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索 引 号:    425802869/2015-00043 信息分类:     / 重点工作 /
发布机构:    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生成日期:    2015-09-10
生效日期:    2015-09-10 废止日期:    
信息名称:    “南京稀见文献丛刊”第十辑揭秘南京掌故 盗掘南唐二陵不为“窃宝”,愚园主人当过清军内应
文  号:     关 键 词:    
内容概览:    
在线链接地址:    
文件下载:  
 
“南京稀见文献丛刊”第十辑揭秘南京掌故 盗掘南唐二陵不为“窃宝”,愚园主人当过清军内应

   

    “南京稀见文献丛刊”昨天发布第十辑,包括《南京愚园文献十一种》、《南唐二陵发掘报告》、《南京》。这三种图书由南京出版传媒集团?南京出版社联合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南唐二陵文物保护管理所共同推出,揭秘了诸多鲜为人知的南京掌故。

  南唐二陵盗掘者或为吴越兵

  南唐二陵是1949年以来最早发掘的帝陵,也是南京地区唯一在考古发掘后向群众开放参观的国家级帝陵类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由南京博物院编著、记录其发掘成果和材料的《南唐二陵发掘报告》曾于1957年出版,由于时间久远,此书存世已经不多,且价格不菲。此书的责任编辑徐智告诉记者,此次再版保留了大量当时考古摄制的照片,特别是数十张彩色照片,直观反映了南唐二陵的建筑特色和保存状况。当年参加发掘的南京大学教授蒋赞初也撰写了《导读》,披露了很多和南唐二陵有关的最新研究成果。

  关于南唐二陵何时被盗以及陵园的破坏始于何时,是个充满争议的问题。“在二陵的发掘报告中,我们曾列举了几种可能性,但倾向于是在南唐亡后不久,被原来造墓的人或他们的亲属所盗。”蒋赞初说,但后来阅读了更多的史料,并结合发掘时所见墓内被破坏的情况,认为更大的可能是与南唐同时代的吴越兵所为。

  “从实地发掘所见,李璟陵可能只经过一次早期盗掘。其前室和中室的室顶各有一个盗洞,淤土厚达3米左右,几近室顶,可知其淤积年代之长。后室虽无盗掘洞,但棺床的后壁已被破坏。在各室淤土中发现的陶俑均已身首异处,并从陶座上被翻到砖地,陶瓷器无一完整。”他分析,种种现象似乎表明,这是盗掘者有意的大规模破坏活动,而不是少数人以攫取珍宝为目的之盗掘行为。

  德国女摄影师留下老南京“街拍照”

  《南京》是一本由德国女摄影家赫达?哈默尔摄影,德国外交官、学者阿尔弗雷德?霍夫曼撰写文字的图文书,全方位展示了上世纪40年代南京的风景名胜、公共建筑、风俗民情及当时市民的生活,描绘了民国南京的魅力与风貌,兼具阅读、收藏与史料价值。原书于1945年在上海出版,但目前存世数量极少,可能不超过十本。现在很多网上流传的“你没看过的南京老照片”系列,有不少都是赫达拍摄的。

  赫达将镜头对准南京的方方面面:城南民居精美的砖雕门楼、古林寺楼阁式壁炉、观音门外整齐的寺庙、江滩边建在湿地上的农舍、沙洲圩农民切茭儿菜、船上人家老奶奶抱着小孙子、妇女在街头绞脸、石头城下秦淮河上扎得齐整的木排……赫达用镜头记录的这些景象,放在如今就是“街拍”。在拍摄中,赫达接触了很多南京人,她写道:“南京人如何?我发现他们与我所熟悉的北京人一样友好和彬彬有礼。”

  赫达的照片还留住了许多如今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名胜古迹。比如,有一张照片标的是“半亩园”。这是一座如今已经找不到遗迹的园林,乃明末清初“金陵八家”之首著名画家龚贤的隐居之地,旧址就在今清凉山南麓。

  胡家花园主人曾当过“清军内应”

  南京愚园是清末南京最大的一座私家花园,又名胡家花园,有“南京狮子林”之称。如今可见的有关愚园的文献有11种,有当时的铅印本,也有未整理的稿本,此次南京出版社联合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冠以《南京愚园文献十一种》之名整理出版。

  光绪二年(1876),胡恩燮购地建造,营成台榭池馆数十所,又仿效苏州狮子林,叠石为小山,造就三十六景。光绪四年,园林建成,取名愚园,“以愚名者,乐山水而自晦于愚也”。其子胡光国继续经营,建成三十四景,总称“愚园七十景”。关于七十景的题咏、楹联甚至导览,本书都有详细记载,这些史料记载对于愚园研究开发及秦淮风光带建设有着极为珍贵的价值。

  咸丰三年(1853),太平军攻克金陵,当时胡恩燮正在城中,亲眼看到了清军的腐败与无能,也看到了太平军在城中的种种行径。胡恩燮曾与张继庚谋作清军内应,事泄未成。《白下愚园集》卷八《患难一家言》中胡恩燮记载了这一段经历,对当时城内情景多有详细述说,是研究太平天国的珍贵史料。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