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志说南京 | 生产与交换民俗——匠作(二)
责任编辑:  文章来源:方志文化传播处  发布时间:2022-11-24 10:51  阅读次数:显示稿件总访问量

打 箔


打箔是一项传统手工工艺。打箔分打金箔、打银箔、打铝箔、打铜箔等,尤以打金箔更为箔业的代表。


葛洪仙翁的金箔塑像


旧时相传打金箔起源于南朝,但后经考古发现,金箔的运用远远早于南朝。南京江宁金箔集团及南京金线金箔总厂是新中国生产金箔的基地。上述两企业的打金箔源于南京龙潭一带原一家一户的打金箔户,当地一直有“仙家造金箔”的传说流传。相传炼丹家葛仙翁葛洪(一说葛玄),懂得炼制金银法,是金箔业始祖。旧时龙潭打造金箔的家庭都供奉葛仙翁塑像,一年四季上香,逢年过节跪拜,香案边上还要放把打箔的锤,表示求神保佑打箔顺当。每逢葛仙翁诞日都焚香进供,龙潭金箔业的葛氏家族,每年都举行族祭仪式,敬奉始祖,此俗今已不传。


旧时手工打箔


旧时打金箔者十分艰苦,把一块金子打成0.1微米左右的薄片,二人面对面对打要打上万次,一天打下来腰酸膀痛。旧时,无资本者打不起金箔,只能打赚头少的铝箔。所以当地流传“有钱打金箔,无钱打铝箔”一说。金箔工艺也极少外传,其中有些是秘示人的绝技。金箔打造过程有化金、倒条、下条、拍叶、做捻子、沾捻子、打开子、装家生、打了戏、出具、切金箔等十几道工序。



金箔具有薄如蝉翼、色泽纯正、厚薄均匀、经久不变等特征,最早用于炼丹治病。据《本草纲目》载,黄金可“疗惊痫风热肝胆之病”,明代王肯堂《证治准绳》记载“金箔镇心丸”“金箔散”“金箔茯苓散”等药方。金箔也被广泛用于贴饰装潢庙宇、佛像、建筑物、家俱和工艺品。北京天安门、中南海、毛主席纪念堂等处装饰金箔都由南京金箔集团提供,香港大屿山大佛贴金也是用南京产的金箔。另外,用金箔制成的真金线还用于云锦织造,历来享有盛誉。以金箔为材料的金箔画是20世纪末由传统工艺与现代高科技完善结合的工艺画,既保持了画面原有的风格,又充分体现了黄金的高贵华丽品质,是收藏、馈赠的新工艺品,具有鉴赏和保存价值。



制 扇



南京有悠久的制扇历史,至今南京地名中,通济门一带仍保留“扇骨营”一名。北宋以来,社会流行折扇,文人雅士和达官显贵更是人手一把。金陵文人荟萃,折扇需求量大,制扇业日益发达。至明成化年间,折扇已颇精致。明周晖《金陵琐事》:“东江顾公清云:南京折扇名扬天下。成化年间李昭竹骨、王孟仁画面,称为二绝。”南京成为制扇业的中心之一。相传制扇工匠原集中在城里,由于制扇业季节性强,为维持生计,工匠逐渐移到乡村,多集中于栖霞山石埠桥一带,农时种田,闲时制扇,如今这一带仍流传“吃了重阳酒,做扇不离手”的歌谣。多数制扇人还会做帽子,栖霞制扇业流传,“冬天做扇,夏天用;夏天做帽,冬天戴”。清陈作霖《金陵物产风土志》载:“北乡石埠桥人亦善柔治竹木,或檀香或桃丝,皆扇骨之质也,水磨模雕,各擅其技,表素洁之纸折叠之,谓之苏面,其远行不恶于杭之油扇焉。”



