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方”言南京 | 老南京上学讲“进馆”
责任编辑:谷万中  文章来源:方志文化传播处  发布时间:2022-05-11 11:51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谷万中


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南京陆陆续续复学了,小把戏一个个都乖乖罗罗背着书包上学堂了。



你阿晓得啊?老南京人称上学不叫上学,而是叫进馆。到底怎么搞的呢,今儿个,我们就来呱呱看。



那昝学校叫“蒙馆”



在南京城南横七竖八的小巷裆里头,直到今儿个,说不定偶尔还能听到这样的舌搭:“你家小毛头儿进馆去啦?”嘴里头讲出这样话的,年纪多半是六十岁开外的那些老头和老太。

什么是“进馆”呢?冒咕隆冬听到这样的话,嫑讲外地人感到一头雾水,不晓得个所以然,就连南京土生土长的小杆子,怕也是一下子就触住车(ju),很难讲出个子丑寅卯来。

其实讲起来,并没有多么复杂,进馆就是上学哎,是一句不能再普通的南京土话,它的由头与那昝的私塾有着紧密关系。什么叫私塾?私塾就是那昝子家庭、宗族或者教师私人开办的教育处所,历史久远,是一种旧的教学模式。私塾一般只得一个先生(老师),采取个别教学方法,没有固定教材和学习年限。也许性急的朋友就会问了,与私塾有关,那怎么不讲“进塾”?嫑着急,这里头还有“弯弯绕”,有点儿别别窍呢,听我按班如归讲把你听,阿好?私塾还有个小名,叫“蒙馆”。蒙馆,顾名思义,就是那昝对小娃儿进行启蒙教育的机构。

讲到这块,大家恐怕就能猜出来了,进馆就是进蒙馆读书、学习的意思,久而久之,就成为一句很通俗的老南京话了。



 呱呱南京的“私塾”



从古时候起南京就有私塾。在新式学校还不太发展的时候,私塾就已经多得一踏了,城乡各地,哪块儿都有。由于私塾规模小,家长掏的腰包也很划得来,路子又活络,对娃儿教育普及真是功劳蛮结棍的。到了清末民初,虽然实行新学制,但私塾发展仍然蛮来斯,在南京城南这块儿,每一条街巷的前后,就可能有一到两所私塾,乡下则是一个村或是几个村便有一所。

南京各个时期都有名师硕儒,上世纪三十年代,在家设帐授徒的熟师,也叫 “门馆先生”。名气最大的,当数门东丁鸣午,门西卢橘生,还有王东培、窦友芝等等。

私塾教学形式是面对面上课。十几个或几十个年龄不同,学业程度不一样的学生聚在一块堆(儿)读书。学习的书本,有《益幼杂字》《幼学琼林》《对类指掌》,还有《三字经》《百家姓》《千家诗》《女儿经》《古文观止》等等等,都是靠到南京两家著名的书庄——李光明书庄和汤明林书庄提供。清末废科举兴学堂的那刻儿,私塾又加授修身、珠算、国文等课程。教学方法是先生讲,学生听,死记硬背,学规严得一塌糊涂。乖乖隆的咚,先生还明目张胆地滥用戒尺,体罚学生的情况多的不得了。不过那昝子倒是特别注重写字练习,因此凡是从私塾出来的人,大都能写一手潇洒、漂亮的毛笔字呢。

到后来,新式学校大力兴起,私塾渐渐走下坡路。在1949年以后直到1956年,我们南京仅仅一个建邺区还留着私塾头十家,学生几百个;热火朝天的大跃进开始以后,私塾这种历史上顶呱呱的教育“载体”,终于在我们这块儿彻底猫猫啰,走进历史的深处。



进馆就靠那“11路”



吾辈小时候,南京城市的交通落后得一踏。除了主干道,许多马路难得看到一两辆汽车,公交线路也是少得不能再少,大家出门多是靠两条腿和脚底板(儿)。极富幽默的南京“草根”,巧妙地将人的两条长腿比作“11”,还与公共汽车绑到一块堆儿——“我坐11路来的”,就是指“我走路来的”,成了市面上常听到的俏皮话。

那昝子,脚踏车(自行车)还是稀罕物,更嫑说小包车、电动车了,所以,娃儿家上学指望不上别的,只能靠两条腿跑路(“地杠”和“11路”)。正是因为平时好动,学生娃儿大多练出了铁脚板,所以“小胖墩”、“小眼镜”的就很少。客观来说,是因为生活条件相对差劲,加之娃儿们读书,大多选择在自己家门口,就近上学哎。

回头儿想起那昝子,每天清大把早的南京街头,娃儿们身背书包,或是滚着铁环,或是刷着螺陀,抑或是打着弹子,一路步行进馆的现象,还真是城市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呢。


(图片来自网络)


审核:王达云

窦予然

发布:梁 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