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索 引 号:    425802869/2015-00057 信息分类:     / 重点工作 /
发布机构:    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生成日期:    2015-12-14
生效日期:    2015-12-14 废止日期:    
信息名称:    侵华日军在南京的暴行又添铁证 中国记者最早的南京大屠杀报道被发现
文  号:     关 键 词:    
内容概览:    
在线链接地址:    
文件下载:  
 
侵华日军在南京的暴行又添铁证 中国记者最早的南京大屠杀报道被发现

  

  国家公祭日前夕,南京市方志办发现了1938年中国记者最早发出的南京大屠杀纪实报道,为日军在南京的暴行又增添了一份铁证。

  侵华日军占领南京后进行了新闻封锁

  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占领南京后,为防止南京大屠杀暴行外泄,引起世界舆论的谴责,立即对南京进行了新闻封锁。在日军占领南京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南京成了全世界新闻视野以外的一个被隔绝、被孤立、被封闭的城市。12月中下旬开始,在南京的欧美记者开始以自身的亲身经历陆续发出详细介绍南京大屠杀的新闻报道。中国报刊也对此予以迅速翻译和转载。因此,至次年1月中下旬的一个月左右时间里,中国报刊上有关详述侵华日军在南京暴行的新闻报道主要是翻译的。这一时期经历了侵华日军暴行的中国记者发出的新闻报道,一直还未被学术界发现。

  近年来,南京市方志办组织南航金城学院和金陵科技学院的大学生地方志志愿者整理1938年报刊上刊登的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回忆,从中挖掘出多篇此前未被学术界发现的史料。从浩如烟海的史料中,方志办研究人员找到了最早以自身经历报道侵华日军在南京屠杀的中国记者的文章。1938年1月22日在汉口出版的《血路周刊》1938年第2期上,刊载了一篇题为《逃出南京难民区》的纪实报道,作者署名为“更生”。从内容和出版时间可知,这一篇文章应该是一名曾陷于南京的记者,逃出时于1937年底至次年1月中旬之前写成。

  记者本人曾被日军抓捕后侥幸逃脱

  《逃出南京难民区》的开头即称“记者于南京失陷时,不及逃走,曾亲见南京难民区之同胞,亦均遭侮辱,且已多遭残杀。此种惨状,殊可作为我未死之同胞们之反省资料”。文中回顾南京沦陷之前避入国际难民区的市民的心态为“按情理推测,此种难民,全系非战斗员,既入难民区,自可不致有生命之危险”。随后明确指出“然事实却有出于吾人之料者!”

  记者“更生”在后文中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指出侵华日军入城后在难民区抓捕青壮年的行径:“敌军即将我全体难民,分列为三部分:一、残废老弱及妇女为一部分;二、壮丁为一部分;三、儿童为一部分。记者年近四十,当然排列在壮丁一部分内,因知敌对我壮丁,不怀好意,如排列在壮丁之内,定无良好结果,故心中即决定想法脱逃。幸在排列时记者所站之位置,适靠近老弱之一部分,故即乘敌军不注意时,偷偷的跃入老弱之队伍内,此系记者生命之得保存之最初转机。后来,上述三部分难民,由日军个别带走,不复相见。我们老弱这一队伍,多被敌军派充杂役”。

  该记者几天后为日军军官驯马时,趁其不注意从城内逃出,步行赶到当时还未沦陷的徐州。他在结尾部分记述了采访一位之前作为青壮年被日军抓捕的幸存者而获取的口述:“后来敌军即将我等全部壮丁,率领到下关怡和蛋厂附近一广场内,命令顺次排列成行,我因闻队伍后面,机关枪声与哭号声,相间勃发,乃佯装死亡而睡到地上。附近站立之壮丁,均被机枪击毙而倒在我身上,我乃伏在尸体中,历一小时,待敌军走去,始起身逃去”。

  报道中叙述的是下关“和记洋行蛋厂”附近集体屠杀

  经市方志办考证核实,该报道里的口述叙述的实际为南京大屠杀期间下关“和记洋行蛋厂”附近的集体屠杀。日后调查日军罪行时,留下了这次屠杀幸存者的多份记录。例如,幸存者孙有发后来曾经回忆“1937年12月14日,日本侵略军进入英商开办的“和记洋行蛋厂”,将逃在蛋厂外面和里面的数千名难民,包括电厂几十名工人在内,全部赶到煤炭港江边拘禁。当时,我和电厂几个同事被日本兵叫去帮他们烧饭,仍回到蛋厂,成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之一。15日夜间,日本侵略军架起几十挺机枪,对准拘禁在江边的数千难民,以密集的子弹进行集体枪杀,血流成河,尸集如山。惨不忍睹”。《逃出南京难民区》里直接记叙的是1937年底的幸存者回忆,与后来进行的补充调查形成了呼应,更凸显了这篇纪实报道是一份珍贵的历史证据。

  更为珍贵的是,《逃出南京难民区》写成于1938年1月22日之前,这时候南京大屠杀还在进行中。于是,这篇文章是见证南京大屠杀真相的早期传播的重要中文文献,也从侧面展示了中国记者在战乱逃难时不忘新闻写作,及时向全国发布真相的敬业精神。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返回顶部