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志说南京 | 行旅民俗——船(三)
责任编辑:  文章来源:方志文化传播处  发布时间:2022-09-19 15:15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南京市内以前有香船和游船。香船是供善男信女拜神祭佛的小木船。明清时城南、城北的居民若去鸡鸣寺烧香,由秦淮河、青溪、运渎或金川河转入进香河。中产以上人家的女子由侍女陪伴独雇小船,一般人家或乡村妇女喜结伴而行。离进香河不远处有一香烛市场——香铺营,供应各色香烛。仅香就有檀香、盘香、塔香、线香等数十种。有的商家将香烛店开到河边,香船往岸边一靠,人不必上岸,店家就把香烛递给香客。船到鸡鸣山南坡上岸,走不远就能到鸡鸣寺敬香。每逢农历二月十九、六月十九、九月十九观音菩萨的生日、成道日、涅槃日,远近香家乘船蜂拥而来,河面香船来往如梭。



南京的游船更富盛名,且历史悠久。早在南朝,陈后主带着嫔妃乘游船在宫外的小河游玩,一阵雨水洒落在荷叶上,犹如滚动的珍珠,此河道遂名珍珠河。至唐朝,秦淮两岸河房鳞次栉比,歌馆酒楼林立,游船亦随之兴起,所以唐朝诗人杜牧有诗云:“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由于朝代的兴亡,游船也时断时续。南京游船最为繁盛的是在明清及民国时期。



明朝在南京建都,达官显宦,富商巨贾,文人雅士会聚南京,京都建有“花月春江十四楼”以接待四方宾客。据说明太祖朱元璋微服私访时,看到秦淮河两岸亭台楼阁,飞红叠翠,却不见河中景物,便说“惜河中缺少游舫”,于是有人便赶造河舫。从此画船箫鼓,灯影桨声,便成了秦淮河上的斑烂夺目的亮丽风光。“诗写桃花歌底扇,酒携杨柳舞楼前。”孟同的诗句是当时景况的真实写照。这在顾起元《客座赘语》、孔尚任《桃花扇》和余怀《板桥杂记》中均有生动的记述。“春夏之交,潮汐盛至,足恣游赏……游船数百,震荡波心,清曲南词,十番锣鼓,腾腾如沸”。



民国12年(19238月,朱自清和俞平伯同游于此,撰写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描述:“夕阳西下,华灯初上”,“桃叶渡、文德桥一带大小画船,张灯结彩,布满香花,招引游客。工商业者,买舟设宴,招待顾客,洽谈交易;文人墨客,河船文会,吟诗抒怀;也有爱国志士,忧时愤世,借船隐蔽,商讨经国济世革命的大计;还有三五老人,雇船纳凉,漫话沧桑。然而,官宦富商人家的纨绔子弟,狎妓冶游,笙歌达旦,把好端端的风景秀丽的秦淮河搞得乌烟瘴气。”此时的画船,大小分为五等:走舱、小边港、气不忿、藤棚和漆板。



最大的叫走舱,俗名大边港,是楼船,分前中后三舱。后舱有楼阁,登楼阁可眺远景。该船宽大舒适,装饰堂皇,雕梁画栋,窗明几净,内部陈设也气派豪华。棚顶覆盖布幔,周围有锦帐相遮,舱内绮罗为幕,窗棂挂绣花窗帘。桌、椅、靠榻皆花梨紫檀精工制作,挂饰名家字画,摆设四季花卉,供应香茗水果,船上还兼办筵席,并有船娘软歌曼唱,吹弹节鼓管弦沸。该船一晚租金数十元大洋,外加小账,非一般人所能雇用。其次为小边港,又叫四不像。说它是大船只有前后舱,说它是小船又可容纳十多人的起坐,故名“四不像”。中等的叫“气不忿”,前为篷廊,后为大舱,可容十人左右宴聚,船身略小,移动方便,一般宴聚雇用此种船者为多。小船叫“藤棚”,船头有藤椅两张,中舱仅容一张麻将牌桌,嗜赌常光顾之。最小的叫“漆板”,船头有藤椅两张,杌凳两张,船舱狭仄,船工一人而已,索价极低。此船多为三五老人或文人学士,或借此纳凉,或借此吟诗叙旧,倒也有几分雅趣。也有对对情侣雇上一叶小舟,在月光下无人打扰尽性绵绵细语。画舫固然灯彩辉煌,游人也兴之所至。可船工却收入极低,除少数自家备船外,多数为别人雇用,船工仅靠微薄小账收入,难为生计,一般船工难有家室,人称“船花子”。改革开放后,秦淮河上又兴起画舫。游客购一张船票即可登船游览。船工一边撑船,一边介绍两岸名胜景点,或自唱小曲,或放流行音乐唱片,或请三五艺人吹拉弹唱,颇有情趣。



入夜,秦淮两岸万家灯火,大成殿、魁光阁、得月楼、秦淮人家亮起轮廓灯,文德桥、大照壁闪射泛光灯,五光十色,流光溢彩。此时置身游船中,仿佛船在景中过,人在画中行。


(内容节选自《南京民俗志》,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朱 鹏

审核:王达云

窦予然

发布:梁 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