至后三戌为腊”,及至唐时,逐渐形成了腊八的礼俗。

而佛教传入中国之后,与本土文化逐渐融合,随着岁月流转,朝代更迭,浸润在南朝烟雨里的佛寺也都逐渐形成了“腊八施粥”的习惯。



腊八的粥也不止是在寺庙里有,老南京人寻常家里也是要熬腊八粥的,难得还有饮食习惯如正月十五吃元宵、五月初五吃粽子、八月十五吃月饼一样全国统一,但也如粽子月饼一样,或许统一的倒也并不彻底。

虽然不论是在《金陵岁时记》还是在《燕京岁时记》里,腊八粥的做法也都大同小异,“七宝五味”合成一碗腊八粥,光是混合做的粥底就用尽了好料子,黄米、白米、江米、小米、菱角米,合着板栗仁、红豆、红枣等,洗米要用滤过的水,红枣要去皮退核,当然,各种料子的火候用时各有不同,因此下锅的时间顺序便格外重要,此外还要点染,添上桃仁、杏仁、瓜子、花生、榛穰、松子、白糖、红糖、葡萄干,奢侈又讲究。



这么平铺直叙的说来,再奢侈讲究的用料也难免显得干瘪无趣,只难得在统一了南北的甜咸口味的一碗粥。可凡事却总有例外,我一位西北朋友头次听我说起这难得南北皆同的腊八粥时,大为惊讶地告诉我,他们那里腊八吃的是腊肉咸粥。



幸而这对南京人腊八吃粥的风俗习惯并构不成什么影响。俗话说,腊八粥,不分勺;腊八吃饭同一桌,吃好吃坏总是乐。

据说腊八的粥是凌晨就要开始熬的。这也难怪,红豆本就难熟,要合着杂粮米粥,把红豆煮到正好很是难得。粥里放的自然不能是红豆沙,但我有一回吃这粥时,舀起过一颗没有被煮得爆浆的红豆,并不像生的那样坚硬,几乎是牙一碰上去,那颗豆子的皮就破了,里面是绵软的豆沙,混着熬得粘稠的米粥,倒是绝佳好味。



除了腊八粥,当然还有腊八蒜。

腊八蒜就是用醋泡的蒜,用的是紫皮蒜和米醋,把蒜瓣的老皮去掉,浸入米醋中,装入小坛封上口,放到一个冷的地方,直到蒜变成绿色。

这事儿倒也有个说头。听说在旧时,商号会在腊八这天拢账,就是把这一年的账目盘点出来,算清楚这一年的收支盈亏。债主会在腊八这天提醒欠钱人家准备还钱。腊月里人们讲究忌讳,所以就用与“算”字同音的“蒜”来代替算账的“算”。因此,腊八蒜虽然好吃,市面上却没有的卖,都是家家户户自己动手泡腊八蒜,也给自家算算账,看看开支结余,盘算好花多少钱置办年货。

若没有别的配菜,用腊八蒜来配腊八粥大抵也是个主意。但我私心来讲,是不建议这样做的,大概是难以接受这种甜粥与咸菜混合的产物,况且,我还不爱吃蒜。

可腊八粥总还是要喝的。

若起不了那么早去赶大佛寺的佛粥,自己在家熬一锅或许也不错?毕竟老民谣里都这么哄小孩子的:

“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



喝碗腊八粥,过了腊八,新年也不远了。



(图片来自网络)


拟稿:钱秋睿

审核:王达云

窦予然

发布:梁 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