制扇分扇骨、扇面两部分,好的扇骨除檀香木、桃木外,还有用鸡翅木等红木制作,最普遍的是用竹子。“拿火”是制扇骨的关键,拿得好,扇子包得紧。旧时制扇,将扇骨进行油炸,扇骨呈古色古香貌,工厂生产则采用皂矾处理。毛竹制扇骨,其材料也有讲究,厂家一般到广德、莫干山等地购四年以上成竹,就地进行截裁,再进行蒸煮,用蒲包打包运回,到厂后还得反复晒、露水露,没有了“青”才可制作。传统磨制扇骨,有用节节草磨,用沙叶(一种树叶)细磨,还有用手掌磨(艺人长期磨,手掌心有一层厚茧皮),最后上蜡。“光滑如镜,可鉴人”,扇骨上“雕刻《赤壁赋》全文”,诚技为一绝。解放前,工厂生产采用砂轮、砂纸磨,用布袋子上光。扇面材料一般用棉纸或宣纸,糊几层,上画国画或写书法,考究一点的扇面,可上云母片,较具观赏性,再好的用真金箔洒上,这种折扇,价格昂贵。制扇的沿边也很考究,折扇合起来,沿边下线要齐。最后一道工序是烫钉角,传统制扇用牛角条,后改用塑料条、铜丝等。



大规模制扇一直沿续到新中国成立后。1958年,人民政府将一家一户的作坊式制扇工匠组织起来,成立南京十月人民公社制扇厂,之后更名为金陵制扇厂,厂址在栖霞镇。20世纪90年代后,电扇、空调日渐普及,折扇需求趋少,该厂制扇停止。后南京栖霞山甘家巷折扇艺人王克礼在相当长时间里仍在生产金陵折扇,其产品包装盒上标明产地为“南京金陵王记扇庄”。



裁 缝


南京的裁缝业奉黄帝为祖师,所据即黄帝是服装发明者的传说。《易·大传》:“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世本》:“黄帝始垂衣裳,有轩冕之服。”又云:“伯余作衣裳”,“胡曹作衣”。嫘祖又教民养蚕制丝。伯余、胡曹为黄帝臣,嫘祖为黄帝妃,这样推论,发明权实也属于黄帝。成衣业中流传有“小轩辕成衣”的传说,是根据上述古代传说加工创造出的,可见,从黄帝时代穿上衣服以来,衣着便成为人们生活中的重要内容之一,裁缝业应运而生。



裁缝这个行业,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漫长时间里一直分为官家裁缝和民间裁缝,官家裁缝叫“缝人”,专门负责掌握宫中裁剪缝纫事务,《周礼》中记载:“缝人掌五宫之缝线之事,以役女御,以缝王后及之衣服。”可见“缝人”是掌管宫中裁缝事宜的官员,而“女御”则是裁缝机构里具体从事缝纫的匠人。封建社会里,官方裁缝部门要负责上至皇帝黄袍下到朝廷大臣的蟒袍以及地方官员的服装。根据江宁织造有关资料可知,明清皇帝的龙袍是从南京等地的官家裁缝制好后送往京城的。


2020年太平南路上的李顺昌


民国30年(1941)以后,缝纫机出现,大大促进了缝纫业发展,缝纫业从家庭走向社会,行业特征更趋明显,民国37年(1948),南京有承接来料加工的中西裁缝、服装店约900家。民间缝纫业属手工业,裁缝技艺都靠师徒相传,学艺人要经人介绍、投帖,得师傅同意即可。在缝纫机没有问世前,学徒先要学“纳针线”,再学裁剪,最后学熨烫衣服。旧时,没有电熨斗,热度难以掌握,需要格外谨慎。民国时期的南京李顺昌西服店是南京缝纫业的名店,招聘裁缝师傅要求极严,需有高强的技术,凡是进李顺昌工作的师傅,第一件事是做一件衣服,挂在墙上,经3天回潮,不摺不皱,方能录用定薪。


1930年东吴大学毕业刊上李顺昌西服号的广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南京裁缝行业有许多规矩和禁忌,裁缝不跟顾客漫天要价,但顾客也不跟裁缝讨价还价,因为该行业讲究“缜密”,裁缝铺内,忌讳外人说长道短,以免挠乱裁缝心思,影响做活。春节时,裁缝家的对联常写“制衣轩辕古;补衮仲山忠”,上联是纪念祖师轩辕,下联是自谕功德,取意皇帝穿衮龙之衣。古代称补救规劝帝王的过失为补衮。20世纪90年代还有的裁缝家写的对联为:“总裁为你服务;领袖由我安排。”活泼妙趣。


(内容节选自《南京民俗志》,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朱 

审核:王达云

窦予然

发布: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